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經濟管理論文 > 經濟危機論文 > 經濟危機與技術創新關系的內在機理分析正文

    經濟危機與技術創新關系的內在機理分析

    來源:UC論文網2018-08-24 08:12

    摘要:

      摘要:經濟危機往往伴隨著重大技術創新發生,而技術創新又成為擺脫經濟危機的主導力量。從根本上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是技術創新浪潮的乏力引發的。危機后,能源技術創新與產業發展成為國際技術、經濟競爭的焦...

      摘要:經濟危機往往伴隨著重大技術創新發生,而技術創新又成為擺脫經濟危機的主導力量。從根本上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是技術創新浪潮的乏力引發的。危機后,能源技術創新與產業發展成為國際技術、經濟競爭的焦點。面對日益嚴重的資源、能源與環境壓力,強化新能源技術的自主創新應成為后危機時期中國技術創新的主導方向。


      關鍵詞:經濟危機;技術創新;內在機理;主導方向;


      作者簡介:李金輝(1977-),男,河北唐山人,南開大學經濟學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區域經濟、產業經濟。


      2008年爆發的國際金融危機對我國乃至全球經濟的發展都產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對于危機發生的原因,人們分別從不同的角度給出相應的解釋。國際金融危機固然是多方面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但技術創新的乏力是引致國際金融危機發生的根本性原因。后危機時代,國際經濟的恢復和重新走向繁榮,從根本上說取決于新一輪技術創新浪潮的出現。


      一、經濟危機與技術創新關系的經典理論


      對經濟危機和技術創新間的內在關系,其中最著名的是熊彼特的創新學派理論與馬克思經濟學的經濟周期理論。熊彼特認為,引起經濟波動的因素可分為增長因素、外部因素和創新,而創新才是經濟周期發生的內在原因。在經濟周期的四階段中,繁榮是因創新活動使經濟躍出原有的均衡,而衰退則意味著回到新的均衡位置。經濟的推動力最終來自創新。[1]熊彼特從一個全新的視角解釋了資本主義經濟周期發生的原因與內在機理。熊彼特學派的繼承人G·門施在熊彼特理論的基礎上,進一步對經濟危機與技術創新的關系及相互影響進行了分析,重點研究了經濟危機對技術創新的作用,認為大蕭條或經濟危機極大地刺激了技術創新,是推動創新高潮出現的主要動力。[2]


      經濟危機與技術創新的關系也是馬克思經濟學研究的重要內容。馬克思從資本主義經濟運行角度深刻揭示了經濟危機與技術創新關系的內在機理。固定資產的更新(其中伴隨著技術進步)是經濟周期發生的物質基礎,“雖然資本投下的時期是極不相同和極不一致的,但危機是大規模新投資的起點。因此,就整個社會考察,危機又或多或少是下一個周期新的物質基礎”。[3]技術創新會引起新技術對舊技術產生革命性的替代,甚至摧毀世界范圍內以舊技術為基礎的產業與就業結構。馬克思經濟學認為,經濟的高速發展有賴于資本的迅速積累,此外,還需要有充分的社會有效需求來吸收迅速增長的投資。而這種充分的社會有效需求主要來源于新興工業部門的發展,而新興工業部門發展的推動力又來源于技術上的推動力和經濟上的推動力,而技術上的推動力就是重大的科學技術革命,它將引起整個工業領域乃至整個社會生活領域的根本性變革,極大地帶動新興工業部門的發展和整個生產領域技術的根本性改造,進而產生出巨大的社會有效需求,并強力推動資本主義經濟盡快擺脫危機,進入復蘇階段。當然,技術創新促使經濟擺脫危機走向復蘇需要一系列的配套條件,最主要的是要求有較高的投資率和資本積累率,這就需要有強大的投資動力、旺盛的投資需求和有利的投資環境。而旺盛的投資需求又來源于技術革命和創新所形成的一系列新興產業部門,以及技術革命所推動的對傳統生產部門的強有力的技術改造;有利的投資環境則意味著制度結構的某些重大變化,即任何新發明和新技術要轉化為實際的創新活動,必須具備有利可圖的投資條件。[4]可見,馬克思經濟學關于經濟危機與技術創新關系的分析具有動態性、辯證性和深刻性的特點。


      二、經濟危機與技術創新關系的歷史考察


      按照熊彼特的長波理論,可將歷史上的幾次大的經濟危機與技術創新的關系加以比較。從五次康德拉季耶夫長波期間有關經濟危機和技術創新的某些信息的分析中,可看出二者之間的關聯性。在第一次康德拉季耶夫長波期間(1780~1848年)棉紡織業的發展正是建立在一系列技術發明和改進的基礎上,迅猛增長的創新集群的主要特征表現為新基礎設施(鐵路)、新動力來源(蒸汽機)、新機床及其他機械,但這種發展也導致經濟的結構性變化,到19世紀三四十年代,生產過剩引起的嚴重蕭條導致了大規模的失業。解決這種經濟危機的手段是當時發生在英國的工業革命,主要表現為建立在蒸汽動力機械化基礎上的技術創新,同時伴隨著技術創新出現了一系列相配套的制度創新,如有限責任公司和股份公司等新型企業組織的出現。19世紀80年代的第二次康德拉季耶夫長波期間,經濟出現全面的結構性危機,而這種危機正是此前技術變化(鐵路、機械化、汽船等等)浪潮造成的,也是影響世界經濟的新技術和新產業出現的結果,這些新產業和技術集群包括貝西默煉鋼、石油、電、煉銅等等。這正印證了經濟危機與技術創新浪潮存在密切關系的理論。同時,也正是新的技術革命,如電的發明與使用促使經濟擺脫危機,創造了新的支柱產業,如重型機械和重化工業等,使得經濟進入第三次康德拉季耶夫周期(1890~1940年)。這一期間同樣出現了重要的組織、制度創新,主要的是大公司和卡特爾組織的興起、科層制和泰勒制的出現等。這些制度創新與技術創新一起推動經濟擺脫危機。第三次康德拉季耶夫長波期間出現了歷史上最為嚴重的經濟危機,即1929~1933年的經濟危機,而20世紀20年代美國投資機會的逐漸枯竭是導致這次危機的重要原因。雖然當時美國實施了羅斯福新政,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從總體上看,推動經濟從根本上擺脫經濟危機并進入戰后長期繁榮即第四次康德拉季耶夫長波上升期(1940~1990年)的是以電子、航空、核能技術為代表的新一輪技術創新浪潮的出現及新一批新興產業的迅猛發展。20世紀70年代,世界性的石油危機出現,解決這一危機的根本途徑依然是技術創新。如,美國里根政府施行的“星球大戰計劃”使信息技術在軍工領域得到空前發展,并為隨后信息技術革命的發生以及美國新經濟的出現奠定了必要的技術基礎;日本則大力重塑產業結構,將技術引進方式的變革作為技術創新的重要突破口,側重購買仍處于實驗階段的技術,同時吸收并改良實驗技術等。第五次康德拉季耶夫長波周期(1990年至今)是信息技術時代。1992年,美國面對經濟出現的蕭條,通過加大信息技術科研創新投入,大力發展信息、網絡技術和相關新興產業,不但克服了經濟蕭條,并出現了所謂的“新經濟”。但2001年隨著信息、網絡泡沫的破裂,這一輪技術擴張以產能過剩而告終。其后為維持一定的經濟增長速度,美聯儲采取了一系列刺激經濟的政策,并大力發展虛擬經濟,雖然保持了經濟的表面繁榮,但因缺乏重大技術創新的支撐,這種表面的繁榮必然是難以持久的。[5][6]


      通過以上歷史的考察可以發現,經濟周期與技術創新的浪潮間存在密切的關聯,每次經濟危機的擺脫最終都是依靠重大的技術創新及相伴隨的漸進性創新,再配之以相應的創新制度。


      三、經濟危機與技術創新的內在關系


      (一)經濟周期的波動與技術創新浪潮存在內在關聯性


      在新一輪經濟周期開始時期,可能由于某些外生性因素,導致重大技術創新集群式出現。最先實施技術創新并成功的企業家所獲得的贏利機會將激發其他企業紛紛模仿,由此形成創新的浪潮。隨著創新浪潮的到來,企業家紛紛擴大對生產資料的需求,由此推動生產資料價格上漲并進而擴大對銀行信貸的需求,形成經濟周期的繁榮階段。在該階段,市場上出現的某些過度投資或盲目投資行為,導致銀行信用過度膨脹,產能大量增加甚至出現市場過剩。而與此同時,技術創新帶來的利潤空間逐漸縮小,企業家投資增長速度放緩,如果這時沒有出現新的技術創新波,那么企業將無法實現預期利潤,從而會減少投資,收縮信用,使經濟步入衰退階段,持續的經濟衰退將導致經濟陷入進一步危機和蕭條。


      (二)經濟危機時期往往孕育著重大技術創新發生的基本條件


      從微觀角度來看,經濟危機時期的企業投資漸進性創新的收益減少,投資基礎創新的機會成本降低,因此會有更多的投資投在基礎創新上,而由于重大技術創新的發生一般出現在基礎創新環節,這就為重大技術創新的出現提供了內在條件。布朗(WilliamBrown,1957)和邁克(RuthMack,1941)將經濟危機時期重大技術創新群集的原因解釋為在經濟的利好時期設計通常都會被推遲,而在蕭條時期,這些積累起來的想法就會被實施,新的想法也會被探索。[7][8]從宏觀角度看,經濟危機打破了技術創新的路徑依賴,為技術革命提供了良好的環境。經濟結構的變化為技術創新消除了障礙,迫使政府和企業尋求新技術以解決經濟危機時期資本貶值的難題,同時也為重大技術創新的大批涌現提供了結構性準備和適宜的環境。


      (三)技術創新是推動經濟復蘇的重要力量


      這里所說的技術創新既包括重大的技術創新,也包括一般性的漸進性技術創新,二者相輔相成,共同推動經濟走出危機的泥潭。重大技術創新也可稱為突變式創新或根本性創新,它不是對現有產品及生產流程大量的微小改進的積累,而是取代現有產品或工藝流程的“毀滅性創造”。漸進式創新通常是通過需求壓力與技術機會的結合實現的,往往源于工程師及其他生產活動的一線參與者或產品的使用者。從技術本身的角度說,重大技術創新開啟新的技術軌跡,為一系列更多的漸進性創新提供空間。漸進創新在模仿進入的浪潮中探索新開辟的技術,其聯動作用促使技術創新以集群形式出現,同時引發更多互補性和相關性創新,由此大大提高創新帶來的整體經濟回報,促使投資增加,使企業和消費者對未來的預期看好,進而促使經濟盡快擺脫危機而轉向復蘇。


      (四)通過技術創新擺脫經濟危機需要相應的制度創新相配合


      在技術創新推動經濟復蘇和發展的過程中,制度創新的作用不可缺少。當一項制度適應技術創新發展要求的時候,必然推動技術創新的發展,反之則抑制或阻礙技術創新的發展。對技術創新具有重要影響的制度性變革涉及到政府、企業、產業與社會組織等多個層面。在政府層面,與技術創新相配套的制度創新需要著眼于如何從長期、動態的角度實現資源的最優配置,為創新主體積極實施技術創新提供激勵,并提供有利于實現技術創新的公共產品和服務。在企業層面,通過創新企業組織,形成有利于技術創新的新型企業組織。在產業層面,主要是形成有利于技術創新的產業結構和產業組織,特別是形成有利于促進技術創新的產業創新聯盟及其他技術創新協作組織,使組織成員共享研究設備、研發平臺和生產能力,并使分散、靈活的創新機制和有效的創新合作實現有效結合。在社會層面,重點是加強創新人才培養,積聚和形成有利于實現重大技術創新的社會資本和優良社會環境。


      四、國際金融危機發生的技術誘發與中國后危機時期技術創新主導方向的選擇


      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對世界經濟運行和發展產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學者們主要從貨幣或虛擬經濟的角度分析此次國際金融危機的原因,而忽視了經濟危機發生過程中的技術創新因素。事實上,技術創新作為推動經濟發展的主導力量和杠桿,對經濟危機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從某種意義上說,技術創新浪潮的乏力甚至間斷才是引致美國金融危機及隨后出現的全球經濟下滑的根本性和內源性因素。20世紀90年代以來,美國經濟出現了二戰后少見的持續性高速增長,其主導推動力量便是當時發生的信息技術革命,信息技術的重要創新帶來產業利潤率的上升和企業家樂觀預期,進而帶動了其他產業部門創新浪潮的出現和利潤率的普遍上升,由此形成了當時美國經濟的高速度和低失業率,使美國處于明顯的經濟周期上升期,這種經濟的高速度、低物價和低失業率被認為是一種“新經濟”形態。但隨著信息技術創新力的減弱,沒有形成接續性的技術創新浪潮,導致產業投資衰落,“新經濟泡沫”隨之破滅,經濟周期進入下行期。盡管美國政府相繼推出一系列刺激投資的措施,但也只能是延緩經濟衰退的頹勢,而不可能從根本上扭轉經濟衰退的趨勢。國際金融危機發生后,各國政府都陸續出臺了一系列經濟政策,特別是貨幣金融政策,但無論從理論上說還是從現實情況看,這些貨幣金融政策只是暫時緩解危機的權宜之舉而非治本之策。要從根本上擺脫金融危機,推動經濟步入快速發展軌道,必須依靠新一輪技術創新浪潮的出現。


      國際金融危機之后世界究竟選擇怎樣的技術作為主導性創新方向,直到目前仍是世界各國關注和探索的重要問題。在我國,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工程和生物技術、信息技術等方面技術的創新和產業發展都十分重要,但相比之下,在新能源技術領域實現新的突破具有更為重要和迫切的意義。歷史上的工業革命往往以新能源的發現與廣泛使用作為突破點。第一次工業革命中蒸汽機的廣泛使用推動了煤炭作為能源的大規模使用,煤炭作為當時的新能源代替了木材等傳統生物質在經濟生活中的地位,推動了技術進步和經濟的快速發展。第二次工業革命中發電機、電動機的出現,推動了石油資源的廣泛使用,使石油很快成為最主要的能源,并進而促進了新技術在生產生活領域的廣泛使用。能夠推動重大技術創新突破的新能源應具備以下條件:一是其廣泛使用能影響到整個產業鏈,并有利于延伸產業鏈;二是其廣泛使用能深刻改變人類生活方式、行為方式和需求模式。只有這樣的新能源創新才能成功地引發重大技術創新,進而助推經濟步入新的經濟長周期。經歷了國際金融危機的沖擊,新能源的開辟已成為突破重大技術創新的關鍵點。圍繞著新能源所形成的產業群有可能成為下一輪經濟持續繁榮的支撐點,因為傳統的石油和煤炭能源的稀缺性越來越明顯,人類社會發展急需開辟新的可替代能源;而清潔能源有利于降低溫室氣體排放,更符合節能環保的要求和全球可持續發展的趨勢,有助于構建可持續能源與資源體系。再者,清潔能源產業鏈相對較長,能夠帶動相關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對于我國來說,隨著工業化進程的推進,節約使用資源、加大環境保護力度的壓力越來越大,以清潔能源發展作為新一輪技術創新的突破點,發展低碳經濟,著力推動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和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是后危機時期中國技術創新的必然選擇,也是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基本要求。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