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經濟管理論文 > 電子商務論文 > 電子商務平臺對中小企業融資的信用擔保機制分析正文

    電子商務平臺對中小企業融資的信用擔保機制分析

    來源:UC論文網2018-09-19 08:42

    摘要:

      摘要:銀行通過電子商務平臺向中小企業提供貸款的網絡融資模式為緩解中小企業融資困難開辟了路徑。但在現有的網絡融資模式中,電子商務平臺并不承擔確定的擔保或保證義務,由此導致了銀行面臨虛假或劣質信息的風...

      摘要:銀行通過電子商務平臺向中小企業提供貸款的網絡融資模式為緩解中小企業融資困難開辟了路徑。但在現有的網絡融資模式中,電子商務平臺并不承擔確定的擔保或保證義務,由此導致了銀行面臨虛假或劣質信息的風險。為激勵電子商務平臺對信息真實性更加負責,可以引入一種新機制,即電子商務平臺面向銀行為中小企業提供信用擔保。本文在對中小企業的信用擔保機制進行理論分析的基礎上,通過構建理論模型,將電子商務平臺較之普通擔保機構的優勢進行分析,并對此機制緩解中小企業融資困難的作用做出理論解釋: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可以降低銀行對企業貸款的門檻,可以幫助低風險企業顯示自己的風險類型,對低風險企業的甄別能力增強,可以實現規模經濟。


      關鍵詞:電子商務平臺;中小企業融資;信用擔保機制;


      作者簡介:謝奉君,講師,西南財經大學經濟信息工程學院,四川成都611130


      一、引言


      中小企業融資難是理論上充分證明和實踐中長期存在的問題。中小企業融資困難既有制度因素,也有技術因素。相對于大型企業而言,中小企業有著信息不夠透明,信用等級低,抵押擔保品不足的劣勢。銀行在審查其貸款申請時面臨較高的篩選成本,在貸款管理過程中要面臨更高的逆向選擇和道德風險的可能性。在利率管制的環境中,針對信息披露能力相對低的中小企業,銀行出于防范貸款風險的考慮,選擇“惜貸”行為。


      依托于信息技術的迅猛發展,以網絡和電子商務為主要特征的新經濟影響到全球每一個行業。電子商務的迅速擴張,為解決日益突出的中小企業融資問題奠定了良好的市場基礎。國內各大銀行與電子商務行業的一些領軍企業已有合作,依托電子商務平臺掌握的海量企業交易數據和對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的掌控,開辟了一條有別于傳統信貸模式的網絡融資路徑。阿里巴巴于2007年6月開始涉足金融業務,與中國建設銀行和中國工商銀行共同推出一種“網絡聯保貸款”———“阿里貸款”:中小企業不需要提供任何抵押,由3家或3家以上企業組成一個聯合體即可申請貸款。在阿里貸款推出后的3年里,阿里巴巴通過銀行合作和自營方式為小企業提供了128億的貸款。1


      盡管網絡融資自其出現至今短短幾年內獲得了迅速發展,但在其發展過程中仍面臨很多問題。現有的網絡融資模式中,電子商務平臺主要發揮“集合對象”與“提供信息”的功能,有利于減少信息不對稱和降低交易成本,促進銀企之間形成借貸關系,但是這種模式不能說是毫無風險的。對于中小企業的信用,電子商務平臺并不承擔確定的擔保或保證義務,這樣導致銀行等資金供給者面臨虛假或劣質信息的風險。實踐中也有電子商務平臺在買賣雙方交易中提供交易信用擔保的現象,如,阿里巴巴的“誠信保障服務”。若要充分利用電子商務平臺信息挖掘技術的優勢,激發電子商務平臺對信息真實性的負責態度,在“網絡融資”和“交易擔保”兩種功能的基礎上,可以引入一種更新的機制:電子商務平臺面向銀行為中小企業提供信用擔保。本文擬構建一個理論模型,對電子商務平臺面向銀行為中小企業提供信用擔保的機制進行分析。


      二、文獻綜述


      本文的研究對象為電子商務平臺對中小企業融資的信用擔保機制,相關的研究主要為信用擔保、與電子商務平臺相關的融資模式、電子商務平臺的信用擔保功能等。


      1.信用擔保核心理論


      關于信用擔保,學者們已從各個角度做了比較透徹的研究。1995年,米什金在《貨幣金融學》一書中總結了解決由于信息不對稱造成逆向選擇和道德風險問題的基本方法,其中包括發展企業信用擔保等金融中介機構。[1]有學者從中小企業信用擔保擁有“專業化經濟”優勢的角度分析,提出“長期互動”假說和“共同監督”假說,認為信用擔保能夠降低金融交易中的交易費用特別是內生交易費用。[2]彭磊(2003)認為,專業化信用擔保機構的作用不僅僅是簡單地轉移風險,也不是單純地彌補中小企業抵押不足,從而與銀行共擔風險,而是通過專業化的經營信息資源、專門人才的利用與培訓以及專門技術的研究與開發,降低信息搜集與處理成本。[3]張建波(2010)指出,信用擔保機構與企業之間仍然存在信息不對稱性,這又導致了中小企業信用擔保市場的逆向選擇和信用擔保配給現象;從理論上證明了擔保機構因信息不對稱將面臨著逆向選擇和道德風險,而逆向選擇則降低了擔保市場的效率。[4]


      2.網絡“聯保”信貸模式


      “聯保”機制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信用擔保機構與企業之間存在的信息不對稱。理論界研究較多的是網絡融資中的網絡聯保貸款。吳義爽(2009)認為,網絡聯保模式借助無限連帶責任和網絡信息披露機制,將不同域內的博弈關聯起來,可以有效治理非對稱信息下中小企業融資中的機會主義行為,使得信貸市場實現分離均衡。[5]李增福、李杭芝(2010)認為,網絡聯保這種信貸模式能夠提高中小企業的違約成本,降低銀行的風險和中小企業的融資費用,從而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中小企業的融資困境。[6]吳曉光,王振,樂毅(2011)從共生理論的視角分析和研究第三方支付平臺的小企業融資業務運作模式,指出這種融資模式對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促進小企業與銀行信貸業務發展方面的積極作用及其存在的一些不足之處。[7]曾江洪、劉欣(2011)指出,網絡聯保信貸通過無限連帶責任和網絡信息披露制度的引入實現了社會資本監督作用的最大化,有效減少了企業因“不愿”而導致的違約。[8]吳曉光(2011)分析了網絡融資存在的技術風險和信用風險,并指出,其風險控制需要完善中小企業的信用管理體系,探尋適當的擔保模式和定價方法。[9]


      3.電子商務平臺的信用擔保功能


      實踐中電子商務平臺對賣方的交易信用承擔了擔保功能,國內具有代表性的有阿里巴巴的“誠信保障計劃”和淘寶網的“消費者保障計劃”。一些學者研究了這類第三方信用體系中認證保障服務的作用。Heezena,Baetsbyc(1996)分析了荷蘭在線鮮花交易市場網絡平臺的擔保機制。[10]Koreto(1997)在理論分析基礎上構建數理模型,驗證了基于第三方的保障服務可以明顯增加消費者的購買意愿。[11]Dewally(2006)利用美國eBay上的數據,驗證了第三方保障機制可以有效地降低網絡交易中的信息不對稱。[12]國內的學者從認證、監督和聲譽等方面研究了第三方平臺的擔保機制,潘勇(2013)指出,由于擔保機制較為嚴厲的懲罰措施,使得賣家進行一次欺詐行為要付出較為高昂的代價,賣家無論其聲譽高低都將沒有激勵去欺騙消費者,買家利益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護;商家也可以利用第三方平臺提供可靠性擔保的方式,來告知消費者該商家的可靠性,從而降低消費者的感知風險,吸引其選擇購買該商家的產品。[13]陳捷、吳曉光(2012)認為,在電子商務領域,以信用為基礎成立專業的第三方擔保機構,可以解決電子商務交易主體在融資業務、合同簽訂以及支付過程中所面臨的信用缺失問題,保障債權實現,促進資金融通和其他生產要素的流通。[14]


      目前,尚無文獻探討電子商務平臺面向銀行為中小企業提供信用擔保的機制。本文擬通過構建理論模型,對電子商務平臺面向銀行為中小企業提供信用擔保的機制進行分析,即分析電子商務平臺作為擔保機構將銀行和中小企業聯系起來的方式,以及在其中發揮作用的方式;并對這種機制緩解中小企業融資困難的作用做出理論解釋。


      三、模型的構建與分析


      1.電子商務平臺為中小企業提供信用擔保:模式基本分析


      現有的網絡融資模式中,電子商務平臺所起的作用主要是為銀行等資金供給者提供中小企業的信息,并為之提供一個能“批發”處理中小企業信貸業務的平臺。電子商務平臺充當中介的作用,每促成一筆貸款交易,電子商務服務商都可以獲得一定的服務費,或者為了與銀行等金融機構的長遠合作,服務商都有動機“幫助”銀行發放更多的貸款給中小企業。然而,在整個貸款交易中,服務商幾乎不承擔任何風險,即使在“直接授信模式”中,理論上服務商和銀行共擔風險,但實際中貸款是直接由銀行發放到中小企業,服務商并不參與貸款資金的流動,出現違約事件后,銀行也只能向中小企業追償,可以說服務商在網絡融資中是比較安全的。因此,服務商可能不會過度謹慎地甄別信息質量,也不會就貸款風險向銀行發出警示,銀行可能在過度依賴網絡平臺的情況下,將不真實的信息用于分析貸款,并且無法隨時掌握中小企業的還款能力,從而增大了貸款風險。


      另一方面,與電子商務服務商相比,銀行的信息挖掘技術與鑒別能力不強。網絡平臺傳遞過來的海量信息有別于傳統信貸所收集的財務信息,銀行不具備電子商務平臺所擁有的強大的信息挖掘技術,對于如何鑒別企業的交易成功率、交易活躍度、資金收付等方面的信息,銀行可能缺乏專業的人員和技術。因此,銀行很難主動挖掘出好的貸款客戶。而貸款發放以后,銀行也不能很好地根據企業的資金流、物流等方面的情況精確判斷企業未來是否能夠還款,不能根據企業履約能力變化采取相應的應對措施。


      本文針對現有網絡融資模式存在的信息不對稱等問題,結合電子商務平臺已有的交易信用擔保功能,提出電子商務平臺發揮信用擔保功能的網絡融資模式(如圖1所示)。


      圖1電子商務平臺發揮信用擔保功能


      圖1電子商務平臺發揮信用擔保功能下載原圖


      中小企業作為資金需求方,向金融機構(銀行)申請額度適當的貸款,金融機構根據電子商務平臺提供的中小企業信用記錄進行信用分析,認為中小企業信用水平符合相關條件后,向電子商務平臺提出擔保要求。電子商務平臺提供擔保后,銀行將貸款發放給中小企業。中小企業可以按照貸款合同約定,將獲得的資金用于擴大經營規模,或某一具體交易、項目等,獲利后按時償還貸款本息。金融機構和電子商務服務商再通過利息分成、擔保費、手續費、服務費等方式共享利潤,共擔風險。


      2.電子商務平臺的信用擔保機制模型


      本部分試圖建立一個理論模型來分析電子商務平臺與信用擔保機構合一的運行機理,通過比較普通擔保機構提供擔保和電子商務平臺提供擔保時各方主體的期望收益,以證明這種模式在解決信息不對稱和降低交易費用方面的優勢,以及分析產生效果的影響因素和條件。


      (1)模型假設


      貸款交易的參與方,銀行、企業、擔保機構的效用函數均滿足u'>0,u″=0。企業有機會投資一個固定投入為B的項目,從銀行貸款,貸款利率為,設R=1+r。銀行要求的抵押品價值為C,對項目審查的成本為T0。項目成功的收益為Y,失敗收益為0,成功的概率為P。(因抵押品的評價系數與本文分析無關,所以假設抵押品評價系數為1)。


      一般情況下,銀行要求企業提供擔保,在沒有擔保機構參與的情況下,企業自行擔保。[15]銀行和企業的期望收益分別為:


      下文將比較在普通信用擔保機構提供擔保和電子商務平臺提供擔保兩種情況下,銀行、企業、擔保機構各方的收益,由此分析電子商務平臺提供擔保的優勢。


      1普通信用擔保機構提供擔保


      設定擔保機構要求企業提供反擔保Cg;銀行要求的擔保C由擔保機構提供,擔保費率為fg,[16]則銀行的期望收益不變。


      企業的期望收益為:πe=P(Y-RB)-(1-P)Cg-Cfg


      擔保機構的期望收益為:πg=Cfg-(1-P)(C-Cg)


      銀行自擔風險B-C,擔保機構承擔風險C-Cg。


      由于銀行要求的擔保額度不會大于貸款額度,即0<C≤B,設C=t1B(0<t1≤1);


      銀行要求的反擔保額度不會大于擔保額度,即0<Cg≤C,設Cg=t2C=t1t2B(0<t2≤1);


      于是,銀行自擔風險為B-C=(1-t1)B,擔保機構承擔風險C-Cg=(t1-t1t2)B。


      設1-t1=α,t1-t1t2=θ,擔保機構加入后的一般情況可簡化為:


      2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


      在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的情況下,由于電子商務平臺的廣泛可及度,使用電子商務平臺從銀行融資的企業一旦違約,其信息將會在網絡中被廣泛披露,企業未來經營中聲譽、信用受損,因此面臨額外的違約成本D。[17]企業需要向電子商務平臺繳納會費K;銀行需要向電子商務平臺支付費用G;電子商務平臺存在平臺建立成本Y和采集信息成本Z。


      銀行、企業、擔保機構各方期望收益分別為π2b,π2e,π2g:


      (2)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的優勢分析


      對于銀行、企業和擔保機構,均只有在各自期望收益大于0的情況下才會愿意提供、申請和擔保貸款。對此,銀行對企業投資項目的成功概率會有一個臨界要求,可通過這個臨界要求來分析企業申請貸款的可得性;企業對投資項目的成功概率也會有一個臨界要求,臨界要求高的企業其風險水平低,對企業風險水平的鑒別能力反映出擔保機制的效率;擔保機構對投資項目的成功概率也會有一個臨界要求,臨界要求越高,企業越難得到擔保支持,也就越難獲得貸款。


      從銀行、企業和擔保機構的期望收益3個方面進行比較,可以分析出電子商務平臺相對于普通擔保機構在中小企業融資擔保中具有的優勢:電子商務平臺作為擔保機構有助于降低銀行對企業貸款的門檻,可以幫助低風險企業顯示自己的風險類型,可以實現規模經濟。


      設定普通擔保機構提供擔保的情況下,銀行、擔保機構、企業各自承擔的風險比例分別為α1、θ1、1-α1-θ1;電子商務平臺提供擔保的情況下,銀行、擔保機構、企業各自承擔的風險比例分別為α2、θ2、1-α2-θ2。[18]


      假設一: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可以降低銀行對企業貸款的門檻。


      在普通的擔保機構提供擔保的情況下,令π1b=0,可得銀行要求項目成功的臨界概率為:


      ,銀行的收益與項目成功率成正相關。


      只有當銀行認為項目成功率高于此臨界值時P>P*b1,銀行的預期收益為正π1b>0,才會向企業放貸。


      電子商務平臺提供擔保的情況下,銀行要求的項目成功臨界概率為:


      銀行選擇電子商務平臺擔保模式,當然希望承擔風險比例減小,至少不變,即α2≤α1;且調查企業資信的費用減少,即G<T0。因此P*b2<P*b1。


      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的情況下,銀行要求項目成功的臨界概率小于普通擔保機構提供擔保情況下的臨界概率,即銀行對企業項目成功率的要求降低,企業的貸款可得性提高。與普通擔保機構相比電子商務平臺進一步提升了中小企業的信用等級,降低了貸款申請成功的門檻。


      假設二: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可以幫助低風險企業顯示自己的風險類型,對低風險企業的甄別能力增強。


      令π1e=0,得到企業選擇普通擔保機構和電子商務平臺進行融資時項目成功率臨界值分別為:


      當企業認為項目成功率高于此臨界值時,企業的期望收益為正,才會選擇擔保的方式或通過電子商務平臺擔保向銀行融資。


      當P*e2>P*e1時,說明低風險的企業會選擇電子商務平臺:


      解不等式


      其中,由π1e>0,可得Y-RB>Bt1fg,


      解得


      即當企業向電子商務平臺繳納的會費K與企業選擇普通擔保機構所需付出的擔保費Bt1fg存在上述關系時,違約成本D的存在提高了對低風險企業的甄別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消除逆向選擇的影響。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能夠幫助低風險企業顯示自己的風險類型,對低風險企業的甄別能力增強,從這個角度顯示出電子商務平臺較高的擔保效率。


      假設三: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可以實現規模經濟。


      由π2g=0可求得電子商務平臺對項目成功率要求的臨界值:


      可以看出,使用電商平臺的企業數m越多,Pg*2越小。也即,m越大,電子商務平臺對企業項目成功率的要求越低,企業的貸款可得性越強。通過使用電子商務平臺擔保向銀行貸款的企業數越多,企業貸款實現的可能性越大,因此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實現了規模經濟。


      由于目前實踐中還沒有電子商務平臺面向銀行為中小企業提供信用擔保的現象,因此本文無法對其信用擔保效率進行驗證。


      四、結論與啟示


      電子商務平臺面向銀行為中小企業提供信用擔保的機制能在一定程度上解決現有網絡融資中存在的資金供給者面臨劣質或虛假信息的風險問題。電子商務平臺既然可以在在線交易中為交易企業提供信用擔保,在網絡融資中同樣可以為融資企業提供信用擔保。電子商務平臺作為擔保方,就得對債務人的違約行為負責,因此電子商務平臺就有很強的動力想方設法保證信息的真實和優質。本文通過構建理論模型分析證明,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可以降低銀行對企業貸款的門檻,可以幫助低風險企業顯示自己的風險類型,銀行對低風險企業的甄別能力增強,可以實現規模經濟。引入電子商務平臺作為擔保機構后,原先在普通擔保機構擔保下不能獲得貸款的中小企業,將可能獲得銀行貸款。


      本文分析表明,電子商務平臺由于掌握了大量的企業信用信息,與普通的擔保機構相比,在評估企業信用時有很強的信息優勢,調查企業資信的費用減少,即降低了交易費用,使得銀行對企業項目成功率的要求降低,從而提高了企業的貸款可得性。電子商務平臺能夠掌握企業交易的實時信息,而且有特殊的信息公開機制,使企業比選擇普通的擔保機構有更高的違約成本,降低了企業道德風險和逆選擇發生的幾率。電子商務平臺存在規模效應,平臺上貸款企業越多,電子商務平臺對單個企業的成本越低,對企業項目成功率的要求越低,企業的貸款可得性越高。在這些機制作用下,使依靠普通擔保模式不能獲得貸款的中小企業借助電子商務平臺獲得融資,電子商務平臺上的企業融資困難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決。


      本文的分析為通過電子商務平臺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提供了新思路。現有網絡融資模式的突出問題就是電子商務平臺提供的中小企業的信用信息真實性得不到足夠的保障。電子商務平臺承擔信用擔保功能可以進一步降低信息不對稱,減少交易成本,從而提高中小企業的貸款可得性。實踐中雖然還沒有出現電子商務平臺作為擔保機構的案例,但有一些網絡融資模式中電子商務平臺承擔了事實上的信用擔保功能,如阿里小貸在向阿里巴巴平臺上的中小企業發放貸款的過程中,重點考察的是企業在平臺上的交易數據所反映出來的信用狀況。由于放貸主體與交易平臺同屬一個大的經營主體,交易平臺自然能向放貸主體保證企業信用信息的真實性,且會盡量提供更多更全面的信息。因此,交易平臺承擔了事實上的擔保功能。而在以京東供應鏈金融為代表的模式下,企業相當于以應收賬款向電子商務平臺提供反擔保,電子商務平臺同樣承擔了事實上的擔保功能。因此,電子商務平臺承擔信用擔保功能的模式在理論上是非常有優勢的,能在某些方面破解中小企業融資困難的問題。同時,實踐中也在不斷涌現電子商務平臺承擔信用擔保功能的各種具體操作形式,這也是電子商務生態圈自發產生的優化作用。囿于這種模式產生的時間不長,影響范圍有限,暫時還不能進行有效的實證研究。


      為了讓電子商務平臺承擔擔保功能的優勢真正發揮出來,需要在銀行、中小企業和電子商務平臺三方建立合理的、可操作的利益共享和風險分擔機制。


      通過本文分析,筆者認為,政府及相關機構應鼓勵和支持電子商務平臺從事信用擔保業務,在監管政策上作出適當調整,為電子商務平臺完備其信用擔保資質提供通道;應建立科學的信用評價和信息監督體系,激勵中小企業誠信交易,積累好的信用記錄,杜絕欺詐和隱瞞行為;應采取各種措施,鼓勵吸引更多的中小企業到電子商務平臺上進行交易,并利用其信用記錄向銀行申請貸款,以獲得更大程度的規模經濟;促使電子商務平臺與銀行形成利益聯盟,讓銀行認可電子商務平臺提供的企業信用情況,從而愿意通過電子商務平臺的擔保來發放貸款。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