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教育教學類 > 學前教育論文 > 公平視域下我國城鄉學前教育發展差異分析正文

    公平視域下我國城鄉學前教育發展差異分析

    來源:UC論文網2018-08-21 12:25

    摘要:

      摘要:學前教育公平是教育公平的起點和基礎。公平視域下我國城鄉學前教育發展差異日益顯著,不公平狀況日益嚴峻,集中表現在城鄉學前教育發展起點不公平、過程不公平和結果不公平。城鄉經濟發展不均衡、教育資源...

      摘要:學前教育公平是教育公平的起點和基礎。公平視域下我國城鄉學前教育發展差異日益顯著,不公平狀況日益嚴峻,集中表現在城鄉學前教育發展起點不公平、過程不公平和結果不公平。城鄉經濟發展不均衡、教育資源分配不均、農村學前教育質量缺乏監管是造成城鄉學前教育不公平的主要原因。為促進城鄉學前教育公平,縮小城鄉發展差異,應大力推進農村學前教育普及,盡快滿足廣大農村幼兒接受學前教育的基本權利,促進城鄉學前教育起點的公平;改革城鄉學前教育人力和物力資源配置機制,提高農村幼兒教師水平和辦園條件,確保城鄉學前教育過程的公平;加強農村幼兒園課程和教育質量的監管,提高農村幼兒入學準備的質量,保障城鄉學前教育結果的公平。


      關鍵詞:學前教育;城鄉差異;教育公平;


      作者簡介:洪秀敏(1976—),女,漢族,福建人,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學前教育研究所副教授,教育學博士,主要從事學前教育政策研究;作者簡介:羅麗(1987—),女,漢族,江西人,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學前教育研究所碩士研究生,主要從事學前教育政策研究。


      教育公平,是指適齡兒童享有同等的受教育權利和機會,享有同等的公共教育資源服務,并向社會弱勢群體傾斜。教育公平歷來是教育改革與發展的一個重要議題,也歷來被提倡作為教育政策制度的基本訴求價值之一。《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明確提出把促進公平作為國家基本教育政策,學前教育作為國民教育體系的重要奠基階段和起始環節,承擔著實現教育公平的肇始之責。然而,近年來隨著我國社會文化的巨大變革與轉型,區域、城鄉發展的不均衡,我國學前教育的不公平現象逐步凸顯出來,[1]農村學前教育發展嚴重滯后、城鄉差距日益顯著,是當前我國學前教育事業發展的突出問題和難點,[2]也是學前教育不公平的集中體現,嚴重地阻礙了我國教育公平發展的進程。分析當前我國城鄉學前教育不公平現象的具體表現,探討促進學前教育公平的主要對策,對形成教育公平的良好“起點”具有積極的意義。


      一、公平視域下我國城鄉學前教育發展的差異


      依據教育公平的重要程度和實現過程,可分為起點公平、過程公平和結果公平。其中,起點公平是指受教育者權利和受教育機會公平,過程公平是指公共教育資源配置公平,結果公平是指教育質量公平。起點公平是教育公平的前提,過程公平是教育公平的條件和保證,結果公平是教育公平的目標。[3]目前,我國學前教育城鄉不公平主要表現在起點不公平、過程不公平和結果不公平。農村幼兒不僅在受教育機會和年限上遠不如城市幼兒,而且他們所接受的教育過程和質量更是無法與城市幼兒相比。[4]


      (一)起點不公平:城鄉幼兒受教育權和入園機會的失衡加劇


      沒有起點的公平,也就沒有過程和結果的公平。城鄉學前教育發展的起點不公平,主要表現在城鄉幼兒在受教育權和入園機會上的不均衡日益加劇。


      1.城鄉幼兒園數量差距日益加大


      當前,我國農村幼兒約占我國幼兒人口總數的2/3,加之農村人口居住比較分散,辦園規模較小,因而農村幼兒園數不應低于全國幼兒園總數的2/3。[5]隨著農村經濟社會發展、新農村建設的推進,農民群眾對子女接受學前教育的需求日益強烈。在農村幼兒園比較稀少的現狀下,許多農村地區只能以低門檻、易起步的原則,自籌資金,開辦簡陋的家庭式幼兒園,用以滿足農村幼兒接受學前教育的需求。然而,即使這樣,從圖1中可知,2005—2010年農村幼兒園數一直不到全國的一半。而且,近年來城鄉幼兒園數量的差距不僅沒有縮小,而是保持著相對穩定甚至擴大的趨勢,2006年城鄉幼兒園數量的比例差距僅為0.80%,而2010年差距擴大到4.82%。相比較廣大農村幼兒的入園需求,農村幼兒園數量仍然極為短缺,廣大農村幼兒目前仍然面臨著無園可上的局面。


      2.城鄉在園幼兒數量對比日益加大


      2005—2010年,我國城鎮在園幼兒占總體比例呈現緩慢的穩步上升態勢,而農村在園幼兒比例卻呈現出逐漸下降的趨勢,2010年我國農村幼兒在園比例下降到40.78%。城鄉在園幼兒數量比例差距逐年加大,由2005年城鄉在園幼兒數量相差6.66%上升至2010相差18.44%,呈現逐漸擴大的發展趨勢。這反映出農村學前兒童的入園機會和入園率與城鎮幼兒相比存在日益增大的差異。


      3.城鄉幼兒毛入園率差距逐漸加大


      毛入園率的高低是衡量和反映幼兒接受學前教育機會的重要指標。從表1可看出,我國城鄉幼兒的毛入園率存在著較大的差距,并且也有逐漸擴大的趨勢。2005年城鎮學前三年入園率為56.52%,農村是28.45%,兩者差距28個百分點;而2010年城鄉幼兒學前三年毛入園率的差距擴大為42個百分點;城鄉學前一年毛入園率也從2005年相差20.47%擴大到2010年的35.49%。


      (二)過程不公平:城鄉公共幼兒教育資源配置的巨大差距


      公共教育資源公平的分配,或者說受教育者享有同等的公共教育資源,是實現教育過程公平和受教育者得到同等教育服務的物質保障。[3]公共學前教育資源包括人力和物力資源。人力資源主要是指教師資源的配置,主要以師幼比、專任教師學歷結構和職稱結構等指標來體現,物力資源主要包括園舍建筑面積、活動室面積和圖書等。


      1.城鄉幼兒園專任教師數量與師幼比差距仍然顯著


      師幼比是衡量學前教育質量的一個重要指標。恰當的師幼比是良好師幼關系建立和高質量學前教育的重要保障。長期以來,由于農村幼兒園教師待遇低下,缺乏權益保障,難以吸引優秀人才安心從教,師資水平低,流失現象嚴重,導致專任教師缺口越來越大。從表2可知,我國農村專任幼兒園教師數量十分匱乏,農村幼兒教師配備數量不足,平均每班專任教師不到1人,遠遠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和城鎮水平,2005—2010年城鎮專任幼兒園教師的數量是農村的3.09—3.35倍,城鎮專任教師與幼兒比一直是農村的2.17—2.85倍。


      2.城鄉幼兒園教師學歷差距日益嚴峻


      農村幼兒園教師與城市幼兒園教師不僅存在量的巨大差異,更體現在質的差異上。與幼兒園教師數量城鄉分配不均相比,高學歷教師的城鄉分布更為“厚此薄彼”。一直以來,我國農村專任幼兒園教師學歷層次總體偏低,與城鎮幼兒園教師的學歷差距顯著。從圖3可看出,2005—2010年我國城鎮專任幼兒園教師的學歷以專科及專科以上學歷為主;雖然近幾年來農村幼兒園專科以上學歷教師的比例不斷增加,但遠遠低于城鎮水平。2010年,農村專任幼兒園教師的主體學歷仍然以高中學歷為主(約占51%),包括幼師、職高和職專。據有關調查顯示,雖然農村幼兒教師中師以上學歷者占絕大多數,但“學歷達標專業不對口”的現象十分突出,即正規的幼師生不多,大多數由小學教師轉崗而來,或中師所學為其他專業、未接受后續的幼師專業培訓。[6]此外,2005—2010年農村專任幼兒園教師擁有高中以下學歷的人數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從1.6萬上升到2.1萬,也就是學歷沒有達到合格標準的農村專任幼兒園教師數量逐漸增多。


      圖32005—2010年我國城鄉幼兒園教師專科以上學歷者占總數的比例情況


      圖32005—2010年我國城鄉幼兒園教師專科以上學歷者占總數的比例情況下載原圖


      3.城鄉幼兒園教師職稱差距持續加大


      2005—2010年雖然我國仍有大部分專任幼兒園教師沒有職稱,但農村專任幼兒園教師未評職稱的情況更加嚴重。2010年有75.96%的農村專任幼兒園教師未評職稱,與城鎮相差14個百分點。與此同時,農村幼兒園教師評定的職稱層次偏低。農村24.04%擁有職稱的專任教師,不論是在高級教師、小學高級,還是小學一級、小學二級職稱中,城鎮專任幼兒園教師的比例都是農村幼兒園教師的5~6倍(見表3),極大地影響著農村幼兒園教師的工作積極性和農村幼教師資隊伍的穩定性。


      4.城鄉幼兒園辦園條件差距依然明顯


      辦園條件是學前教育質量的“硬件”內容,也是保障學前教育教學質量的基本條件。長期以來,我國大部分農村地區幼兒園辦園條件差,房屋破舊、設施欠缺、設備簡陋、無力為幼兒提供基本的生活設施與教學設備;房舍條件差,活動室面積不足,缺乏適合幼兒的飲水、洗手、廁所等條件,不能為幼兒提供基本的玩具、圖書和教學設備等。從表4可以看出,2005—2010年,我國城鄉幼兒園的園舍建筑面積、生均活動室面積、生均戶外活動面積和生均圖書的數量等差距盡管有逐漸緩慢減小的趨勢,但是差距依然十分明顯,我國農村地區辦園條件和幼兒學習生活條件與城鎮幼兒相比依然十分落后。


      (三)結果不公平:城鄉學前教育質量的巨大懸殊


      1.完成學前教育階段的兒童比率差距依然存在


      國內外有關研究都發現,接受或沒有接受過學前教育的兒童在入小學后的成績上存在一定差異,學前教育的開端效應確實存在并能保持到小學階段甚至更久[7]。由圖4可知,盡管2005—2010年我國農村適齡幼兒接受學前教育的比例有逐年穩步上升的趨勢,城鄉接受過學前教育的小學新生比例差距在不斷縮小,但差距依然存在,2010年城鎮96.39%的小學新生都接受過學前教育(包括學前班),農村則達到87.99%,差距仍然維持在8%以上。


      2.城鄉幼兒入學準備的質量差距持續顯著


      城鄉幼兒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及其所接受的學前教育質量的顯著差異,導致城鄉幼兒在入學準備的質量上表現出顯著的差距。大量研究表明,不管是在語言準備、數學準備,還是學習品質方面,家庭社會經濟地位較高的幼兒都明顯地優于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幼兒;農村兒童的不同學前教育經歷對他們的入學認知準備以及入學一年后學業成績的影響顯著,[8]農村幼兒在學習方式、認知發展與一般知識基礎、言語發展,以及情緒與社會性發展領域均顯著落后于城市幼兒。[9]


      二、我國城鄉學前教育發展不公平的主要原因分析


      (一)城鄉經濟發展不均衡是導致城鄉學前教育起點不公平的根本原因


      教育不公平的根本原因是社會經濟、政治因素使然。首先,導致學前教育城鄉不公平的根本原因是在我國現存的城鄉二元經濟結構和社會結構,以及由此帶來的以中央為主、忽視地方和以城市為主、忽視鄉村的二元劃分,[10]導致城鄉經濟發展極不平衡,農村經濟發展長期滯后。地區經濟發展水平直接影響著學前教育發展水平。由于收入的差距再加上自然條件的限制,使農村學前教育的辦學條件與師資力始終處于落后的地位,教育水平、毛入園率和學前教育普及率也遠遠低于城市的同級同期水平。其次,城市化水平的高低也是影響毛入園率的重要因素。研究表明,在一些城市化水平不高的省份,教育更接近私人產品,因為學生家庭財產狀況對教育的影響較大,只有那些能支付教育費用的家庭才能構成教育需求。[11]廣大中西部欠發達農村地區,由于無錢支付一般性甚至基本的幼兒園收費,使大量的農村適齡幼兒無法擁有接受學前教育的機會。在城鄉二元結構的嚴格限制下,我國城鄉學前教育的差別日益懸殊,城鄉幼兒在受教育之初就擁有不同的發展機會,處于不同發展起點,弱者更弱,強者更強,這又在一定程度上鞏固和維持了城鄉二元結構,使得城鄉經濟、文化發展的差距越來越大,這對處于弱勢地位的農村幼兒極不公平。


      (二)教育資源分配不均是導致城鄉學前教育過程不公平的重要原因


      長期以來,教育資源配置的不平等導致農村學前教育在財力、物力和人力上的嚴重匱乏是導致城鄉學前教育不公平的重要原因。首先,在資源配置方面,長期以來,我國學前教育財政投入總量嚴重不足。在公共教育經費中,十余年來一直只有1.3%左右被用于學前教育。[12]盡管近年來國家越來越重視教育,提出了“科教興國”的戰略思想,但實際上依然擺脫不了“窮國辦大教育”的國情,而在有限的學前教育經費中,政府將原本就稀缺的教育資源側重地向城市和東部地區傾斜投放,而貧困落后的農村、西部地區則得不到足夠的教育資源,這樣的配置導致了“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怪現象,教育資源配置不均問題非常突出。其次,在發展學前教育上,我國采取的是地方負責的原則,政府投入學前教育的資金主要來自縣、鄉、村等基層地方收入,省級和中央的財政負擔則相對偏少。各地地方政府將非常有限的學前教育公共財政撥款主要集中在少數市級、縣級城鎮公辦幼兒園,這些幼兒園原本條件就很好,再加上每年有政府的投入,幼兒園的發展進入了良性循環的狀態。與此相反,廣大鄉鎮和村級幼兒園多為集體投資,教育經費主要靠收費解決,缺少穩定的經費來源。[13]由于資金缺乏致使農村幼兒園教育設備陳舊落后、活動場地不足、衛生保健設施匱乏,甚至一些貧困地區沒有資金興辦幼兒園。更為不公平的是,有些附屬于中心小學的幼兒園甚至成為了小學的“校辦廠”,幼兒園的收費大部分被用來補貼小學教師的福利,從而使農村幼兒園的發展舉步維艱。再次,由于長期以來我國幼兒教師待遇低、編制問題難以解決、與中小學教師不能享有同等地位等已經成為普遍存在的問題。發達地區比欠發達地區擁有更多優勢吸引學前教育師資力量。[14]特別是廣大農村幼兒教師,長期以來沒有明確的教師身份,不能享受教師的待遇,工資、醫療與保險等社會保障和培訓等一系列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嚴重地影響了農村幼兒教師的穩定與質量提高。一些幼兒園迫于生存壓力,為降低成本,壓縮教師編制、降低教師工資,甚至辭退合格教師而低薪聘用缺乏專業訓練的人員,嚴重影響了農村幼兒教師隊伍的質量,教師流失現象嚴重,保教質量越來越差。


      (三)農村學前教育長期缺乏質量監管是導致城鄉學前教育結果不公平的障礙因素


      在城鄉二元結構下,農村家長望子成龍心切,渴望自己的孩子能夠通過接受教育改變身為農村人的命運。但是,由于長期以來,我國缺乏對農村教育進行強有力的質量監管,“小學化”現象嚴重地影響了農村幼兒的健康成長,在一定程度上更加劇了農村幼兒的不利處境。首先,我國長期以來缺乏專門針對農村幼兒發展特點和農村地區發展實際的農村學前教育課程,因此,識字課本往往成了農村教師最為依賴的教育資源,讀、寫、算技能的培養成為主要的教育目標,提前學習小學一年級課本成了農村幼兒園普遍存在的現象。教師往往套用小學的教育模式,以“教師中心、課本中心、教室中心”的方式開展學前教育活動。[7]目前絕大多數貧困地區農村兒童接受的學前一年教育并未達到幫助兒童做好入學準備的目的,尤其是在幫助兒童做好入學認知準備方面成效甚差。這部分農村學前兒童可能不僅沒有獲得發展的機會,反而會在上學之前便產生厭學傾向,不利于農村幼兒的健康發展。其次,目前仍然大量存在的農村幼兒園和學前班教師是在沒有接受過嚴格職前培訓的情況下走進幼兒園的,他們往往不擅長教學設計,教學方法簡單重復,常常隨意對教學內容進行刪減和調整。對于沒有任何其他教學資源的學前班教師而言,低質量的教材只會增加教學的隨意性和低效性。[15]而艱難地推行城市幼兒園的“先進理念”、照搬城市學前教育模式、原封不動移植城市幼兒園課程的做法,根本無法適應貧困地區農村學前教育及其發展的實際需要。


      三、促進我國城鄉學前教育公平的思考與建議


      我國目前城鄉學前教育發展存在的日益嚴峻的不公平現象,極大地影響和制約著我國學前教育公平的實現。沒有農村學前教育事業的發展,就沒有真正意義上中國學前教育事業的發展;而沒有學前教育的公平,中國教育的公平性就要大打折扣。加快普及和發展農村學前教育,盡快縮小城鄉學前教育發展的差距,消除城鄉學前教育在起點、過程和結果的不公平,從而促進我國真正意義上的學前教育公平的實現,不僅是破解當前我國城鄉學前教育不公平的關鍵,更是貫徹落實《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和《國務院關于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干意見》中實現教育公平的重要突破口。


      (一)大力推進農村學前教育普及,盡快滿足廣大農村幼兒接受學前教育的基本權利,促進城鄉學前教育起點的公平


      在長期以來的城鄉二元經濟結構和發展格局背景下,由于城鄉經濟的巨大差距和農村地區經濟長期滯后,造成農村學前教育財政經費嚴重匱乏,學前教育發展基礎薄弱。要堅持公平取向,盡力縮小城鄉學前教育的發展差距,就要將重點放在發展農村學前教育,將有限的資源用于大力推進農村普惠性幼兒園建設和盡快提高農村學前教育普及水平上,讓更多的農村幼兒有幼兒園可上,保障農村幼兒接受學前教育的權利,確保城鄉學前教育起點的公平。(1)在目前學前教育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公共財政投入和新增教育經費要向農村地區傾斜,大力推進農村普惠性幼兒園建設,盡快提升農村學前教育普及水平。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學前教育資源都是有限的,幾乎沒有一個國家能夠由政府全部包辦學前教育。而很多國家都主張在教育資源有限的條件下,應該通過弱勢補償將公共教育資源更多地向處境不利的兒童傾斜來消除教育上的不公平。[16]談到學前教育,美國人常以“開端計劃”(HeadStart)為驕傲,英國人以“確保計劃”(SurStart)為自豪,其他一些國家也有類似的項目。在開辦學前教育機構時,這些國家的政府在教育經費的投入上不是“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在最大程度上開辦能為弱勢群體提供服務的學前教育機構以滿足弱勢群體子女受教育的需求。在學前教育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公共財政投入和新增教育經費應著重向農村地區傾斜,通過設立農村學前教育專項經費或專項資金,加大對農村的轉移支付力度等多種途徑增加為農村地區幼兒服務的學前教育機構的經費投入,盡快滿足廣大農村幼兒基本的受教育權利,逐步縮小城鄉學前教育之間的巨大差距。(2)合理規劃農村幼兒園布局,通過多種途徑和多種形式大力推進農村普惠性學前教育服務體系的構建,以盡快滿足廣大農村幼兒接受學前教育的基本權利。農村地區地形地貌復雜,經濟文化發展水平差異大,決定了農村學前教育普及的推進不能以新建正規學前教育機構為唯一途徑。一方面,應按照“因地制宜、規模適度,就近入園、方便接送”的原則,根據新農村建設總體規劃、學前教育發展及幼兒園布局規劃的要求,結合人口密度、生源發展趨勢、地形地貌、交通、環境等因素綜合考慮,合理布點。可借助“農村鄉鎮中心幼兒園建設工程”,鄉鎮和大村獨立建園,小村設分園或聯合辦園,人口分散地區舉辦流動幼兒園、季節班等,大力推動和加快農村學前教育的發展與普及,為廣大農村兒童提供接受學前教育的機會,不斷提高農村學前教育的普及水平。另一方面,可以有效盤活公共校舍、公共場所設施設備改擴建成學前教育機構,運用中小學布局調整后的富裕校舍改擴建成獨立的幼兒園,或利用現有中小學富裕資源改擴建成相對獨立的幼兒園或者附設學前班,同時,還可以充分發揮村委會、文化大院、農村社區綜合服務站、體育文化輔導站、農村養老機構等公共場所、公共設施設備的效用,附設學前班或鄉鎮中心園村級教學點、親子活動中心等學前教育服務機構,提供普惠性農村學前教育服務,保障農村幼兒接受基本而有質量的學前教育,不斷縮小城鄉學前兒童入園機會的差距,促進城鄉學前教育起點的公平。


      (二)改革城鄉學前教育人力和物力資源配置機制,提高農村幼兒園教師水平和辦園條件,確保城鄉學前教育過程的公平


      公共教育資源公平的分配是實現教育過程公平的物質保障。因此,消除城鄉教育差距要根據社會福利的改進原則,從改革和調整城鄉學前教育人力和物力等公共教育資源配置上著手,讓最需要社會公共服務的群體獲得學前教育,將學前教育公共資源配置給最需要政府幫助的群體。[17](1)應改變長期以來城鄉幼兒園教師在工資待遇和職稱方面相差懸殊的局面,盡快提高農村幼兒園教師的待遇和權益,確保農村幼兒園教師享有與城鎮幼兒園教師同等的合法權益。這不僅是保障教育過程公平和教育結果公平的關鍵,[18]也是吸引優質教師到農村幼兒園任教的重要條件,更是促進城鎮優質幼兒園教師愿意流動到農村幼兒園任教的重要基礎。(2)通過存量調整,促進城鄉幼兒園教師資源的合理流動,逐漸實現師資均衡配置。應盡快制定城鄉幼兒教師定期流動的相關政策、法規,推動城鄉幼兒教師的定期輪換流動制度,對流動教師進行獨立的檢查和考核評估,建立流動教師專項津貼、晉職晉級傾斜等相應的激勵機制,[16]從而快速有效地提高農村地區幼兒園師資水平。(3)通過多種途徑和渠道增量補償,迅速補充和擴大農村幼兒專任教師隊伍規模,逐漸提高農村幼兒園生師比例。可以通過加強農村幼兒園教師免費定向培養制度、特殊津貼制度等,加大對貧困地區學前教師培養機構學生,或志愿到中西部、貧困地區從事幼教工作學生的支持與資助力度,進一步明確和加大面向農村的幼兒園教師培養力度;同時,可以充分利用中小學布局調整的機遇,將原來在小學工作的一些幼師畢業生調整回幼教隊伍,并將一些適合從事幼教工作的小學教師通過轉崗培訓考核合格后調整到幼教工作崗位上,從而在最短的時間內有效解決農村幼教師資缺口巨大的問題,逐漸提高農村幼兒園的生師比例和教育過程的質量。(4)進一步加大對農村幼兒園教師的培訓力度,不斷提升農村幼兒園教師的學歷水平和專業素質,從而提高農村幼兒園教師隊伍的整體素質,逐漸縮小城鄉幼兒園教師的學歷與素質方面存在的顯著差距。(5)推進農村幼兒園基本辦園條件標準建設,積極改善農村辦園條件。應本著安全、實用、夠用的原則,積極推動農村合格幼兒園的建設,規范農村幼兒園的建筑用地,加強農村幼兒園的園舍標準建設,建立和配備幼兒園開展教育教學和幼兒生活所必需的達標的保教場所園舍建筑、活動場地、活動室、功能室、玩教具和圖書等硬件設施和設備,有針對性地解決好目前農村學前教育辦園條件上存在的突出問題,提高農村幼兒園的辦園水平,努力實現城鄉學前教育在物力資源上的均衡配置,滿足農村家長對優質學前教育資源的需求。


      (三)加強農村幼兒園課程和教育質量監管,提高農村幼兒入學準備的質量,保障城鄉學前教育結果的公平


      值得注意的是,學前教育的公平問題不僅僅是一個資源的占有和分配的問題。教育資源分配均衡只是教育公平的外在形態,當學前兒童在教育資源的占有上獲得公平時,并不等于學前教育公平性的問題已經解決了。[19]教育公平的獨特性還在于受教育對象具有明顯的個體差異,公平的教育應該正視這種差異而進行有差別的因材施教。正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教育發展委員會所指出的,“給每個人平等的機會,并不是指名義上的平等,即對每一個人一視同仁。機會平等是要肯定每一個人都能受到適當的教育,而且這種教育的進度和方法是適合個人的特點的”[20]。也就是說,在保證兒童獲得基本的受教育權利后,還要根據不同兒童的個體差異施以與之相匹配的教育,只有如此,教育才能在真正意義上實現公平。因此,在通過資源傾斜政策使農村學前兒童獲得最基本的受教育權利后,學前教育公平的實現更是一個關乎教育內容和課程的問題。(1)應改變長期以來我國農村幼兒園缺乏適合農村地區和農村幼兒特點的課程設置的情況,深入研究農村幼兒的發展特點和需要,開發學前教育鄉土資源,以幫助農村學前兒童做好入學準備為核心目的,編制適合農村幼兒發展的農村幼兒園課程,確保農村兒童能夠在學前階段打下良好的學習基礎。(2)應加強對農村學前教育過程和教育質量的有力監督和管理,將幫助學前兒童做好入學準備作為貧困地區農村學前教育發展的核心問題。應徹底糾正農村學前教育“小學化”的做法與傾向,通過各種有效方式構建教育公平視域下農村幼兒園課程和教育質量的基本保障,確保貧困地區農村兒童在學前階段打下良好的學習基礎,[15]保障城鄉學前教育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公平。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