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經濟管理論文 > 經濟危機論文 > 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及其在當代的發展正文

    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及其在當代的發展

    來源:UC論文網2018-08-20 08:59

    摘要:

      摘要: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說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研究自由資本主義現實經濟危機的產物,它將隨著經濟危機實踐的發展而不斷發展。對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在當代發展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 ...

      摘要: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說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研究自由資本主義現實經濟危機的產物,它將隨著經濟危機實踐的發展而不斷發展。對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在當代發展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


      關鍵詞: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生產過剩;經濟周期;


      作者簡介:游泳(1980—),男,湖北監利人,武漢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博士生。


      一、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


      早在19世紀40年代,馬克思便開始考察資本主義周期性普遍生產過剩經濟危機的現象。《資本論》的寫作并問世,標志著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的完成。由于馬克思沒有在《資本論》中以專門的篇幅對資本主義經濟危機進行論述,而是將這個問題的闡述分散于《資本論》和《剩余價值理論》的有關章節中,西方一些經濟學者便認為馬克思沒有創立一種完整連貫的經濟危機理論。例如,瓊·羅賓遜認為:“馬克思沒有建立關于商業循環或資本主義的長期運動的完整的學說。”[1](P43)固然,馬克思的經濟危機理論沒有采用完整系統的專著形式,但這并不能否定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體系的成熟性。如果我們將馬克思提出的經濟危機理論的各個重要論點加以綜合,就不難看出馬克思的經濟危機理論是完整而且自成體系的。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體系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內容:


      (一)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可能性


      馬克思認為,在物物交換形式下,買和賣是同時發生的,因此不存在產生危機的因素。危機作為生產和消費失調的現象,是隨著商品交換而產生和發展的。在貨幣執行購買職能的過程中,有的人只賣不買,這樣便潛伏了危機的可能性。隨著貨幣的支付手段的出現,只要有一個人不能如期支付,就會導致一大批人無法支付,從而進一步增大危機出現的可能性。但是,在簡單商品經濟條件下,危機只具有可能性,因為“這種可能性要發展為現實,必須有整整一系列的關系,從簡單商品流通的觀點來看,這些關系還根本不存在。”[2](P158)只有在資本主義商品經濟條件下,危機才能從可能轉變為現實。


      (二)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根源


      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根源在于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內在矛盾,也就是恩格斯在《反杜林論》中更為具體提出的,生產的社會性和生產成本的資本主義占有形式之間的矛盾。生產的社會性導致了生產力的巨大發展,但是巨大的生產力所生產出來的大量商品只是屬于少數占有大量生產資料的資本家。如果這些商品不能順利賣出去,資本家就不能獲取剩余價值,再生產活動就會受阻。于是發生了生產的社會化和生產成本資本主義占有形式之間的矛盾,這一矛盾成為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根源。只要資本主義存在,經濟危機就不可避免。


      (三)信用制度是形成經濟危機的主要杠桿


      在分析資本主義信用制度與經濟危機的關系時,馬克思認為貨幣經濟發展到信用經濟形式時,經濟危機隨時都會成為現實。信用不是危機爆發的原因,但它對于危機的發展起著促進和強化的作用,是“生產過剩和商業過度投機的主要杠桿”[3](P498)。“信用制度加速了生產力的物質上的發展和世界市場的形成,同時,信用加速了這種矛盾的暴力的爆發,即危機,因而加強了舊生產方式解體的各種要素”[3](P499)。這就是說,信用一方面促進了資本主義生產的擴大;另一方面,信用造成了一種虛假的需求,隱蔽了生產過剩的事實,促使了資本主義生產的盲目擴大和投機活動,最終必然導致生產的過剩,這個時候會出現債務償付危機,信用出現緊縮。在這種情況下,“貨幣會突然作為唯一的支付手段和真正的價值存在,絕對地和商品相對立”[3](P585)。人們對貨幣的追求成為一個普遍的現象。在“一個接一個的支付的鎖鏈的抵消支付的人為制度”[2](P158)遭到破壞的時候,信用危機轉化為貨幣危機,經濟危機進入全面爆發的階段。


      (四)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具有周期性


      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往往是在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定階段以后才會發生,并且是隔一段時期發生一次。從一次經濟危機的發生到下一次經濟危機發生之間間隔可稱之為經濟周期。馬克思認為固定資本更新的平均時間(特別是大工業中最有決定意義的部門的固定資本的更新周期)決定了經濟周期的長短。馬克思說:“簡直可以毫無疑問,自從固定資本大規模發展以后,工業所經歷的大約以十年為期的循環周期是和這樣規定出來的整個資本再生產段落有密切聯系的。”[3](P282)


      馬克思認為經濟周期由危機、蕭條、復蘇、繁榮四個階段組成。他在不少著作中描述了周期的各階段的循環交替的順序。在《工資、價格和利潤》(1865年)中,馬克思說:“資本主義的生產要經過一定的周期性循環。它要經過消沉、逐漸活躍、繁榮、生產過剩、危機和停滯等階段。”[4](P162)在《資本論》第3卷中,他寫道:“如果我們考察一下現代工業在其中運動的周轉周期——沉寂狀態、逐漸活躍、繁榮、生產過剩、崩潰、停滯、沉寂狀態等等。”[3](P404)


      (五)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二重后果


      馬克思指出資本主義經濟危機是資本主義一切矛盾的爆發,具體表現為整個資本主義再生產過程遭到極大的破壞。但是對于經濟危機的影響,馬克思是辯證看待的。馬克思指出,危機一方面是舊的生產平衡破壞的結果,但另一方面,又反過來成為解決原有沖突的力量。他認為危機“永遠只是現有矛盾的暫時的暴力的解決,永遠只是使已經破壞的平衡得到瞬間恢復的暴力的爆發”[3](P278)。


      二、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在當代遇到的挑戰


      (一)當代資本主義國家干預向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提出挑戰


      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認為個別企業內部生產的有組織性同整個社會經濟運行的無政府狀態,是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的必然結果,也是經濟危機頻繁發生并最終導致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的主要成因。然而,二戰結束以來,尤其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資本主義國家對經濟生活的全面干預與調控,已成為貫穿當代資本主義社會再生產整個過程的普遍現象。馬克思當年所描述的社會生產的無政府狀態基本上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是經濟運行呈現出明顯的可調控的發展態勢。經濟危機雖然始終伴隨著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發展而不斷發生,但發生的成因、強度、形式與內容卻不同于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所闡述的相關內容。


      (二)當代科技革命向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提出挑戰


      戰后資本主義出現了兩次重大的科技革命。第一次是20世紀40~50年代,以原子能技術、電子計算機技術和空間技術的出現和應用為標志的第三次技術革命。第二次是20世紀70年代以來,以電子信息技術、新能源技術、新材料技術、生物工程技術、空間技術和海洋技術等6大技術為中心的新技術革命。當代資本主義科技革命使資本主義生產盲目性程度大大降低、再生產各環節更為協調、同時改變了固定資本再生產周期物質基礎的作用,使得經濟危機的破壞程度減輕、經濟周期縮短,這些表相是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所不能解釋的。


      (三)社會主義經濟危機向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提出挑戰


      馬克思認為經濟危機是資本主義制度的特殊產物,“現實危機只能從資本主義生產的現實運動、競爭和信用中引出”[5](P585)。但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中國也出現過類似經濟危機。如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中國經濟結構一度出現嚴重比例失調,在2005年就出現水泥、電解鋁、鋼鐵、電力、房地產等5大行業生產過剩問題。這些問題超出了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的研究范圍,是其難以解釋的。


      三、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的科學性


      隨著時代的發展,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受到諸多現實的挑戰,它已經不能完全正確地解釋現實經濟危機現象。然而,任何經濟理論都是特定經濟條件下的產物,它必將隨著經濟實踐的變化而不斷地發展。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也不例外。我們不能因為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歷史局限性就完全否定其科學性。


      (一)這一理論科學地揭示了只要資本主義存在,周期性經濟危機就不可避免


      馬克思認為,由于資本主義的生產社會化和生產資料私人占有的基本矛盾始終存在,經濟危機每隔若干年爆發一次的“周期性現象”不可避免。資本主義經濟從出現一次危機到新的危機出現,就會形成一個經濟周期。盡管凱恩斯主流學派及后來出現的貨幣主義學派、供給學派、政治經濟周期學派、理性預期學派等經濟學流派普遍認為經濟危機形成的根本原因是政府的過度干預和某些外生因素,因此主張充分發揮市場經濟自身的調節作用,從刺激需求轉向改善供給,以此來平抑經濟波動。但這些理論主張并沒有使西方國家擺脫周期性經濟危機的困擾。美國經濟創造了20世紀末10年高速增長的“神話”,西方的學者和政客因此預言“新經濟”結束了資本主義經濟增長的“周期性窠臼”。然而,自2000年第四季度開始美國經濟增長急劇降溫,固定資本投資大幅下降,失業增長,生產縮減,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僅增長1.4%,為過去數年來的最低增幅,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也不得不承認美國經濟陷入“蕭條”,周期性經濟危機的陰影再次籠罩美國。


      (二)這一理論如實地揭示了資本主義周期性經濟危機具有建設性作用


      馬克思辯證地看待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作用,認為危機既具有破壞性,也具有建設性。他指出,危機的實質在于:它不僅意味著再生產過程的矛盾的暴力爆發,還意味著這些矛盾的暴力的、暫時的、局部的解決。他同時指出,作為暴力的解決,它表現為使資本主義生產暫時恢復平衡,為生產力新發展掃清道路。具體來看,經濟危機的建設性作用至少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1.經濟危機促成了固定資本的更新和擴大。


      在危機中,大量的中小企業倒閉,可是有實力的大企業卻可以利用這一時期來重新裝備企業,改進技術,率先進行固定資本的更新,用新機器、新廠房、新設備來代替舊機器、舊廠房、舊設備,以求降低成本,取得競爭優勢。這無疑促成了固定資本的更新和擴大,為資本主義社會生產力向新的更高的水平發展打下物質基礎。


      2.經濟危機使資本主義生產暫時恢復平衡。


      當危機發生后,由于商品大量過剩,商品價格就會暴跌,促使大批企業倒閉,社會生產規模急劇縮小。經過一段時間,隨著過剩商品的破壞、浪費和減價賣出,再加之企業的大量倒閉,商品的供應量大幅減少,商品的供求關系趨向平衡,商品的價格逐步回升,大量企業重新組織生產活動,資本主義生產暫時恢復平衡。


      四、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在當代的發展


      (一)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學者對馬克思經濟危機成因論的發展


      1.比例失調成因論。


      這一理論繼承了馬克思的社會再生產必須按比例進行以及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是無政府狀態經濟基本觀點。認為生產的無政府狀態造成的不同工業部門之間商品生產的比例失調,是周期性經濟危機的成因。因此,比例失調論認為治理經濟危機的關鍵是避免生產的比例失調,而要實現這一點,必須在經濟體系各部門之間保持平衡。然而,在理論上這種平衡是可能的,在現實中生產的無政府狀態導致這種平衡隨時可能被打破,因此,由于比例失調而導致的經濟危機無時不在[6](P56)。


      2.消費不足成因論。


      這一理論繼承了馬克思的資本主義條件下,隨著資本積累的發展,人民群眾有支付能力的需求相對不足的理論,并力圖沿著這一研究思路發展馬克思的觀點。該派代表人物斯威齊認為,資本主義危機的本質是實現的危機,在實現的危機中,比例失調是不重要的,關鍵原因是人們的消費不足導致了總供求失衡。基于這種認識,斯威齊提出了消費不足成因論,他認為資本主義存在著一種固有的趨勢,即消費品生產能力的擴大快于消費品需求的增長。消費不足成因論在20世紀70年代的美國具有較大影響,這與美國經濟在那一時期長期受到有效需求不足的困擾密切相關。


      3.國家財政危機成因論。


      該理論將國家財政危機與普遍性的經濟周期和危機聯系起來,認為資本主義國家上世紀70年代以后的經濟危機的成因在于國家的財政危機。該學派代表人物奧康納提出一個在突出國家作用的基礎上綜合生產、交換、分配各領域的經濟危機理論。其理論的基本點在于國家在資本主義再生產中的決定性作用,國家預算的構成能夠左右經濟的興衰。從這一點上說,奧康納的理論具有凱恩斯主義的色彩。同時,奧康納的理論有消解危機理論中的經濟因素傾向,危機在經濟上的必然性轉化成為圍繞政府預算各方博弈的結果[6](P59—60)。


      4.經濟長波成因論。


      長波理論研究和分析經濟長周期波動的成因和規律。系統地提出長波理論的是著名經濟學家康德拉季耶夫。他在1925年提出了資本主義經濟發展中存在著平均長約50年的長期波動[7]。比利時經濟學家曼德爾將康德拉季耶夫的長波理論應用到晚期資本主義的研究中,提出國際資本主義經濟一般要經歷一次大約50年左右的繁榮和停滯周期。關于資本主義經濟發展過程中長期波動的形成原因,在研究馬克思主義長波論學者之中始終存在著不同的看法。康德拉季耶夫認為長波的成因來自于生產力體系內部的深刻變革。曼德爾認為長波的成因來自于技術創新。從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歷次長周期的繁榮時期看,都是由技術創新帶動和引發的,這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曼德爾的長波成因論[6](P60—61)。長波成因論對于認識國際經濟發展的長期周期波動,利用其演變規律,促進國民經濟持續穩定發展具有重大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5.資本有機構成提高成因論。


      這一理論繼承了馬克思主義的資本積累和有機構成提高使利潤率呈下降趨勢的基本思想,認為利潤率的下降導致投資率下降,從而導致生產能力利用率的下降,最終會引發經濟衰退。該派代表人物賽克認為,世界范圍的經濟危機實質上是獲利能力的危機,這是資本有機構成提高引起利潤率下降的結果。盡管此理論在論證推理的形式上是忠于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的,但它不適合解釋短期資本主義經濟蕭條,所以難以得到更多的西方馬克思主義學者的認同[6](P58)。


      (二)中國理論界對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的發展


      1.關于社會主義也可能出現經濟危機的討論。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隨著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得以貫徹落實,人們用辯證的眼光看待社會主義,提出了社會主義也可能出現經濟危機。圍繞這一觀點,中國理論界曾展開討論,對社會主義社會可能發生的經濟危機作了細致分析和論證,形成如下觀點:第一,經濟危機不僅資本主義社會有,社會主義也會發生商業危機、財政危機、工業危機和打擊整個國民經濟的總危機;第二,社會主義社會發生的經濟危機,除自然因素外,主要是經濟工作上的嚴重失算造成的;第三,社會主義的這種經濟危機主要表現是生產遭到破壞;第四,不管是資本主義經濟危機還是社會主義經濟危機都有共性,即國民經濟發展過程中由于生產急劇下降所導致的經濟混亂。因此,經濟危機并不是資本主義社會特有的經濟現象,而是各種社會形態共有的[8]。


      2.關于固定資本更新對經濟危機周期作用的討論。


      在20世紀80年代以前,中國理論界對此問題進行過多次深入討論,形成以下幾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隨著戰后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發展,固定資本更新對經濟危機周期的作用有所降低,已不是起決定作用的因素。第二種觀點認為固定資本更新時間和周期性危機的間隔時間大體上沒有關系。第三種觀點認為戰后經濟危機變形是國家干預社會固定資本更新與擴大過程的結果,因此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發展加強了固定資本更新作為危機周期運動的物質基礎的作用[9](P113—114)。第四種觀點認為戰后出現的固定資本再生產的特點使固定資本更新對經濟危機周期的作用有加強的趨勢。同時,美國政府推行的加速折舊政策以及固定資本要素精神磨損的加速,使其對經濟危機周期的作用有減弱趨勢[10](P115—119)。


      3.關于“滯脹”產生原因的討論。


      關于“滯脹”產生原因的討論有兩種觀點:第一種認為“滯脹”是國家壟斷資本主義政策的產物。國家壟斷資本主義政策引起供求關系的削弱,導致供求關系不能調節物價的漲落,從而產生“滯脹”。第二種認為“滯脹”產生的根本原因是資本主義基本矛盾,只要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繼續存在并向前發展,無論是采取哪一派的經濟政策,都解決不了“滯脹”問題[9](P116—117)。


      (三)鄧小平對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的發展


      我國曾長期實行計劃經濟體制,國民經濟發展比例和社會供求結構均遭到嚴重的破壞。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國民經濟的重大比例失調成為經濟工作中最突出的問題。鄧小平在《目前的形勢和任務》一文中指出:“我們過去長期搞計劃,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沒有安排好各種比例關系。農業和工業比例失調,農林牧副漁之間和輕重工業之間比例失調,煤電油運和其他工業比例失調,‘骨頭’和‘肉’(就是工業和住宅建設、交通市政建設、商業服務業建設等)比例失調,積累和消費比例失調。”[11](P250)因此,鄧小平對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的發展在于提出社會主義國家在實行計劃經濟體制的過程中,可能出現嚴重比例失調危機。


      總之,發展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應該從資本最基本的矛盾出發。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無疑應該把全球資本作為一個整體來考察。同時,我們應當注意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發展的特定歷史階段,重視當今時代發展的特點。可以預言,隨著當代資本主義經濟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還將繼續發展下去。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