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醫學論文 > 心理學論文 > 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現狀、問題與發展正文

    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現狀、問題與發展

    來源:UC論文網2018-10-05 08:49

    摘要:

      摘要: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是思想政治教育學與心理學相結合的交叉學科。伴隨著思想政治教育專業的發展,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經歷了學科理論內容吸收借鑒期、學科理論體系建構期、學科研究領域細化深化期等發展...

      摘要: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是思想政治教育學與心理學相結合的交叉學科。伴隨著思想政治教育專業的發展,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經歷了學科理論內容吸收借鑒期、學科理論體系建構期、學科研究領域細化深化期等發展階段,取得了長足的發展。但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中尚存在著學科定位、知識結構和來源、研究方法等問題,需要進一步明確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基礎性地位,重視實踐經驗總結和本土化理論構建,加強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科學研究,培育穩定的專業隊伍,以促進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持續健康發展。


      關鍵詞:思想政治教育學科30年;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現狀;問題;發展;


      作者簡介:佘雙好/武漢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是思想政治教育學與心理學相結合的交叉學科,它既是心理學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運用與發展,也是運用思想政治教育理論和方法調適和處理心理現象的學科。概而言之,是運用心理學的理論和方法透視思想政治教育現象和運用思想政治教育理論和方法透視心理現象而產生的交叉學科。由于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的心理現象及其發展特點和規律在整個思想政治教育活動中的基礎性地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在思想政治教育專業建設中長期居于核心課程地位。從思想政治教育專業設立以來,心理學就列為專業基礎課;1991年國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組織編寫思想政治教育本科專業教材,第一批教材就包含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1993年國家教委《關于高等學校思想政治教育專業辦學的意見》中,明確把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列入基礎課;2005年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關于調整增設馬克思主義理論一級學科及所屬二級學科的通知》(學位[2005]64號)中關于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課程設置,明確規定了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課程設置。經過思想政治教育專業30年的發展,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這門學科、課程發展如何,存在哪些問題,以及今后如何開展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建設,是思想政治教育學科專業建設中需要反思的話題。


      一、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發展審視


      思想政治教育專業設立30年來,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伴隨著思想政治教育專業建設的需要而發展,伴隨著思想政治教育學科定位的調整而改變,伴隨著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者認識的發展而深化,經歷了一個復雜的歷史發展過程,大致可以劃分為以下幾個階段:


      1.學科理論內容吸收借鑒期(1984-1995年)


      這一時期的主要特點是學習和借鑒心理學理論和方法,把心理學理論和方法運用于思想政治教育領域,并在此基礎上嘗試把思想政治教育學與心理學相結合,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研究對象、目的和意義、基本原理等方面進行初步探究。其主要代表作有王樹茂所著《思想政治工作心理學》(1986)、俞景祖所著《思想政治工作心理學》(1987)、武懷堂主編的《思想教育心理學》(1988)、邱偉光等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1989)、陳沛霖等主編的《思想政治工作心理學》(1992)、吳煥榮等主編的《思想政治工作心理學》(1993)、郭崇岳所著《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1993)等。


      這一時期總體的貢獻在于提出了思想政治教育心理的命題,并且從不同學科角度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學科屬性進行了探討;介紹了心理學的基本理論和方法;對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的心理現象進行了分析。具體體現在:一是從思想政治工作與心理學結合的角度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學科屬性進行了界定,具有代表性的定義如:“思想政治工作心理學是研究思想政治工作過程中心理活動發生、發展及其變化規律的科學,它是一門專門為思想政治工作服務的新興學科”;[1]“思想政治工作心理學以思想政治工作過程中的心理現象和心理規律作為研究對象,主要探討進行思想政治工作的心理條件、原理、原則和方法”,“是一門新興的應用心理學”;[2]“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是研究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人們心理活動規律及如何遵循人們心理活動規律去實施思想政治教育的一門科學”。[3]


      二是介紹了一些心理學理論和方法。研究者結合思想政治教育的特點和實踐需要,介紹了一大批心理學理論與方法,如心理過程理論、個性理論、動機理論、激勵理論、群體心理學理論、社會認知理論、心理健康與心理咨詢理論等。


      三是對心理、思想、行為以及思想政治教育過程心理現象進行了初步分析。如在吳煥榮等主編的《思想政治工作心理學》中,對心理、思想、行為的內在過程和規律,個體心理和群體心理現象以及思想政治教育過程心理現象進行了系統分析。


      四是嘗試探討思想政治教育與心理學的結合點。這期間在研究者中既有“以思想政治工作原理為基礎,吸取心理學原理”,[4]也有以心理學為背景探討兩者的結合,目的是面向“思想政治工作者或準備從事思想政治工作的人員扼要介紹如何科學認識人和人的心理活動,認識人的心理發展規律和如何激發人的積極性等心理學知識”。[5]


      本階段雖然對思想政治教育學與心理學的學科基礎、學科知識和學科結構進行了有益探討,但是從總體上看依然處于把心理學研究成果和方法運用于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發展階段。在研究活動中雖然有學者嘗試研究思想政治教育心理現象,尋找思想政治教育學與心理學的結合點,但還沒有從思想政治教育學科本體論角度來構建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學科框架,從整體上屬于學科借鑒移植時期。


      2.學科理論體系建構期(1996-2005年)


      這一時期研究者開始從思想政治教育本體論的角度探討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理論體系,嘗試運用思想政治教育視角來透視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心理現象。以國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組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專業教材《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為標志,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進入到學科專業的自主構建階段。這一時期的代表性成果有童彭慶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1996)、王新山所著《思想政治工作心理學概論》(1998)、楊芷英等所著《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1999)、姜相志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2000)、張云所著《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2001)、胡凱等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2005)等。


      與上一時期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領域匯聚了思想政治教育學、心理學等不同領域學科專家不一樣,這個時期的研究成果基本上是由思想政治教育學科領域的學者們完成的。一批有較好心理學訓練的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學者懷著學科自覺意識,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理論體系進行了較為系統的構建,初步形成了相對獨立、區別于應用心理學的內容體系。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開始系統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對象、任務、內容和方法進行探討。在這個階段,研究者們并不局限于心理學在思想政治教育實踐中的應用,而是系統探討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內在知識結構。比如,有學者提出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研究對象和領域應包括個體環境、社會環境、教育內容和教育者等四個方面;[6]還有學者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學科歸屬、研究對象、學科性質、學科體系等問題作了探討。[7]這些都表明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作為一個獨立的領域引人關注。


      二是嘗試用思想政治教育學科術語構建知識體系。如果說前一階段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的重點主要放在思想政治教育學與心理學的結合,那么在本階段,研究者嘗試用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話語體系來對心理學進行改造,形成思想政治教育學科視域或話語體系的知識體系。如童彭慶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從思想政治教育中的認識心理、情感心理、意志心理、個性心理、需要和動機心理、態度心理、群體心理、人際交往心理、挫折和逆反心理、嫉妒和攀比心理、表揚和批評心理、心理學原則及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的心理素質等角度,構建了較為完整的知識性與專題性相結合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體系。在知識體系的構建中,雖然遵循著普通心理學的發展脈絡,但已經經過了思想政治教育的學科轉化。


      三是開始嘗試從思想政治教育本體論的角度進行學科定位。本階段研究者們已經有了相對明確的自主意識,如有學者在教材中明確提出:“我們研究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不是為了完善和發展心理學,而是為了完善和發展我們黨的思想政治教育,為了深化思想政治教育學的研究。……立足于思想政治教育、以思想政治教育為本是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的一個原則,借鑒吸收心理學研究的成果來為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服務是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這門學科的特色。”[8]


      四是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作為一門課程已經形成。在這個階段,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明確成為思想政治教育專業的基礎課程,開始編寫相應教材,2000年前后,出版了一批以“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為名稱的專著或教材,作為思想政治教育專業的專業課程教材,其中有些著作還獲得政府優秀研究成果獎。這些都表明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作為一門課程已經形成。


      本階段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的總體特點是立足思想政治教育學科建設,構建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知識體系,并從整體上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學科特點進行探討,初步形成了一套較為系統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體系。但是,這一體系也是初步的,很大程度上依然保留著借鑒吸收心理學成果與應用心理學理論和方法的痕跡。


      3.學科研究領域細化深化期(2005年至今)


      2005年國務院學位委員會頒發《關于調整增設馬克思主義理論一級學科及所屬二級學科的通知》,明確規定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是思想政治教育學科課程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標志著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發展進入到一個新的歷史階段。


      這一時期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的總體特點是領域細化深化,雖然這一階段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整體研究方面也出現了一些以“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為題名的教材或專著,如胡凱所著《現代思想政治教育心理研究》(2009)、楊芷英所著《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2014)等,這些研究成果在整體上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現象進行了系統研究,如思想政治教育心理機制、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功能、思想政治教育心理規律、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品質等,使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更具理論性、系統性和規范性。但是,這些研究并沒有在理論框架和知識體系上超越前一階段的研究成果,表現出在原有基礎上的深化和細化的特征。


      值得注意的是,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中也呈現出另一個鮮明的特點,即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領域的分化,也就是出現了許多值得關注的新的領域,這些領域從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本體論出發,開始自主探討思想政治教育的心理活動,提出新的研究范式,如思想政治教育與心理健康教育相結合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咨詢模式的問題。把心理咨詢引入思想政治教育,運用心理咨詢來拓展思想政治教育渠道,形成思想政治教育的第二渠道,這可以追溯到20世紀八九十年代。黨的十六屆六中全會提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特別是黨的十七大提出“加強和改進思想政治工作,注重人文關懷和心理疏導”以后,基于思想政治教育的心理咨詢模式方興未艾,如有研究者連續發表《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何以可以從事心理咨詢》、《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如何從事心理咨詢》、《心理健康教育何以成為思想政治教育研究領域》、《探索基于思想政治教育的大學生心理健康教育模式》等系列論文和《心理咨詢與心理健康教育》(2007)等著作,還有學者長期探討思想政治教育與心理健康教育的結合,并形成了博士學位論文和國家社會科學基金研究成果,等等,都使得心理咨詢和心理健康教育日益成為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重要領域。[9]


      再比如,關于個體思想品德發展規律的研究、關于品德心理或德育心理的研究在教育學和心理學領域一直作為特定研究領域。20世紀80年代以李伯黍、顧海根、岑國楨等為代表的學者圍繞個體品德發展,特別是中小學生思想品德發展進行了大量本土化研究和實驗,使德育心理學成為一個獨立的研究領域。新世紀以來,德育心理研究日益系統和深化,出版了一批重要成果,如陳會昌所著《德育發展心理學》(2004)、歐陽華珍所著《品德心理學》(2005)、朱仁寶所著《德育心理學》(2005)、楊韶剛所著《道德教育心理學》(2007)等。這些成果大多是由以心理學為學術背景的學者推出的,但由于領域的相近性,使得這些成果與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相關度越來越高,很多思想政治教育研究者也把德育心理學研究成果納入思想政治教育領域。


      除此以外,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研究在諸多領域也實現了深化,如關于人的思想行為的研究,關于傳播心理和接受心理的研究,關于態度轉變的研究,關于志愿服務心理機制的研究,關于網絡心理的研究,等等,都取得了大量研究成果。這些成果為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本土化、本體化研究提供了豐富的思想資源和理論素材。


      二、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存在的主要問題


      從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形成和發展過程來看,與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發展歷史一樣,它也呈現出發展迅速且不斷深化的過程,取得了巨大成績,作為一門課程、一個相對明確的研究領域、一個學科的地位已經確立。但我們也應該看到,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研究基礎還比較薄弱,還沒有達到一個成熟學科應有的水平。


      1.學科定位的問題


      由于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是心理學與思想政治教育學的交叉學科,如何確立其學科定位,就成為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學科發展的一個基本問題,而定位問題直接影響到學科知識結構的構建和學科歸屬。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發展的初期階段,不同學科學者匯聚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旗幟下,雖然他們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定位和理解各不相同,但把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看成是心理學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運用,運用心理學的基本理論和方法,對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的心理現象和規律進行研究是其共同的思想主脈,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主要停留在對心理學理論的“簡單移植”、“理論拼接”階段,自身的學科體系特色不鮮明不突出。到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發展中期,一批學者從思想政治教育本體論的角度出發,討論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問題,初步形成了基于思想政治教育學科視角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知識體系,但是,從已經形成的絕大多數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教材和論文來看,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從總體上并沒有脫離應用心理學或心理學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應用的框架。正如有研究者所指出的:“對思想政治教學心理學應有的學科體系和內容體系,還存在較多分歧性看法,仍處于探索之中。”[10]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發展的晚近階段,雖然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各應用領域有了深入發展,但對其作為一個整體的學科課程體系的探討則越來越薄弱,相關研究領域的核心作者也沒有很好地培育起來,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作為一個獨立學科的地位受到挑戰。2012年教育部公布的《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目錄和專業介紹》中,思想政治教育專業的核心課程為:思想政治教育學原理與方法、科學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哲學史、西方哲學史、心理學、倫理學、教育學、中國共產黨思想政治教育史等。[11]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并沒有被列為專業核心課程,表明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作為一門學科課程的穩定性存在危機。


      其實,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學科問題看似是學科歸屬的問題,但實質上是學科發展取向的問題,它到底屬于心理學,還是屬于思想政治教育學,問題并不重要,也許兩者的結合正是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優勢。事實上,學科僅僅是一種研究的視角,關鍵在于解決問題和以問題為中心。然而,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建設中,研究者們過多地糾結于它的學科屬性問題,而忽視了它在思想政治教育學科中的真正的功能定位,使得學科定位問題一直存在。


      2.學科知識結構問題


      與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學科定位相對應,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知識結構的構建也是制約學科發展的重要因素。心理學是一門以自然科學研究方法為價值導向的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和思維科學相結合的綜合性學科,經過一百多年的發展,心理學已經形成了具有龐大的學科體系、系統的研究方法和多樣研究視角的綜合性應用學科。思想政治教育心理現象和心理規律雖然涉及心理學研究的方方面面,但作為一門課程的知識體系設計,在宏大的心理學體系面前顯得十分不對稱,因此,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知識體系的構建過程中,盡管研究者們努力擺脫心理學的束縛,注入更多的思想政治教育內涵,但從學科知識水平來看,只能是處于心理學應用層面。從目前來看,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學科知識來源于基礎心理學、發展心理學、教育心理學、社會心理學、人格心理學、咨詢心理學等領域,由于龐大的心理學研究成果要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中體現,使得它在體系構建過程中存在很大的困難,造成學科結構的不完整或以偏概全的傾向。


      3.學科知識的來源問題


      任何學科知識均源自科學研究,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也不例外,也就是說,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知識應來源于對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心理現象的研究。但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領域,知識主要源自心理學研究成果,并且更多源自對西方心理學理論的介紹和引進。缺乏自主研究,缺乏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現象和心理規律的研究,是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難以得到可持續發展的根本原因,這也就造成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難以形成核心作者隊伍。比如,有研究者利用文獻計量學的方法,對1980~2008年期間中國知網數據庫收錄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論文進行分析,結果發現,發表有關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論文的作者分布情況是:發表論文僅1篇的作者有444人,占作者總數的97.8%;發表論文在2篇及以上的作者僅占作者總數的2.20%,僅為6人。這說明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隊伍并不穩定,尤其是核心作者并未形成,缺乏長程、持續、深入的研究。[12]知識來源的缺乏、核心作者的缺乏,使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處于低水平重復狀態。


      4.研究方法的問題


      如前所述,心理學是以自然科學研究方法為基礎而形成的綜合性的應用學科。但從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方法的現狀來看,目前的研究成果主要采用文獻研究、理論構建研究、歷史研究、比較研究等研究方法,研究的總體思維方式屬于傳統思辨哲學研究范式。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教材的編寫過程中,較普遍的編寫方式是對心理學的理論和方法的介紹與應用,對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心理現象進行理論分析,進而進行基礎理論體系構建,缺乏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過程進行實驗、實證研究的積極成果。這表明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整體研究的科學性還明顯不足。


      三、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的發展趨勢


      經過30年的思想政治教育專業建設,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又處于一個新的歷史發展起點。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應充分明確學科定位,務實地開展本土化研究,逐漸積累經驗,形成隊伍,促進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持續健康發展,為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發展提供堅實的心理學基礎。


      1.進一步明確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基礎性地位


      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在思想政治教育學科中的基礎性地位,是由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研究對象確定的。思想政治教育學是以人的思想品德形成和發展規律及實施教育規律作為研究對象的學科。在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研究過程中,無論是把思想政治教育研究對象看成是一個規律即思想政治教育規律,還是兩個規律即人的思想品德形成發展規律和思想政治教育的規律,或者“把人們思想品德形成發展的規律和對人們進行思想政治教育的規律作為自己的研究對象”,[13]人的思想品德發展規律都是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基本研究對象。人的思想品德形成和發展規律既是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對象,同時也是開展思想政治教育活動的基礎。人的思想品德形成和發展規律是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的主要領域,它為思想政治教育提供基礎。從這個意義上看,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并不是簡單地運用心理學知識來提高思想政治教育效果,也不僅僅包括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心理現象的研究,它在整個思想政治教育學科中居于基礎和核心地位。


      然而,過去我們僅僅把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的心理現象作為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主要研究領域,把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作為心理學的應用領域,應用心理學的理論和方法來解決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的問題。因此,應進一步明確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在思想政治教育學科中的基礎和核心地位,以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為基礎形成科學的思想政治教育學科。


      在思想政治教育科學化發展過程中,美國學者柯爾伯格的道德教育思想值得我們學習借鑒。柯爾伯格認為道德教育是一門“應該”的科學,即按照一定的道德觀念對教育對象施加影響,但是道德教育要以“是”作為基礎,如果缺乏教育對象“是”什么的基礎,道德教育活動就是一種“灌輸”,但是如果我們從道德“是”直接提出道德教育的目標,就會犯“自然主義”的錯誤,因此,在道德教育中要把“是”與“應該”結合起來。[14]柯爾伯格所說的“是”的研究即心理學研究,“應該”是道德哲學觀念,從這個意義上,柯爾伯格走出了一條把道德教育哲學與心理學相結合的道德教育科學化的路徑。雖然思想政治教育學科建設與道德教育科學化路徑不同,但柯爾伯格重視道德心理學研究的思路值得重視。如果我們處理好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在思想政治教育學科中的定位,充分發揮它在思想政治教育學科中的基礎性作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發展也就能夠走出一種有別于普通心理學的發展路徑。而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科學發展也將為思想政治教育的科學發展提供可靠的保障。


      2.重視實踐經驗總結和本土化理論構建


      思想政治教育活動是中國本土化的實踐活動,雖然在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其他國家有過類似中國共產黨思想政治教育的實踐活動,雖然人類歷史上和當前世界上一些國家和地區有過類似于我們思想政治教育的實踐活動,但是從本質上來看,人類歷史上和其他國家各種形形色色類似思想政治教育的活動與我們當前所從事的思想政治教育活動具有本質的區別,因此,我國思想政治教育活動過程的心理特點和規律的探索只能以中國實踐為基礎,在總結實踐的基礎上形成本土化的理論,這才是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發展的基本方向。從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發展所經歷的幾個時期來看,以往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主要以吸收借鑒心理學現有理論知識(主要來自西方心理學理論)、“理論移植”為主要特征,這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作為一門學科、課程初步建立階段是必要的,但是從學科發展來看,僅僅停留在學習借鑒階段是不夠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今后應在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導下,在借鑒、吸收西方心理學知識的基礎上,立足中國思想政治教育實際和本土化經驗,努力進行進一步的理論提升,形成具有中國國情特點和中國話語特色的研究成果,形成自主創新的、本土化的理論成果。


      3.加強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科學研究


      科學研究是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發展的有效推動力量,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是以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的心理現象和心理規律為研究對象的科學。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知識構建中,雖然科學研究方法并不是唯一的方法,在心理學的研究中也存在著從“從最精密的科學家到最玄乎的非科學的思想家的思想財富”(赫根漢語),但是,由于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學科建設中,存在大量學科交叉移植現象,存在著大量吸收借鑒心理學積極成果的現象,存在著大量對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心理現象進行理論分析、邏輯推論、思辨研究的現象,因此,倡導使用科學研究方法是非常必要的。強調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方法的科學性,并不排斥其他人文社會研究方法的運用。運用多元方法,在多元方法的基礎上進行整合,是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方法發展的必然趨勢。因為每一種研究方法都是我們透視思想政治教育心理現象的一種視角,只有從多個不同研究視角出發,才能透視思想政治教育心理現象的復雜多樣性。但是,多元研究方法的基礎和條件是對思想政治教育現象進行科學研究。


      4.培育穩定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專業隊伍


      學科發展建設的關鍵在人才隊伍建設。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要根據自身作為交叉學科的特點,針對跨學科人才培養周期較長的困難,從跨學科人才培養規律出發,重視拓展學科資源,培養穩定而大規模的后備人才隊伍。目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研究隊伍基本處于個體研究階段,缺乏深入的協作和溝通機制,缺乏資源整合和整體協作。在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初步發展階段,有一批心理學領域的學者參與合作編寫教材或著作,但是近些年,基本上是思想政治教育學科領域的學者獨立出版專著,存在學科封閉的問題,缺乏學科之間的深度合作研究。從目前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人才培養的角度來看,最大的阻礙源于思想政治教育專業人才培養模式與心理學專業人才培養模式的差異性,使得在思想政治教育領域和心理學領域都很難產生既熟悉思想政治教育、又了解心理學理論和方法的復合性人才。應突破這些瓶頸,既要加強對本學科隊伍的專業培訓,加強學術規范基礎訓練,也要加強思想政治教育與心理學之間、校際之間的交流與合作,協同攻關,聯合培養,形成復合性人才培養的有效機制,從而促進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學的學科創新和可持續發展。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