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經濟管理論文 > 人力資源論文 > 基于聚類分析的中國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水平區域差異研究正文

    基于聚類分析的中國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水平區域差異研究

    來源:UC論文網2018-09-02 10:22

    摘要:

      摘要:2012年中國60~69歲低齡老年人口已達1.12億,數量、規模呈不斷上升態勢。同時,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和醫療衛生條件的改善,中國低齡老年人力資源質量亦在不斷優化。中國幅員遼闊,地區差異極大,開發低齡老年...

      摘要:2012年中國60~69歲低齡老年人口已達1.12億,數量、規模呈不斷上升態勢。同時,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和醫療衛生條件的改善,中國低齡老年人力資源質量亦在不斷優化。中國幅員遼闊,地區差異極大,開發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必須要考慮地域差異性。人力資源既有數量特征,也有質量特征。縱觀全國31個省級行政區,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大致呈現東部沿海地區“質優量差”、中西部內陸地區“量優質差”的基本特征。而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水平是多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體現在“質”“數”差異上的東部地區與中西部地區卻難以互補;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水平的差異歸根到底是區域經濟發展水平的差異引起的;中西部地區人口資源向人力資源轉化存在嚴重不足;合理延遲退休年齡是未來低齡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必然選擇。


      關鍵詞:低齡老年人力資源;人力資源開發;區域差異;聚類分析;


      作者:陳磊等


      低齡(1)老年人力資源是指年齡在60~69歲具有勞動意愿和勞動能力的人群。在中國(2)現行政策下,這部分人群已經進入退休人口行列。在十多年前世紀交替之際,中國已經邁入了老齡化國家的行列,2012年我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重和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重分別達到14.33%和9.4%,該比重還在呈上升趨勢。[1]但是總體而言,中國當前低齡老年人口不僅數量多而且質量較高,其預期余壽、健康和教育程度均處于較高水平。另一方面,復雜多樣的地理尺度空間形成了不同的區域發展水平,[2]人力資源在我國的分布亦是如此,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數量和質量在空間分布上出現了嚴重失衡。所以,低齡老年人力資源開發既擁有很大潛力,在現實中也面臨諸多困難和問題。


      一、中國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基本特征及開發意義


      (一)低齡老年人口數量不斷上升


      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我國低齡老年人口數量僅為7648.43萬人,到2012年底,低齡老年人口已達到11192.06萬人,12年內增長了3543.63萬,相對增長率為46.33%,年均增長率為3.22%。依此增速,至2020年低齡老年人口將接近1.5億人,2030年將達到2億。


      龐大的低齡老年人口數量給我國當前養老基金、社會保障等領域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因此,與日俱增的低齡老年人口數量在一定程度上開始倒逼國家和地方開發低齡老年人力資源。[3]另一方面,將低齡老年人口社會壓力轉化為低齡老年人力資源經濟動力,不僅有利于減輕低齡老年人口的社會負擔,還可以壯大當前勞動力隊伍,有利于解決中國當前勞動力供應緊張、“人口紅利”消失等問題。[4]


      (二)低齡老年人口預期余壽不斷延長


      我國低齡老年人口預期余壽從2000年19.31歲增加到2011年22.75歲,十余年增長了3.44歲,總體來看,預期余壽呈波動上升趨勢。


      低齡老年人口預期余壽延長,一方面說明低齡老年人口退出勞動崗位后仍有漫長的生命需要度過,加重了社會負擔;另一方面也表明其身體質量越來越好,開發潛力越來越大。預期壽命延長是社會經濟發展進步的結果,未來隨著我國小康社會和現代化的實現,預期壽命將進一步延長,老齡化水平將進一步提高,客觀上增加了開發低齡老年人力資源的緊迫性。從勞動力市場來看,長達20余年的預期余壽,表明低齡老年人還可以有較長的工作年限,60歲退休以后仍然可以被“再雇傭”,使得開發低齡老年人力資源越來越成為可能;從老年人自身來看,讓這部分人重新進入勞動力隊伍,讓老年人老有所為,有利于提高其精神質量;從社會發展來看,讓這部分數量龐大、余壽較長的低齡老年群體根據自身條件重新參與勞動,有利于社會的穩定與和諧發展。


      (三)低齡老年人力資源豐富


      根據第六次人口普查資料,從主要生活來源來看,低齡老年人口中有42.55%的人口以勞動收入為主,遠高于排名第二的家庭其他成員供養(28.75%)。從低齡、中齡、高齡老年人口的對比來看,隨著年齡的增長、生理機能的退化,勞動收入的比重持續減少,而家庭其他成員供養的比重不斷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已經處于退休年齡的低齡老年人口,仍有近一半從事著勞動相關的工作,這本身就說明了一個事實——低齡老年人口有較強的勞動能力或者勞動意愿,開發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既有利于社會經濟的發展,也符合老年人口對于勞動的需求和要求(見表1)。[5-6]


      (四)低齡老年人口健康狀況較好


      根據第六次人口普查長表數據中健康狀況數據,低齡老年人口健康比重為55.65%,即超過半數低齡老年人是完全健康的,高于全體老年人口(43.82%)、中齡老年人口(32.14%)和高齡老年人口(18.92%);其中,男性老年人口健康狀況優于女性。


      較高的健康水平說明低齡老年人口具有良好的身體素質,他們仍然可以從事社會上大部分的工作,可以為經濟社會發展貢獻力量;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低齡老年人口較高的健康水平可以一定程度上保證工作的連續性,將帶給生產經營活動較少阻礙,更不會大幅度增加醫療健康維護成本(見表2)。[7-8]


      (五)低齡老年人口智力程度較高


      從受教育程度來看,低齡老年人口中具有高中及以上學歷的比重為10.33%,接近全體人口高中及以上教育程度(24.55%)的一半,高于中齡老年人口(8.48%)和高齡老年人口(4.56%);其中,男性的受教育程度優于女性。


      較高的受教育程度表明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具有較高的學識和再學習能力,其從事高智力工作仍然具有較強的競爭力;開發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是對社會資源和人力資本的合理再利用(見表3)。[9-10]


      二、中國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差異分析


      (一)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力資源狀況評價指標體系


      本文將區域人力資源水平分為人力資源數量水平和人力資源質量水平兩大類。綜合考慮指標的普適性、可操作性和數據的可獲得性。在數量層上,本文選取低齡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重作為潛在低齡老年人力資源的評價指標,選取主要生活來源以勞動收入為主的低齡老年人口數量占所有低齡老年人口數量的比重作為現實低齡老年人力資源的評價指標。在質量層上,本文選取預期余壽和健康狀況作為身體質量的評價指標,選取高中及以上學歷的低齡老年人口數量占所有低齡老年人口數量的比重作為智力質量評價指標(見圖3)。[11-12]


      1.潛在低齡老年人力資源。


      低齡老年人口基數是低齡老年人力資源的來源,低齡老年人口數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作為潛在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因為從理論上講,如果人力資源開發策略充分且得到,人皆具有價值。


      2.現實低齡老年人力資源。


      低齡老年人口中以勞動收入作為主要生活來源的人群在現實中已經是人力資源,因為他們通過勞動創造了財富并且對社會做出了貢獻。這部分人口規模的大小直接體現了當前低齡老年人力資源的數量。


      3.低齡老年人力資源身體質量。


      在宏觀人力資源研究領域,國內通常用人口平均預期壽命和健康狀況指標來表示人力資源的身體質量水平。預期壽命越長,健康狀況越好,表明人力資源身體質量越佳。


      4.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智力質量。


      受教育程度的高低體現了人力資本投資的高低,而更高的受教育程度可以體現更高的智力水平,也往往可以帶來更高的產出。國內在使用受教育程度指標時,一般采取平均受教育年限或者學歷比重,結果并無本質差異,本文采用后者。


      (二)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單一指標聚類結果(1)


      1.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口比重


      低齡老年人口比重專指各地區60~69歲人口占地區總人口的比重。聚類結果:


      一類地區:重慶市(10.09%)、四川省(9.45%)。


      二類地區:江蘇省(8.76%)、遼寧省(8.65%)、安徽省(8.50%)。


      三類地區:湖北省(8.20%)、山東省(8.19%)、湖南省(7.98%)、吉林省(7.88%)、上海市(7.84%)。


      四類地區:黑龍江省(7.76%)、河北省(7.67%)、陜西省(7.59%)、甘肅省(7.55%)、貴州省(7.39%)、天津市(7.37%)、河南省(7.35%)、浙江省(7.34%)。


      五類地區:廣西壯族自治區(6.93%)、內蒙古自治區(6.61%)、山西省(6.58%)、北京市(6.46%)、江西省(6.41%)、云南省(6.12%)、福建省(5.99%)、寧夏回族自治區(5.82%)、新疆維吾爾自治區(5.75%)、青海省(5.71%)、海南省(5.49%)、廣東省(5.02%)、西藏自治區(4.59%)。


      從聚類結果看,一類地區低齡老年人口占地區總人口比重超過9%,以重慶市為最,川渝地區具有很強的共性;二類地區低齡老年人口比重處于8.5%~8.8%之間,江蘇省最高,其次是遼和皖;三類地區低齡老年人口比重處于7.8%~8.2%之間,湖北省最高,其次是魯、湘、吉,上海市最低;四類地區低齡老年人口比重處于7.3%~7.8%之間,比重最高為黑龍江省,其次是冀、秦、隴、黔、津、豫,最低為浙江省;五類地區集中了最多的省級行政區,比重處于4.5%~7%之間,以西部省區最為集中,在13個五類地區中占到8個,東部沿海地區的京、閩、瓊、粵亦在此列。


      2.各地區現實老年人力資源比重


      現實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比重是指60~69歲人口中以勞動收入為主的人口數量占60~69歲總人口的比重。聚類結果:


      一類地區:山東省(54.24%)、河南省(54.00%)、安徽省(53.47%)、四川省(50.54%)、廣西壯族自治區(50.08%)。


      二類地區:重慶市(47.34%)、湖北省(46.77%)、河北省(46.66%)、云南省(46.36%)、貴州省(46.00%)、湖南省(45.06%)。


      三類地區:江蘇省(42.93%)、全國(42.55%)、浙江省(41.06%)、海南省(40.13%)、甘肅省(39.98%)、陜西省(39.00%)、山西省(38.16%)、江西省(37.24%)。


      四類地區:內蒙古自治區(34.88%)、寧夏回族自治區(34.83%)、新疆維吾爾自治區(33.93%)、西藏自治區(33.47%)、福建省(32.97%)、吉林省(31.47%)、遼寧省(30.99%)、廣東省(30.64%)、青海省(28.56%)。


      五類地區:黑龍江省(23.79%)、天津市(16.72%)、上海市(8.87%)、北京市(8.81%)。


      從聚類結果看,一類地區以勞動收入為主的低齡老年人口比重為50%~55%,其中山東最高,其次是豫、皖、川,廣西壯族自治區最低;二類地區勞動收入比重為45%~48%,其中重慶最高,其次是鄂、冀、滇、黔,湖南省比重最低;三類地區勞動收入比重處于37%~43%之間,其中江蘇最高,其次是全國、浙、瓊、隴、秦、晉,江西最低;四類地區勞動收入比重為28%~35%,其中內蒙古自治區最高,其次是寧、疆、藏、閩、吉、遼、粵,青海省最低;五類地區勞動收入比重處于8%~24%,其中黑龍江最高,其次是天津、上海,北京市最低。


      3.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口健康比重


      低齡老年人口健康比重是指60~69歲人口中“健康”(第六次人口普查/長表數據/老年人口/健康狀況)人口比重占60~69歲總人口的比重,聚類結果:


      一類地區:廣東省(72.46%)、山東省(67.31%)、浙江省(67.27%)、江蘇省(64.32%)、福建省(62.38%)。


      二類地區:河南省(59.04%)、上海市(58.84%)、廣西壯族自治區(56.82%)、遼寧省(56.66%)、河北省(56.57%)、江西省(56.37%)、天津市(55.72%)、全國(55.65%)。


      三類地區:云南省(54.39%)、海南省(53.83%)、北京市(53.04%)、貴州省(52.53%)、黑龍江省(52.17%)、山西省(51.86%)、內蒙古自治區(51.78%)、重慶市(50.61%)、安徽省(50.10%)、寧夏回族自治區(50.05%)、四川省(49.89%)、陜西省(49.37%)、吉林省(49.33%)。


      四類地區:湖南省(46.55%)、湖北省(46.27%)、青海省(45.28%)、甘肅省(43.61%)、新疆維吾爾自治區(42.88%)、西藏自治區(30.49%)。


      從聚類結果來看,一類地區低齡老年人口完全健康比重為62%~73%,其中廣東最高,其次是魯、浙、蘇,福建省最低;二類地區健康比重為55%~60%,其中河南最高,其次是滬、桂、遼、冀、贛,天津市最低;三類地區健康比重為49%~55%,其中云南最高,其次是瓊、京、黔、黑、晉、內蒙古、渝、皖、寧、川、秦,吉林省最低;四類地區健康比重為30%~47%,其中湖南省最高,其次是鄂、青、隴、疆,西藏最低。


      4.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口預期余壽


      為統一算法,預期余壽使用各省級行政區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死亡數據編制生命表求得,而不直接使用各地區第六次人口普查公報數據。聚類結果(單位,歲):


      一類地區:海南省(26.46)、上海市(25.17)、北京市(24.90)、天津市(24.76)。


      二類地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24.00)、吉林省(23.84)、重慶市(23.50)、廣西壯族自治區(23.49)、黑龍江省(23.45)。


      三類地區:浙江省(23.10)、湖南省(22.93)、廣東省(22.62)、四川省(22.62)、內蒙古自治區(22.61)、江蘇省(22.59)、福建省(22.57)、安徽省(22.46)、湖北省(22.44)、遼寧省(22.33)、全國(22.27)。


      四類地區:貴州省(21.88)、山東省(21.87)、河南省(21.86)、陜西省(21.51)、江西省(21.39)。


      五類地區:青海省(21.05)、甘肅省(20.80)、西藏自治區(20.65)、山西省(20.63)、云南省(20.32)、河北省(20.09)、寧夏回族自治區(19.80)。


      從聚類結果來看,一類地區低齡老年人口預期余壽處于24.5歲~26.5歲之間,其中海南省最高,其次是滬、京,天津市最低;二類地區預期余壽為23.45歲~24歲之間,其中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最高,其次是吉、渝、瓊,黑龍江最低;三類地區預期余壽處于22歲~23.1歲之間,其中浙江省最高,其次是湘、粵、川、內蒙古、蘇、閩、皖、鄂,遼寧省最低;四類地區預期余壽為21.39歲~21.88歲,其中貴州最高,其次是魯、豫、秦,江西省最低;五類地區低齡老年人口預期余壽處于19.8歲~21.05歲,其中青海最高,其次是隴、藏、晉、滇、冀,寧夏回族自治區最低。


      5.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口高中及以上學歷比重


      低齡老年人口高中及以上學歷比重是指60~69歲人口中受教育程度在高中及以上學歷的人口占60~69歲總人口的比重,聚類結果:


      一類地區:北京市(37.78%)、上海市(36.32%)、天津市(26.73%)。


      二類地區:遼寧省(16.49%)、海南省(16.09%)、吉林省(14.82%)、黑龍江省(13.63%)。


      三類地區:廣東省(12.71%)、新疆維吾爾自治區(12.13%)、陜西省(11.93%)、福建省(11.29%)、江蘇省(10.98%)、內蒙古自治區(10.95%)、全國(10.38%)、山西省(10.18%)、寧夏回族自治區(9.97%)、湖北省(9.96%)、江西省(9.22%)、河北省(8.90%)、山東省(8.47%)、湖南省(8.43%)。


      四類地區:青海省(7.92%)、廣西壯族自治區(7.89%)、浙江省(7.79%)、河南省(7.48%)、安徽省(7.41%)、甘肅省(7.16%)、重慶市(7.06%)、四川省(6.26%)、云南省(6.14%)、貴州省(5.69%)。


      五類地區:西藏自治區(2.70%)。


      從聚類結果來看,一類地區高中及以上學歷的低齡老年人口占地區低齡老年人口比重處于26.73%~37.78%之間,北京最高,其次是上海,天津最低;二類地區比重為13.63%~16.49%,其中遼寧最高,其次是瓊、吉,黑龍江最低;三類地區比重大致處于8%~13%,其中廣東最高,其次是疆、秦、閩、蘇、內蒙古、全國、晉、寧、鄂、贛、冀、魯,湖南最低;四類地區比重處于5.5%~8%,其中青海最高,其次是桂、浙、豫、皖、隴、渝、川、滇,貴州最低;五類地區僅一個西藏自治區,低齡老年人口高中及以上學歷比重僅為2.7%。


      (三)綜合指標聚類結果(1)


      1.數量指標聚類結果


      本部分將低齡老年人口占地區總人口比重和以勞動收入為主的低齡老年人口占地區低齡老年人口比重兩大指標進行系統聚類,以體現中國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力資源之數量特征。聚類結果:


      一類地區:重慶市、四川省、安徽省、山東省(4個)。


      二類地區:江蘇省、河南省、湖北省、湖南省、河北省、廣西壯族自治區、貴州省(個)。


      三類地區:全國、遼寧省、甘肅省、浙江省、陜西省、云南省、吉林省(個)。


      四類地區:山西省、江西省、內蒙古自治區、黑龍江省、海南省、寧夏回族自治區、福建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8個)。


      五類地區:天津市、青海省、上海市、廣東省、西藏自治區、北京市(6個)。


      從聚類結果來看,中西部地區人口大省在人力資源數量上具有較強優勢。一類地區的人口密度均較高且有較高的老齡化水平。二類地區為中原地區、淮河流域、兩湖地區、河西走廊、黔桂浙贛等人口眾多、傳統農業發達的地區。三類地區為東南丘陵、邊疆少數民族集聚區和山西省。四類地區和五類地區為東北地區和中國經濟最發達的京滬地區。


      2.質量指標聚類結果


      本部分將各地區完全健康低齡老年人口比重、預期余壽和高中以上受教育程度比重等三大指標進行聚類分析,以體現中國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力資源質量特征。聚類結果:


      一類地區:上海市、北京市、天津市、海南省、廣東省(5個)。


      二類地區:浙江省、江蘇省、福建省、吉林省、遼寧省、黑龍江省、山東省、廣西壯族自治區(8個)。


      三類地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全國、內蒙古自治區、重慶市、河南省(個)。


      四類地區:江西省、湖南省、安徽省、四川省、湖北省、陜西省、貴州省、山西省、河北省(個)。


      五類地區:云南省、青海省、寧夏回族自治區、甘肅省、西藏自治區(5個)。


      從聚類結果來看,低齡老年人力資源質量與地區經濟發展水平呈顯著的正相關關系。一類地區和二類地區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東部沿海地區,南到海南島,北到北京市,9個省級行政區的低齡老年人力資源質量均具備突出優勢,尤以京滬地區為最。三類地區主要是東北地區和中西部經濟發展水平一般的地區,整體處于全國的平均水平。四類地區和五類地區主要是西部民族地區和晉冀地區。因此,國家在分配教育資源、醫療資源、科技資源等涉及人力資源質量的資源時,要適當向中西部地區傾斜。


      3.綜合指標聚類結果


      本部分將低齡老年人口比重、以勞動收入為主低齡老年人口比重、健康比重、預期余壽和高中及以上受教育程度等五大指標進行聚類,綜合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數量指標與質量指標,以體現中國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力資源總體特征(見圖4)。聚類結果:


      一類地區:重慶市、山東省、江蘇省、四川省、安徽省(5個)。


      二類地區:河南省、廣西壯族自治區、浙江省、上海市、遼寧省、湖北省、海南省(7個)。


      三類地區:湖南省、全國、吉林省、天津市、河北省、貴州省、北京市、陜西省、黑龍江省(9個)。


      四類地區:福建省、內蒙古自治區、廣東省、江西省、甘肅省、云南省、山西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8個)。


      五類地區:寧夏回族自治區、青海省、西藏自治區(3個)。


      一類地區為四川盆地和江淮地區。二類地區為遼、豫、鄂、滬、浙、瓊、桂七省。三類地區為全國平均水平,擁有8個省級行政區。四類地區和五類地區主要為邊疆民族地區和經濟較落后的中西部地區,部分人力資源數量不佳的東部省區亦在此列。西部民族地區人力資源數量的微弱優勢并不能彌補人力資源質量的差距,人力資源層次最低。


      三、結論與建議


      本文利用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選取低齡老年人口比重、以勞動收入為主低齡老年人口比重、健康狀況、預期余壽和受教育程度五類指標,構成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數量、質量評價指標體系,對我國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水平進行了聚類比較分析。從全國宏觀層面可以看出,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具有比重高、以勞動收入為主、健康狀況較好、預期余壽較長、受教育程度較高等基本特征。從省域尺度來看,各地區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在數量和質量上存在顯著差異,中西部人口大省和傳統農業區在人力資源數量上存在明顯優勢,而東部沿海省區在人力資源質量上位居前列。基于前文分析結果,得出如下結論和建議:


      (一)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是多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


      低齡老年人力資源作為在我國現行退休政策下已經退出勞動力行列的人口,與一般視角下的人力資源在形式上存在明顯不同,其水平高低的衡量方法目前亦處在起步階段。本文僅選取人口比重、勞動收入比重、余壽、健康、教育五個指標,事實上并不能對區域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水平進行完全真實客觀的測量,只能在某種程度上對人力資源水平進行反映。低齡老年人力資源不僅僅是一個人口學的命題,它還受到社會、經濟、政治、文化、歷史等多因素的綜合作用。由于當前年齡別數據的缺乏,難以從多學科、多維度對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展開深入研究,但制定低齡老年人力資源開發政策時必須綜合考慮多方面因素。


      (二)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區域之間互補開發難度大


      從數量指標聚類結果來看,中西部地區相對東部地區而言存在明顯優勢;從質量指標聚類結果來看,東部地區相對中西部地區亦處于絕對優勢。廣闊的國土面積不僅造就了自然環境的差異,而且在低齡老年人力資源空間分布上也出現了明顯分化。從表面上看,東部地區與中西部地區存在優勢互補,但從根本上講,這種“數質互補”是不穩定的。東部地區經濟水平較高,一般勞動者達到退休年齡之后便有退休工資以維持日常生計甚至安享晚年,他們雖有較高的人力資源質量但卻不會再靠勞動作為生活主要來源,低“數”高“質”在某種程度上講是文明較高的體現。同時,東部地區仍然以勞動收入作為主要生活來源的低齡老人很可能是高級黨政機關人才、高級技能人才和高級經營管理人才,他們是站在就業層次頂端的群體。而中西部地區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數量豐富,雖在一定程度上表現出該地區低齡老年人口的勞動能力較強,但這種勞動能力并非完全出于自愿,繼續勞動可能是貧窮落后甚至是生活無奈的選擇。所以,一旦中西部地區“質”提高,其“量”可能銳減。因此,開發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并不是給中西部低齡老年人口向東部轉移的空間,而是政府應當從頂層設計的角度,讓低齡老人在社會公平的基礎上享受繼續勞動的權利。


      (三)低齡老年人力資源區域差異受經濟發展水平決定


      從指標聚類結果看,東部地區質量普遍優于中西部地區,但數量卻遠遠不如中西部人口大省。質量指標中的余壽、健康、教育宏觀上與區域財政投入相關,微觀上受個人和家庭經濟收入決定,東部地區發達的經濟發展水平直接決定了其較高的低齡老年人力資源質量水平,而中西部地區正好相反。另一方面,經濟發展水平的高低對青年勞動力的吸引集聚作用有重要影響,東部良好的市場條件、基礎設施和就業環境讓中西部青年勞動力趨之若鶩,形成“孔雀東南飛”現象,進一步增強了東部地區的分母效應從而降低了其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數量水平,而中西部地區亦反之。


      (四)中西部低齡老年人口資源向低齡老年人力資源轉化不足


      中西部人口和農業大省在低齡老年人力資源數量上存在明顯優勢,但質量卻與東部發達地區差距甚遠,如數量上居于一類的四川、安徽,在質量上僅居于四類地區。一方面,中西部豐富的人口資源并未得到充分利用,人力資源潛力沒有得到充分釋放;另一方面,這是一批步入暮年卻仍然迫于生活壓力而從事農業勞動的人群。因此,中西部地區進行區域人力資源開發時,一方面應當充分發揮現有的人口數量優勢,以產業升級帶動剩余人口的轉型利用;另一方面,尤其是要提高農村低齡老人的就業層次和就業環境,將這批人口妥善安置之后,談人力資源開發才有意義。


      (五)合理延遲退休年齡是未來低齡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重要舉措


      開發低齡老年人力資源不同于一般人力資源的開發,傳統的通過提高人力資源質量的方法在低齡老年人力資源上可能效果會不盡人意,因為只要有60歲退休的政策壁壘,大部分的低齡老年人口都會選擇退出勞動力行列。鑒于我國低齡老年人口已逾億的人口規模且保持3.22%的年均增速,老齡化的逐年加劇是客觀現實,與此同時帶來的社會負擔壓力是中國經濟未來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桎梏,合理延遲退休年齡成為未來發展的一種必然選擇。至于延遲退休的年齡應當劃于何處,以怎樣的方式延遲退休年齡等問題,則應當是未來研究的重要議題。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