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工程技術類 > 建筑工程 > 當前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的機遇與挑戰正文

    當前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的機遇與挑戰

    來源:UC論文網2018-08-24 08:13

    摘要:

      在當代全球化的背景下,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機遇與挑戰共存。本文結合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評估的相關工作,探討了當前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在學制設置、通識教育、實踐教學等方面所面臨的需求變化與發展趨勢,提出依...

      在當代全球化的背景下,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機遇與挑戰共存。本文結合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評估的相關工作,探討了當前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在學制設置、通識教育、實踐教學等方面所面臨的需求變化與發展趨勢,提出依托卓越工程師教育培養計劃與校企合作等辦學平臺,推進以創新能力培養為核心的專業教育模式改革,逐步使建筑學專業教育成為我國高校專業教育改革的示范窗口。


      關鍵詞:建筑學專業教育;堪培拉協議;通識教育;實踐教學;卓越工程師教育培養計劃;


      作者簡介:盧峰:重慶大學建筑城規學院,山地城鎮與技術教育部重點實驗室,教授,博士生導師,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訪問學者,


      0引言


      建筑學專業教育作為實踐性的職業教育,需要針對市場需求不斷更新教育教學目標,完善專業教育的課程內容與培養手段;同時,在開放的競爭環境下,建筑學專業教育必須在鞏固學生專業基礎知識的基礎上,又使其具有不斷更新知識的終生學習能力和一定的研究、創新能力,這就需要結合建筑學專業評估和注冊建筑師考核制度,在教學體系、內容、方法上逐步與國際教育接軌,并形成自己的專業教育特色與優勢。


      1機遇與挑戰


      始于1992年的建筑學專業教育模式及其評估制度,本身就是對我國專業人才培養模式的一次重大突破,其專業教育標準的制定與評估機制廣泛借鑒了歐美高校的先進經驗,與我國高等院校未來十年的專業人才培養目標與內涵高度契合;而基于專業評估制度的建筑學專業教育經過20余年的發展完善,已形成了非常成熟、高度市場化、極具競爭力的專業人才培養模式與課程體系,成為我國高等院校在國際層面最開放、最具競爭力的專業教育平臺之一。面對新的發展形勢與競爭壓力,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應通過體系化的改革進程,將我國城市化所帶來的巨大發展機遇與實踐機會,轉化為專業教育的競爭優勢和創新潛力,并成為我國高等教育專業人才培養改革的一個重要突破口。


      1.1國際化進程對專業人才培養體系與機制的再思考


      建筑學專業是我國最早開展職業教育評估的專業之一,并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果。國內于1992年開始專業教育評估,1995年開始實施注冊建筑師制度。2006年開始,由美國、加拿大、中國、澳大利亞等7個國家的建筑教育評估認證機構發起,正式開始討論建筑學專業教育評估的國際互認,經過在美國和加拿大召開的兩次認證圓桌會議,2008年4月,上述機構在澳大利亞堪培拉共同簽署了《建筑學專業教育評估認證實質性對等協議》,簡稱《堪培拉協議》[1]。該協議是國際上第一個關于建筑學專業教育評估認證的多邊互認協議。加入《堪培拉協議》,標志著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評估認證體系已逐步與國際接軌,以此為契機,國內建筑學專業教育的國際化步伐進一步加快,但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長期存在的學制過長、專業學位重復[2]等不合理現象,將使我國學生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處于非常不利的地位。因此,建構多出口的學制體系,為學生的發展提供多種可能,是提升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競爭力的必然選擇。另一方面,在市場競爭條件下,自主創新已成為建筑設計企業生存與發展的根本途徑,因此,在人才培養計劃中突出對學生創新能力、獨立工作能力及團隊協作精神的培養,是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面對國際國內競爭必須完成的又一改革目標。


      1.2通識教育對建筑學專業基礎教育的影響


      近幾年來,我國大學開始推行通識教育,這既是國際交流日益拓展的結果,也深刻反映了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內在需求[3]。建筑學科兼具工學與人文的學科特征,既為其實施通識教育提供了條件,又可借助通識教育強化與其他學科的融通。面對當代高度信息化背景下知識獲取途徑的扁平化傾向以及知識量的劇增,如何選擇知識并且創造性地運用知識去解決實際問題,將成為高端建筑學專業人才培養的核心目標。而長期以來以類型教學為核心的單一、靜態的知識傳授方式,已無法適應社會快速發展背景下職業工作環境不斷變化所帶來的挑戰,這就需要通過通識教育,培養學生廣闊的學科視野、對知識的洞察力及將不同學科的知識相互融通的能力。因此,通識教育既是完善建筑學專業教育體系、培養高素質建筑學專業人才的必然需要,也是改革過于狹窄的專業教育內涵、豐富專業基礎教育多樣性的一個有效途徑。形象地講,專業教育是學生畢業的出口平臺,通識教育是強化學生個人素質、拓展專業視野的重要途徑,二者能否融合互補,將影響建筑學科專業人才的教育模式和培養水平。


      目前,國內許多高校、特別是綜合性大學,已在低年級素質教育中推行通識教育,但建筑學專業教育仍然面臨三個方面的挑戰:一是在建筑學科新一輪學科調整后,新產生的一級學科有將專業教育進一步細分的設想,因此對通識課程的范圍和內容的理解有較大的差異;二是從近年來各個學校的建筑學專業教育評估報告來看,對通識課程在整個教育過程中所應達到的比例及其對專業教育有哪些推動作用,各校的實施方法差異較大,目前還缺少比較統一的認識;三是在目前基本學分體系難以改變、低年級階段學分總數偏高的情況下,如何協調通識教育與建筑學專業教育的關系,仍有許多無法繞過的難題。因此,對建筑學專業教育體系中通識教育課程地位與作用的持續探索和實踐,不僅關乎未來建筑學專業教育自身質量的提升,也關乎建筑學教育在國內高等教育中的地位與作用。


      1.3卓越工程師教育培養計劃對專業教育的新要求


      為貫徹落實《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的精神,改革和創新工程教育人才培養模式,我國于2010年開始實施“卓越工程師教育培養計劃”(以下簡稱卓越計劃,實施期限:2010—2020年),其主要內涵包括創立高校與行業企業聯合培養人才的新機制、推動行業企業深度參與人才培養過程、制定行業工程人才培養標準、強化培養學生的工程能力和創新能力、擴大工程教育的對外開放與國際交流等[4];該計劃希望通過緊密的校企合作,改變我國高等教育和專業人才培養普遍存在的與社會需求脫節、與行業發展脫節、與實踐脫節的現象,著力培養高素質、創新型的高端專業型應用型人才。


      建筑學作為一門具有突出的實踐性特征的應用型學科,本身就需要依托企業平臺,將行業發展的最新需求和實踐成果直接反映到教學過程中,以提高專業教育的質量與社會適應性。但目前我國建筑學教育對專業人才的培養目標與定位,以及企業在人才培養過程中的作用,始終缺乏全面清晰的認識,對實踐環節的作用與標準也缺乏一個明確的界定。具體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人才培養機制相對滯后,與社會發展需求脫節,教學內容更新較慢,無法滿足學生就業和長期發展的實際需求,而學科交叉不足又進一步影響到教學創新思維的拓展;二是許多企業面對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對高素質人才有強烈的需求,但對自身在高端專業人才培養過程中所能承擔的作用、責任與義務,仍缺少明晰的認識和行動上的主動性與積極性;因此,在卓越計劃引導下構建一個校企雙方都能積極參與的專業人才培養實踐平臺,將是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突破固有教學框架、探索校企聯合培養模式、強化學生實踐創新能力的一個改革重點。


      2對建筑學專業教育改革的思考


      為了應對日益復雜的城市與建筑發展問題,建筑學科的專業內涵與外延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一方面,建筑學專業教育將更加注重對其他相關學科(特別是人文學科)知識的了解與運用,從而形成與社會實際結合更加緊密、專業性與通識性教育并重的廣義教學體系;另一方面,建筑學專業教育作為一種沒有“統一標準答案”的專業教育,將更多地體現為一個發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探究性教學過程,并借此提高學生應對復雜問題的綜合能力和素質。因此,改革固有的人才培養模式與學制體系、將建筑學的專業教育體系與更大范圍的通識教育體系融合,強化實踐環節,既是建筑學專業教育發展的迫切需求,也是培養創新人才的必然趨勢。


      2.1推進建筑學專業人才培養模式與學制的改革


      經過與國外建筑院校多年的校際交流,我們對國內外建筑學專業人才的培養目標和方式的差異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國外院校靈活的教學機制與多樣化的人才培養模式與國內院校單一的培養模式形成了鮮明對比[5]。我國現有的建筑學專業教育體系,無論是教學體系還是學制體系在與國際高校的競爭中均處于劣勢,其中不合理的單一學制體系是我國建筑學專業人才培養的主要瓶頸,因此學制改革既是國內建筑學專業人才培養體系改革的關鍵,也是應對國際化競爭的必然選擇。


      目前國際上對于建筑學的職業教育認定主要有“3+1+2”、“4+2”兩種模式,各國各階段的教學目標各有不同①。而目前國內高校建筑學專業本科普遍采用“3+2”教學培養模式,若完成研究生課程,需要8年時間,在本科生與研究生階段有2個并置的專業學位而不是二選一,導致許多教學內容重復,這是對學生時間的極大浪費,也不符合專業人才培養的現實需求。近幾年我國正在探索向“4+2”本碩連讀模式轉變,如清華大學已經采用了“4+1”與“4+2”相結合的模式,從第4年起課程設置實現了本科與碩士兩種不同課程的并行②。但受制于我國落后的學制認證體系,目前還難以推廣。從遠期發展來看,“4+2”模式更有利于我國高校的建筑學教育由教學型向研究型轉軌,也有利于增強我國建筑學專業教育在國際化教育背景下的競爭力。


      為此,建筑學專業教育體系應以本碩貫通為學制改革目標,逐步試行與之相匹配的多層次的“4+2”人才培養體系,形成四年本科(工學學士)、五年本科(建筑學專業學士)、六年專業型碩士、八年學術型碩士等不同層次的學位選擇,為學生提供未來發展的多個路徑(圖1)。為此,需要在現有的學制體系中,增加四年制的本科工學學士學位,同時提高本碩連讀的學生比例。在當前“4+2”模式推行有困難的情況下,可以逐步試行“4+1+2”的本碩貫通人才培養模式③,為此,需要構建與專業碩士教育體系更好銜接的“2+2+1”的課程體系[6],在此體系中,前2年為基礎訓練階段,改革的重點是拓展基礎課程的內容與廣度,增加有關學生創新意識培養、設計方法論等方面的基礎專業系列課程;后2年為專業綜合和提高階段,改革的重點是加強不同類型課程之間的相互匹配,形成多個方向的系列課程,拓展設計理論、設計評論等研究型系列課程;最后1年是多元知識融合和創新階段,改革的重點是強化實踐創新能力,為研究型教學提供開放的教學平臺,同時在課程內容上與專業碩士一年級的課程并置,以實現本科生高年級課程與專業學位研究生階段課程之間的無縫連接。


      2.2推行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并舉的楔形結構


      關于通識教育,目前并沒有統一的定義,但有學者認為:通識教育既是大學的一種理念,也是一種人才培養模式,其目標是培養“完整的人”;在通識教育模式下,學生需要綜合、全面地了解人類知識的總體狀態,并通過融會貫通的學習方式,形成較寬厚、扎實的專業基礎以及合理的知識和能力結構,同時認識和了解當代社會的重要課題。通識教育不僅應包括學習本專業之外的知識與技能,而且應包括對過分狹窄的專業教育的改造,以及大學生各方面素養的形成和發展[7]。因此,通識教育既是培養高素質人才的基礎,也是體現一所學校辦學理念與特色的基礎。


      2013年新版的建筑學專業教育評估標準已有相關條款鼓勵各建筑院校在統一的基本培養標準的基礎上,突出自身的辦學特色④。特別是那些處于綜合性高校中的建筑學專業教育,更有條件根據其所處學校的學科構成特點,建設具有自身特色的通識課程體系。但考慮到我國高校低年級教育在知識構成模式上的特殊性,與國外高校普遍采用的以階段積累為主要特征的“疊合模式”不同,我國建筑學科的通識教育體系宜采用與專業教育體系協調同步發展的“楔形模式”(圖2)。這種模式的特點是并不將通識教育限定在低年級階段,而是貫穿學生整個學習生涯,使學生通過通識教育所建立起來的價值觀和方法論,可以被直接運用到專業學習過程中,并相應減輕低年級的學習壓力。另一方面,建筑學科特有的社會性特點,使其專業理論研究與社會科學研究相關聯,反映出學科領域對城市社會學、經濟學等領域的互動,因此建筑學專業通識課程的設置應突出其跨學科的特點,并深度融入到學校的基礎教育體系中,形成龍頭示范作用。為此,需要從兩個方面進行拓展探索;一是以“建筑藝術”為主導,充分發揮建筑學在大土木學科乃至學校通識教育體系中的基礎性作用,將建筑學基礎認知性課程向學校非建筑學科方向的學生實行全面開放,形成學校通識課程體系的核心內容;二是構建大建筑土木背景下的交叉性通識課程體系,加強建筑、土木、環境、設備、經濟等相關專業背景學生之間的學習交流,強化建筑學在其中的引領作用。同時,考慮到建筑學專業教育未來的社會影響力、競爭力以及人才培養的可持續性,有條件的學校,應爭取將建筑學通識教育延伸到高中學習階段。


      在建筑學專業的通識課程體系構建上,應以“綜合素質培養”與“創新能力培養”為核心目標,抓好一頭一尾通識課程與專業課程的銜接與互補;在低年級階段,以新生研討課為平臺,教學的重點目標在于逐步引導和強化學生在口頭表達、溝通、寫作等方面的能力,為他們一生的持續學習和專業化工作做好準備;為此,需要在低年級階段的通識課程體系中推行以“學習團隊”為核心的學習方式,構建探究式、體驗式、合作式的通識課程體系[8-9]。在高年級階段,以教授工作室和跨學科教師團隊為平臺,結合國際國內教學交流和畢業設計,構建以社會科學和技術科學前沿成果為主體的通識課程體系,同時深化研究性教學過程的深度與廣度,幫助學生逐步形成發現、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創新思維方式,掌握創新性的學習與工作方法。


      2.3進一步強化以研究為核心的建筑學專業實踐教學體系


      建筑學專業的實踐過程,本質上就是一個創新意識與思維的形成過程,對創新性人才培養具有特殊的引導與支撐作用。因此,為本科生提供多樣、全面、高質量的實踐教學平臺,是我國建筑學科培養高素質創新性人才的關鍵。然而,長期形成的封閉教學模式,使校企雙方在各個實踐教育環節上彼此隔離,導致建筑學專業人才培養模式與體系落后于市場與企業對專業人才的現實需求。我國建筑院校學生普遍反映對當代建筑技術的發展應用現狀及相關知識掌握不足、知識面較窄、缺少宏觀視野和系統性的綜合分析能力,“學不致用”的現象比較突出。因此,建筑學專業教育需要結合“卓越工程師教育培養計劃”,強化校企合作,突出實踐環節對專業教育的支撐作用(創新意識、競爭意識、市場意識、團隊意識的培養),通過多層次的專業實踐平臺,將最新的研究與實踐成果轉化為有特色、高水平的教學資源。


      目前的專業實踐仍是以本科生為主體,但從國內外建筑專業教育的發展趨勢來看,培養富于創新精神、工程實踐能力和國際化視野的“研發型”高端人才,應是未來我國建筑學專業人才培養的重點。因此,未來建筑學專業實踐教學與管理模式應及時適應這一發展需求,將實踐教學由本科教學環節向碩士研究生教學環節延伸,由教學補充手段向教學核心地位轉變。為此,一方面,需要結合建筑學專業未來發展趨勢,以學科發展和專業設計實習基地建設為依托,推進“雙師型”的校企導師隊伍建設,使具有豐富實踐經驗的校外企業教師隊伍與校內師資隊伍形成相互補充,從根本上提高建筑學專業的實踐教學水平[10];在課題選擇上,則應有意識地突出建筑學專業教育以研究為核心的實踐特色,如在畢業設計實習階段,應盡可能讓學生參與復雜性的研究分析類項目、技術探索項目或全過程性項目,通過真實而多樣化的設計實踐過程體驗,拓展學生的專業視野,強化學生面對復雜問題的研究、分析與綜合運用知識的能力,培養學生的設計創新意識,為其今后的職業生涯和研究打下堅實基礎。另一方面,應積極鼓勵不同專業背景的骨干教師立足建筑學科發展前沿,組建多個不同專題的設計教學團隊,結合本碩貫通的人才培養目標,通過整合本科與研究生階段的課程資源,形成本科高年級和碩士研究生階段對接的研究型教學課程體系,并以工作坊為平臺,選擇具有前瞻性、復雜性、社會性特征以及城市尺度的綜合性課題,鼓勵學生通過探究式、研討式、參與式等多種研究性學習模式,不斷提升其在信息獲取、知識更新、知識創造和終身學習等方面的綜合能力與素質[11]。


      3結語


      在國內外專業教育發展日益多元化的整體趨勢下,建筑學專業教育改革應立足橫跨工學與人文這一學科的特殊性,根據市場發展需要和國內城市與建筑發展的現實問題,不斷完善具有時代特征、專業特征和地域特征的教學改革方向與目標,并以學制改革為突破口,通過與通識教育的融合擴大基礎教育平臺,結合卓越計劃,推進以創新能力培養為專業實踐教學環節的發展,促進多樣化師資隊伍建設,最終使建筑學專業教育成為我國高校專業人才培養一個重要的改革突破口和實踐示范窗口。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