• 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其它门类 > 旅游管理 > 正文

    基于Web of Science的旅游管理研究信息可视化分析

    来源:UC论文网2018-11-18 08:30

    摘要:

      摘要:旅游业的快速发展促进了旅游管理学科的研究进程。文章尝试将CiteSpace信息可视化方法引入旅游管理研究领域,以20012012年被WebofScience?#31456;?#30340;旅游管理文献为基础,分别绘制出了能体现旅游管理研究发展历...

      摘要:旅游业的快速发展促进了旅游管理学科的研究进程。文章尝试将CiteSpace信息可视化方法引入旅游管理研究领域,以20012012年被WebofScience?#31456;?#30340;旅游管理文献为基础,分别绘制出了能体现旅游管理研究发展历程的时间分布图谱、能体现旅游管理主要研究机构及其?#29486;?#24773;况的文献共引图谱、能体现各国旅游管理研究水平和国际?#29486;?#24773;况的发文国家图谱、能体现旅游管理研究热点的关键词图谱,以及能体现旅游管理研究前沿和趋势的膨胀词图谱。在对这些图谱进行定性分析和得出结论的同?#20445;?#36824;对经济危机背景下的旅游管理研究、世界范围内的旅游管理研究高产作者和旅游管理研究的高频关键词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定量分析和总结。该研究的方法和结论也验证了使用CiteSpace进行旅游管理文献可视化分析的可行性。


      关键词:旅游管理;CiteSpace;信息可视化;WebofScience;


      作者简介:李成(1988—),女,内蒙古赤峰人,硕士研究生;E-mail:[email protected];;赵军(1963—),男,山西河津人,博士,教授,博?#21487;?#23548;师,研究方向为旅游管理、地图学、地理信息系统;E-mail:[email protected]


      1引言


      旅游业的?#35813;?#21457;展催生了旅游管理学科的发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学者和机构的研究兴趣。在旅游管理研究中,比较全面、准备地把握研究领域发展的现状和趋势,了解该领域当前的热点、具有影响力的机构和研究者,对选择研究方向和旅游管理研究自身的发展都有重要的意义。


      引文分析是通过科学文献研究识别和揭?#31350;?#23398;发展动态和趋势的一种理论。基于这一理论,美国德雷塞尔大学(DrexelUniversity)信息科学与?#38469;?#23398;院的华裔终身教授陈超美(ChaomeiChen)开发了基于Java的信息可视化分析软件CiteSpace,该软件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就发展成为美国学术界最有代表性和影响最为深远的文献可视化分析工具[1]。近年来,以CiteSpace为工具,并在如WebofScience的权威数据库的支持下对某一学科或领域进行文献信息可视化分析同样成为国内学者研究的热点,并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得到应用,如在能源?#38469;?#30740;究、基因操作?#38469;?#30740;究、地震预报预测研究、科技政策研究、战略管理学前沿演进研究、电子商务演进研究和人力?#35797;?#31649;理研究等领域均已取得了极具价值的成果[2]。特别地,在旅游学领域,廉同辉等利用CiteSpace对2000~2010年间被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31456;?#30340;国内旅游学科文献进行了信息可视化分析[3]。然而,国内尚缺少利用国际?#32454;?#20855;影响力和权威性的WebofScience数据库对旅游管理学文献进行信息可视化研究的先例。与CSSCI相比,WebofScience所?#31456;?#30340;文献具有更高的学术质量和国际通行性,更能代表学科发展的国际趋势和世界先进水平。如果能对WebofScience所?#31456;?#30340;旅游管理文献进行信息可视化分析,势必能站在更高的层面上,以国际化的视野,通过可视化后的直观图谱对这一学科的研究现状与趋势加以总结和分析。


      因此,本文尝试将CiteSpace信息可视化分析方法引入旅游管理研究领域,?#25945;质?#30028;旅游管理研究发展的现?#30784;?#36235;势和特点,以期对相关研究提供参考和借鉴。


      2研究方法和数据


      2.1引文分析原理


      文献计量学观点认为,如果两篇文献被某一第三文献同时引用,这两篇文献就形成共引关系,所?#34892;?#25104;共引关系的文献进而形成共引聚类。知识基础由共引聚类组成(例如上述形成共引关系的两篇文献),而引用同一共引聚类的文献则形成了研究前沿(例如上述的第三文献)。任何学科的知识都由知识基础和研究前沿构成。为了定量地划分研究前沿和知识基础,文献计量学者皮尔逊(Persson)提出随着共引频率阈值的降低,知识基础群(共引聚类)中所包含的文章数量不断增加,从而知识基础的规模也随之增大,并将随着时间发展趋于稳定[4]。如果把这一模型概念化,则可以得?#25581;?#20010;从研究前沿Ψ(t)到知识基础Ω(t)的时间?#25104;洇?t):


      式中,Ψ(t)是t时刻包含某一特定关键词的研究前沿文献?#27818;?t)是因与这个关键词强相关而被共引的所有知识基础文献。


      为了描述学科研究演进的关键共引转折点,可假设在t时刻,在知识基础Ωα=Φ(Ψα)上形成了以文章α为代表的研究前沿Ψα;在此后的t+Δt时刻,又在知识基础Ωβ=Φ(Ψβ)上形成了以文章β为代表的研究前沿Ψβ。如存在文章{p(i)}同时属于这两群知识基础,那么它就起到了连?#24212;甫?#21644;Ωβ的作用,它标记了研究方向从研究前沿Ψα向研究前沿Ψβ的演进的路径。{p(i)}被?#35889;?#20851;键共引转折点,一般简称为关键点[5]。


      2.2信息可视化分析方法


      CiteSpace能够发现关键点{p(i)},并在图谱中将其突出显示出来,从而实现信息可视化分析。本研究使用CiteSpace3.4.R1,通过调整引用(citation,C)、共引(co-citation,CC)及共引系数(co-citationcoefficient,CCV)这3个知识基础阈值,对WebofScience中3492篇包含“tourismmanagement”这一关键词的文章及其参考文献进行针对关键词的共现图谱分析(keywordco-citationanalysis,KCA)、针对经典文献的共引图谱分析(documentco-citationanalysis,DCA)和针对重要作者及学术机构的共引作者分析(authorco-citationanalysis,ACA)。


      (1)共现图谱分析:以“tourismmanagement”为关键词进行共现图谱分析,?#19994;?#26053;游管理研究领域的研究现状和学科热点,并对旅游管理学科热点的发展趋?#35889;?#20986;分析和解释;


      (2)共引图谱分析:运用知识图谱对知识基础中的共引文献进行分析,识别出旅游管理研究领域中被高频引用的关键文献;


      (3)共引作者分析:通过构建作者和学术机构的知识图谱网络,识别出旅游管理研究领域最重要的核心作者,以及相关学术科研机构的?#29486;?#20851;系[6]。


      2.3数据来源与检索策略


      本文研究数据来源于WebofScience数据库(包括SCI-expanded,SSCI,A&HCI,CPCI-S,CPCI-SSH),基本能够涵盖发表旅游管理研究论文的国际学术期刊。WebofScience?#31456;?#20102;9000多种高影响力的学术期刊,其权威性和重要性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广泛认可。除了?#31456;?#25991;献全面,WebofScience还具有文献?#31456;?#20449;息高质量、低冗余、易兼容的特性,这为文献研究者利用它进行数据的采集、转换和分析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本研究使用的数据检索策略是:“主题=tourismmanagement”AND“入库时间=2001年1月1日至2012年11月12日?#20445;?#26816;索结果为3492条文献记录,数据下载日期为2012年11月12日。


      需要指出的是,?#25910;?#20043;所以使用“tourismmanagement”作为检索词,是因为世界旅游管理学界对“旅游管理”这一概念的定义的高度统一性——中文的“旅游管理”和英文的“tourismmanagement”其内涵是完全一致的。因此,本文使用的“tourismmanagement”这一检索词,不仅仅是对“旅游管理”?#32622;?#19978;的翻译,它更是?#27827;?#20013;“旅游管理”这一概念的本?#30784;?#23613;管本文中对旅游管理文献的研究和分析也涉及旅游规划与设计、旅游经济学和旅游心理学等其他旅游学分支学科,但必须注意到这些结论是在对旅游管理学科的文献可视化分析的基础上得出的。归根结底,文中的一切结论出自以“tourismmanagement”?#30784;?#26053;游管理”为主题词进行的检索,这些结论虽然具有学科交叉性,但他们的本质属性是旅游管理研究。


      3分析结果与讨论


      3.1国内外旅游管理研究现状


      本研究将2001~2012年WebofScience数据库中以“tourismmanagement”为主题的标准文献?#31456;际?#25454;下载,并将其中的文献标题、作者、摘要、关键词和参考文献信息转换为CiteSpace可识别的格式,然后将其导入。其中涉及到软件具体操作的阈值设定等方法,不再赘述。


      1.旅游管理研究引文年轮和文献数量


      旅游管理学是随着旅游活动由单一化向大众化,由区域化向世界化扩展而产生并不断深入发展的一门管理科学。管理理论的系统化发展为旅游管理学研究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因此,旅游管理学是在管理学理论的基础上细化,随着旅游业的?#35813;?#21457;展而建立起来的。从二战结束到20世纪60年代末,国外旅游管理学进入萌芽阶?#21361;?0世纪70年代,世界各国加大了发展旅游业的力度,旅游管理学得到了长足发展,90年代以后进入旅游管理学发展的成熟时期。由于历史原因,我国在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时期才开?#32423;?#26053;游管理学的初步研究。


      图1表明了旅游管理研究的发展历程。图中的圆环被称为引文年轮,它代表了该篇文献发表?#20004;?#30340;被引用情况。引文年轮中用不同颜色标出的每一层圆环代表了每一年的被引情况,而每层的厚度代表了这一年此文献被引次数的多少。由此可见,从引文年轮的总体大小就能判断出某篇文献在学科演进过程中的学术价值。可以清晰的看到最早有关旅游管理的文献为戈登(Gordon)于1954年发表的《渔业公共财产?#35797;?#30340;经济理论》(Theeconomictheoryofacommonpropertyresource:Thefishery),然而这篇最早的文献在历史上的被引次数并不多,仅有4?#21361;?#22240;此它的引文年轮仅仅是一个圆点[7]。在图谱中最具影响力的文献是1980年巴特勒(Butler)发表在?#37117;?#25343;大地理学家》(TheCanadianGeographer)?#21448;旧细?#25454;产品生命周期理论提出的“旅游地生命周期理论?#20445;?#23427;在此后的旅游管理文献中被大量引用,表现为最大的引文年轮半径[8]。此后,随着旅游学科的发展,旅游管理文献的数量越来越多,不断?#34892;?#30340;共引聚类组合成新的知识基础,也不断有旧的知识基础淡出研究人员的视野。这表现为引文年轮1990年以后在时间和大小上的分布日趋均匀(1997年和2008年除外),?#24471;?#21382;年被引次数最多的文献其被引次数基本没有较大波动。由此可见,新的知识基础的不断生成带来了研究前沿的?#20013;?#28436;进,而这一进程的动力正是世界经济增长带动了旅游产业升级,使得旅游业不断需要吸收新的研究成果来保持自身的发展势头。


      值得注意的是,1997~1998年的引文年轮和2008年的引文年轮对比于其他年份,其半径明?#36234;?#23567;。具体来说,1997年的引文年轮几乎收缩到了十年前的1987年的水平,2008年的引文年轮大小锐减更为明显。如果从重大?#24405;?#21644;公共危机的角度寻?#20197;?#22240;,不难联想到1997~1998年和2008年这两个时间段所共有的一个特征,即都发生了地区性或世界性的经济危机。由于旅游产业对经济的发展?#22836;比?#20855;有高度的依赖性,因此,有理由认为旅游管理文献引文年轮在这两个时间段出现的异常与当年的世界经济衰退密切相关。


      从这两次金融危机的特点来看,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20013;?#26102;间不长(自1997年7月至1998年初结束),对旅游业的冲击也仅集中体现于东南亚的一些旅游目的国;而2008年的华尔街金融危机从2007年8?#26053;妊科鴣中?#24433;响了2008年全年的世界经济,其作用范围波及全球,对世界旅游产业也造成了重?#30784;?/p>


      再考虑引文年轮收缩的一般原因。引文年轮的收缩,其本质是被引文献数量的减少。那么,在文献总数量不变的情况下,哪些原因会引起文献被引的减少呢?一是文献学术水平不高,无法吸引后来的研究者对其进行引用;二是文献时效性强,仅在某个特定的时期具有学术价值;三是文献课题冷门,对后来的其他研究参?#23478;?#20041;不大。


      结合这两次金融危机的特点和引文年轮收缩的一般原因,对1997年和2008年引文年轮的不同程度的收缩作出如下解释:


      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其作用范围仅限于东南亚的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24405;?#22369;、马来西亚等国,对世界其他国家影响较小。而这些东南亚国家一直都不是旅游管理研究的强国(后文有专门论述),因此,世界范围内的旅游管理研究者针对这次金融危机发表的文献,数量不会太多,质量也不会太高(使引文年轮半?#37117;?#23567;的因素)。也就是说,金融危机对当时世界旅游管理研究的影响是有限的,大部分的研究者的精力还是放在了其他旅游管理研究上(使引文年轮半径保?#27835;?#23450;的因素)。另外,1997年,世界旅游管理的研究水平总体上还比?#31995;停?#33021;被WebofScience索引的旅游管理文献相对较少,发生金融危机后,当时的旅游管理研究者还无法对这一新的研究课题作出及时?#34892;?#30340;反应,因此当时世界旅游管理研究的主流不是危机应对研究,而是其他方面的研究(使引文年轮半径保?#27835;?#23450;的因素)。


      而2008年的华尔街金融危机,其破坏力是全球性的,尤其对美国、?#20998;蕖?#20013;国等经济体影响巨大。后文将会论述,这些国家和地区是世界旅游管理研究的中心,因此必然会将大量人力物力投入针对经济衰退的旅游管理研究中。也就是说,当时世界上大部分旅游管理研究?#35797;?#37117;被配置在这?#36136;?#25928;性很强的危机应对研究上(使引文年轮半?#37117;?#23567;的因素),而分配给其他旅游管理研究的?#35797;?使引文年轮半径保?#27835;?#23450;的因素)是极其有限的。另外,到了2008年?#20445;?#19990;界旅游管理研究已经相当成熟,一旦发生金融危机,旅游管理研究者已经能够对经济衰退对旅游业可能和业已产生的影响作出迅速及时的反应,因此大量的研究都将涌入这一领域,而这些研究的水平是参差不齐的(使引文年轮半?#37117;?#23567;的因素)。


      1997~1998年间,使引文年轮半径保?#27835;?#23450;的因素发挥了主导作用,故经济危机对1997年引文年轮的收缩作用有限;而2008年,使引文年轮半?#37117;?#23567;的因素占据了主导位置,?#35782;?#32463;济危机引起了2008年引文年轮大小的锐减。


      总结起来,引文年轮的大小?#20174;?#20102;世界旅游业发展的态势:引文年轮大小保持连续和稳定的年份,世界经济的增长对世界旅游产业的发展起促进作用,世界旅游管理研究?#35797;?#33021;够被正常合理的分配,旅游管理研究的知识基础和研究前沿能?#20013;?#22320;形成和更迭;引文年轮大小出现收缩和锐减的年份,世界经济的衰退则?#29616;?#22320;阻碍世界旅游产业的发展,世界旅游管理研究?#35797;?#34987;大量分配给危机应对研究,旅游管理研究的知识基础的形成被遏制,研究前沿出现的通道被破坏。


      为了进一步验证以上论断,以2008年为例,综合剖析其引文年轮和文献发表数量之间的关系。图1中的线状图为旅游管理文献在2011~2012年间的增长趋势。WebofScience在这期间总计?#31456;?#26053;游管理文献3492篇,可以看出,以旅游管理为主题的文献数量从2001到2007年缓慢增长,到2008年突然?#26087;?#33267;近400篇,而后继续稳定增长至2011年的615篇。由于本文成稿日期为2012年11月,没有?#31456;?012年的全部文献,故2012年文献数量的减少不具有统计学意义。


      2007~2008年的华尔街金融风暴使文献被引的?#26412;?#20943;少,却同时带来了文献发表数量的飞?#23613;?#36825;一有趣的现象背后可以存在多种解释。如果按照上文的论断,?#25910;?#35748;为一个可能的解释是:这两年间世界旅游业的传统增长模式遭到重创,因此对于一些新的旅游管理模式的探索和旧的经济驱动的旅游管理模式的?#27492;既找?#21319;温,但是这些研究成果或者本身质量不高,或者因时效性太强对经济?#27492;?#21518;的研究价值有限,因此被引次数非常少。


      以上分析至少能?#24471;?#20004;点:第一,旅游管理研究中,较多的文献数量是形成知识基础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就算文献数量再多,如果时效性太强,仅?#35270;?#20110;某些特殊时期和特殊情况,也无法聚合成知识基础而得到较多的引用;第二,旅游管理研究具有现实性,立足于解决旅游产业面临的?#23548;?#38382;题,这导致研究前沿随着世界经济的波动和各旅游目的地?#23548;?#24773;况的变化迅速更迭,而令旅游管理领域中经典文献的形成非常困?#36873;6源?#26102;此地?#35270;?#30340;理论,往往不再?#35270;?#20110;彼时彼地。因此,?#25381;心?#20123;能在普遍的旅游现象中总结出带有普适性质的模型的文献,才能得到较多的引用而成为经典文献。?#28909;?#19978;文提到的巴特勒于1980年首次提出“旅游地生命周期演化模型”的文献就满足这一条件,而2007~2008年间,基于金融风暴的特殊现实,发表的大量低被引文献很显然不满足以上普适性的要求。


      总体而言,如果不考虑世界经济衰退时期被引文献数量的减小,而仅考虑文献发表数量的话,旅游管理学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学者投入到这一领域的研究。从2001年的发文量不到100篇,到2007年增速提高,再到2011年发表文献数已经超过2001年5倍以上,这充分?#24471;?#26053;游管理研究正在蓬勃发展,具有很强的生命力。


      2.主要研究机构和有影响力的旅游管理研究学者


      图2展示了通过CiteSpace生成的旅游管理研究领域各机构之间的?#29486;?#24773;况以及CiteSpace统计出的这些机构中最具影响力的作者。


      在图2中,各机构发文数量的多少以字体的大小表示,各机构文献被引的情况以引文年轮表示,各机构间的学术?#29486;?体现为引用)以引文年轮间的连线表示。通过图谱可以看到,发文最多且被引次数最多的是香港理工大学(HongKongPolytechnicUniversity),因为香港理工大学的罗振雄(LawR)教授是旅游管理的高产作者;中国大陆地区较活跃的旅游管理研究机构除中国科学院(ChineseAcademyofSciences)以外,大多集中于中国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如厦门大学(XiamenUniversity)、海南大学(HainanUniversity)、暨南大学(JinanUniversity)等;欧美地区有影响力的旅游管理研究机构包括美国的德克萨?#21476;?#24037;大学(TexasA&MUniversity)、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ofFlorida),英国伯恩茅斯大学(BournemouthUniversity)、萨里大学(UniversityofSurrey),加拿大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ofWaterloo),西班牙阿利坎特大学(UniversityofAlicante)等。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以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ofQueensland)和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University)为代表的澳大利亚学术机构在国际旅游管理研究领域非常活?#23613;?#38500;了这两所学校,诸如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CookUniversity)、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ofNewSouthWales)、莫纳什大学(MonashUniversity)、莫道克大学(MurdochUniversity)等澳洲学府都具有可观的文献被引数量,并且从其复杂的文献共引网络中能看出这些引用来自世界各地。这与澳大利亚早已把旅游产业作为国家支柱产业,其充足的旅游管理研究经费有很大关系。


      在对有影响力的机构进行分析后,进一步统计分析在这一研究领域?#24515;?#20123;有影响的旅游管理研究学者。对检索到的文献作者发文量统计分析,发文量最高的是罗振雄,其次是?#21414;?#29305;里斯·布哈里斯(BuhalisD)、杰弗里·沃尔(WallG)等。图2中的条形图展示了发文量达到6篇及6篇以上的作者。其中,来自罗振雄的论文共19篇,发文量最高,是该领域的高产作者。


      罗振雄是香港理工大学?#39057;?#21450;旅游业管理学?#33322;?#25480;,在信息产业界和学术界都有多年的从业经验。在加入香港理工大学之前,罗振雄教授在加拿大里贾纳大学、加拿大贝尔北方研究中心和北方电信工作。他是一?#29615;?#24120;活跃的研究学者,获得过多项学术奖励和荣誉,发表著作4部,学术论文300多篇,尤其在《旅游管理》(TourismManagement)、《国?#24335;?#24453;业管理》(InternationalJournalofHospitalityManagement)以及《旅游研究纪事》(AnnalsofTourismResearch)等国际一流期刊上发表了很多高质量的研究论文。他同?#34987;?#25285;任多个旅游管理相关?#21448;?#21644;学刊的主编和评审,是100多个国际学术会议的主席和委?#34987;?#25104;员。


      3.旅游管理研究机构的地理分布与联系


      在旅游管理领域,不同的国家(地区)研究实力不尽相同。通过图3中的条形图可见,美国的旅游管理研究机构发文总量位居首位,为551篇,占该旅游管理研究领域全部文献的15.8%;中国则以503篇的发文量紧随其后,所?#21450;?#20998;比为14.4%?#35805;?#22823;利亚排名第3,发文量为399篇。如果仅从发文量来看,排名第3的澳大利亚以及其后的各国家(地区)远落后于美国和中国100篇以上。


      CiteSpace还可以显示出各国(地区)间的学术?#29486;?#24773;况。从被引情况来看,中国和美国虽然发文量和被引量都很高,位居世界前?#26657;?#20294;是与除其自身外的其他国家的学术交流极少,表现为独立的引文年轮。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和?#20998;?#21508;国的学术交流更为频繁和密切,表现为交错连接的引文年轮网络。也就是说,美国和中国的旅游管理研究与?#20998;?#21644;澳洲的旅游管理研究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学术壁垒。


      从积极角度来看,这可能是由于中国、美国有各自独立的旅游发展方式和旅游国情,与?#20998;蕖?#28595;洲各国区别较大,因此已经发展出了立足于中国、美国各自国情的独立的知识基础,不需要再吸收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研究成果。从消极角度来看,美国、中国这种学者间只大量引用本国知识基础的习惯势必造成学术成果的近亲繁?#24120;?#20351;得研究前沿无法与世界其他地区同步,其最终结果是造就学术孤岛。而学术孤?#27827;?#21487;能反作用于旅游产业,使得旅游产业走向封闭,这显然与旅游产业国际化全球化的大趋势背道而驰。


      澳洲旅游管理研究机构间的学术交流之密切上文已经有过论述,?#20998;?#21508;国间的学术交流也展现出一?#20013;?#27427;向荣的态势。?#20998;?#30003;根国家的签证制度使得旅行者得以方便地在?#20998;?#21508;国旅行,?#20998;?#21508;国的旅游目的地已经融为一体,具有发展目标一致、发展成果共享的特点,因此?#20998;?#21508;旅游管理研究机构的学术研究也?#29486;?#32039;密,相互促进。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相比于其他国家引文年轮半?#23545;?#36895;均匀,中国引文年轮的半?#23545;?#36895;有明显的爆发性,2010年以前的半?#23545;?#36895;缓慢,2010年开始突然加速增长,2011年达到顶峰。这?#24471;鰨?#20013;国学者的旅游管理文献直到2010年才开?#38469;?#21040;国际学术界的重视,才开始有大量高质量的中国旅游管理文献被各种国际高影响因子的学术期刊?#31456;跡?#36827;而被WebofScience索引。这一现象的背后是2009年12月1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首次将旅游业提升到战略性支柱产业的高?#21462;?#36825;为中国旅游管理相关研究注入了强大的政策动力和?#24335;?#25903;持,使得2010~2011年中国旅游管理研究成果丰硕,备受瞩目。


      总而言之,中美两国的旅游管理研究具有发文量大,被引量大,但与外国学术研究机构交流不密切的特点。而澳洲、?#20998;?#21508;国的旅游管理研究机构则具有发文量均衡、相互引用频?#20445;?#21457;展目标一致,学术交流密切的特点。如果中国学者能放宽视野,更多地从?#20998;蕖?#28595;洲等国的旅游管理研究的?#29486;?#27169;式中借鉴成功经验,而在亚洲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旅游管理研究圈,带动东亚、东南亚各国学术机构积极整合旅游管理研究?#35797;矗?#21017;可以期待在亚洲也能形成像?#20998;?#21644;澳洲那样的良性知识基础网络。


      3.2旅游管理研究热点


      关键词是文献作者对文献主旨的高度概括。CiteSpace可以从数以千计的文献关键词入手,标记出被世界旅游管理研究学者大量使用的词汇。这些词汇代表了旅游管理研究领域的热点。图4中,词汇的字号表示该词汇总体出现次数的多少,而其引文年轮的大小表?#26223;?#21547;该词汇的文献被引次数的多少;另外,某个词汇与其他词汇的连线越多,则?#24471;?#36825;个词汇代表的旅游现象越复杂,越被不同研究方向的学者们共同关注,越具有学科交叉性[9-11]。


      图4显示的是旅游管理研究领域中高频关键词的共现网络图。由于本次研究是以“tourismmanagement”作为主体来进行检索,因此,出?#21046;?#27425;最高的主题词是旅游(tourism,764次)和管理(management,711次)。除了这两个词以外,如对出现次数在50次以上的关键词进行分类,则大体可以分为以下4类:


      1.旅游环保和生态旅游类


      这类词汇包括:(环境)保护(conservation,258次),环境(environment,235次),(人类旅游行为对环境的)影响(impact和impacts,共218次),生态旅游(ecotourism,170次),可?#20013;?#24615;(sustainability,120次),可?#20013;?#26053;游(sustainabletourism,120次),可?#20013;?#21457;展(sustainabledevelopment,120次),生物多样性(biodiversity,84次),气候变化(climatechange,56次)。


      这些词汇体现出了旅游行为对生态环境造成的影响正越来越多的受到关注。一方面,游客希望能在旅游过程中最大限度地体验旅游服务提供者提供的旅游?#35797;矗?#21478;一方面,旅游服务提供者不得不在?#38750;?#32463;济利益和保护旅游?#35797;?#20043;间寻找平衡。旅游行为不能超过环境的容量,否则旅游?#35797;?#23558;变得不可?#20013;?#22240;此,可?#20013;?#26053;游的概念被越来越多的提及,它代表了一?#20013;?#30340;旅游理念。从游客的角度来讲,可?#20013;?#26053;游是指游客应在维护旅游目的地自然和人文环境的前提条件下?#38750;?#26368;大化的旅行体验;对旅游服务提供者而言,可?#20013;?#26053;游是指服务提供者应在首先承担起保护旅游?#35797;?#30340;社会责任的前提下再?#38750;?#32463;济利益的最大化。


      2.旅游服务质量和旅游体验类


      这类词汇包括:(旅游服务的)态度(attitude,99次),表现(performance,95次),质量(quality,73次);(游客的)感知(perception,105次),娱乐(recreation,80次),视角(perspective,77次),满足(satisfaction,62次),体验(experience,59次)。


      这些词汇代表了旅游管理研究越来越以人为本的趋势。一切旅游?#35797;?#30340;开发?#38469;?#20026;了满足游客的需求。传统的观念认为旅游地凭借得天独厚的自然或人文环境就能得到游客的肯定,也就是靠硬实力取胜。但是从旅游管理研究者关注的这些关键词来看,服务态?#21462;?#34920;现、质量这些软实力因素才更具有决定性。只有完善了这些软实力因素,才能使游?#25237;?#26223;区产生独特的审美视角,深入的人文感知,和旅游体验最大化之后随之而来的满足?#23567;?#22914;果旅游服务提供者忽略了游客的感受,甚至背离游客的意愿,即便坐拥再美的名山大川,或盘踞再好的人文古城,都无法?#20013;?#21560;引游客的光临。这一点,无论过去还是?#27605;攏?#22269;内很多著名的旅游景点都有案例和教训。


      3.旅游目的地类


      这类词汇包括:(旅游目的地的)社区(community和communities,共157次);保护区(protectedareas,122次),国家公园(nationalpark,67次);中国(China,78次),澳大利亚(Australia,66次)。


      这些词汇深刻地?#20174;?#20102;现代游客旅游理念和方式的转变。与过去走马观花式的旅行方式相比,如今的游客更注重体验旅游目的地的乡土人情和文化氛围。他们希望能亲身融入旅游目的地的社区,体验当地?#29992;?#30340;生活方式,以使旅游行为能带给他们更多的独特视角和主观感受。这也同时印证了旅游服务必须以人为本的重要性,因为游客在社区中的旅游体验更细腻、更直接、更深刻。而这些转变都被世界各地敏锐的旅游管理学者成功地捕捉到,并进行了相关的研究。


      在选择观光旅游的目的地?#20445;?#33258;然保护区、国家公园这些被人类活动覆盖较少的地方也成为游客的首选。而中国、澳大利亚则因为他们各自别具特色的自然和人文旅游?#35797;?#25104;为最受游客青睐的目的地国家。


      4.旅游理论和产业政策类


      这类词汇包括:(旅游管理研究的)模型(model,156次),系统(systems,66次),构架(framework,63次);(旅游)产业(industry,87次),政策(policy,53次)。


      这些词汇与其他几类词汇相比,数量不多。这主要是因为旅游管理模型的建立十分复杂,而形成系统和构架更为困?#36873;?#21069;文已经论述了只有具有普适性的模型才能得到较多的引用,进而成为知识基础。因此从模型(model)这一词汇156次的出现次数和与之不相称的很小的引文年轮来看,虽然有大量的旅游管理模型被不同的学者在不同的文献中建立,但它们中却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被其他学者接受和引用,其余的大部分旅游管理模型从被引情况和普适性的角度来讲,?#38469;?#19981;成功的。


      旅游产业和旅游政策相关的词汇,出现次数更少。这?#24471;?#26053;游管理研究学界并不热衷于讨论政策对产业的作用,而更愿意把精力集中于游客、景区、开发、规划这些具有经济效应的课题上[12-15]。


      3.3旅游管理研究前沿演进与趋势


      要?#33539;?#26053;游管理研究的前沿领域与发展趋势,需要对文献进行共引分析,即利用CiteSpace发现时间轴上那些频次变化较高的词汇,并将它们提取出?#30784;?#36825;些词汇被称为膨胀词(burstterm),它们代表的是研究人员?#20999;?#36817;关注的前沿领域[4]。


      综合来看,这些膨胀词?#20174;?#20102;旅游管理学逐渐走向成熟的趋势——伴随着旅游市场的开放和成熟而逐渐专业化。如果说旅游管理学的研究者们曾一度重“旅游”轻“管理?#20445;?#37027;么从这些膨胀词的演进中不难发现如今的旅游管理研究已经在“旅游”和“管理”间?#19994;?#20102;平衡点。这些膨胀词代表的是旅游业和旅游市场发展?#25581;?#23450;阶段面临的最大挑战。旅游管理研究者们必将继续探索和?#23548;?#21270;挑战为机遇,让旅游管理学继续在旅游业发展的进程中发挥其不可替代的指导作用。


      4结论


      从1954年第一篇有关旅游管理的文献发表?#20004;瘢?#26053;游管理的研究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学者投身这一领域,旅游管理学科已进入相对成熟阶?#21361;?#25991;献增长曲线相对平缓,文献寿命相对增长。从旅游管理研究知识基础的形成来看,旅游管理研究与世界经济形势具有强相关性,世界经济的衰退将使得世界旅游管理研究?#35797;?#34987;大量分配到时效性强而被引率低的危机应对研究中,这会阻碍旅游管理文献知识基础的形成;旅游管理研究中经典文献的形成十分困难,许多文献往往因不具有普适性而不被其他研究者接受和引用。从旅游管理研究的世界格局来看,美国、中国、澳大利亚和?#20998;?#22320;区因发文量大而在旅游管理领域的研究中处于相对领先地位,但美国、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学术交流不密切,相比之下澳洲和?#20998;?#22269;家间的学术交流非常频繁。从旅游管理研究的活跃作者来看,香港理工大学是旅游管理研究领域的佼佼者,这与罗振雄教授在旅游领域的巨大影响力和突出成绩是分不开的。从旅游管理的研究热点和前沿来看,其研究热点集中在环境保护和生态旅游、旅游服务质量和旅游体验、旅游目的地等方面,这些热点一方面体现着可?#20013;?#26053;游的重要意义,另一方面也突出了以人为本和发展软实力是吸引游客的决定性因素;近年来,旅游管理研究的重要前沿领域包括竞争优势、战略管理和方法探索等,显示出旅游管理学已经发展到“旅游”和“管理?#27605;?#24179;衡的成熟阶段。


      在本文的研究过程中,CiteSpace显示出了强大的引文分析功能和可视化功能,其分析结果是建立在WebofScience所提供的客观的文献关系上,所以有理?#19978;?#20449;所获得的结论是客观准确的。对作者和机构的分析的正确性可以互相验证,文中其他结论也可以从现今世界旅游管理学的发展潮流、世界和地区经济宏观环境和政府政策中得到印证。

    核心期刊推荐


    发表类型: 论文发表 论文投稿
    标题: *
    姓名: *
    手机: * (填?#35789;?#20540;)
    Email:
    QQ: * (填?#35789;?#20540;)
    文章:
    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