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經濟管理論文 > 管理學論文 > 對管理學實證研究方法的質疑與思考正文

    對管理學實證研究方法的質疑與思考

    來源:UC論文網2018-06-17 07:42

    摘要:

      [摘要]當今管理學研究領域中,實證研究范式或者說實證研究這種方法論幾乎占據了大半壁江山,且大多數學者將實證研究等同為量化研究,因此,實證研究方法遭受了越來越多的批評和質疑。文章首先從實證研究方法論本...

      [摘要]當今管理學研究領域中,實證研究范式或者說實證研究這種方法論幾乎占據了大半壁江山,且大多數學者將實證研究等同為量化研究,因此,實證研究方法遭受了越來越多的批評和質疑。文章首先從實證研究方法論本身的特點進行剖析,之后以文獻UsingpaneldataDEAtomeasureCEOs′focusofattention舉例,提出該種方法論的固有利弊,進而融入筆者對管理學研究的一些思考。最后,文章對管理學的未來研究范式和研究方法論進行了合理化的建議。


      [關鍵詞]實證研究;范式;方法論;局限性


      [DOI]10.13939/j.cnki.zgsc.2018.16.103


      1引言


      近年來,管理學研究中實證研究方法的運用可謂鋪天蓋地,大多數學者尊崇實證研究方法為最“合法”以及“科學”的研究方法,這種現象背后反映出的是中國管理學學術界的浮躁以及急功近利。


      實證主義是在20世紀20年代由石里克創立的維也納學派最初提出的,邏輯實證主義在應用于科學研究時,有一套嚴格的操作方法,即“假說—演繹—檢驗”體系。之后,實證主義成為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主要研究范式。徐淑英等學者[1]認為,“科學的目標是追求真理,解釋并預測自然或社會現象”。管理學的起源如同社會科學一樣受到科學的啟迪,因此具有一定的科學特質,但同時管理學也包含著人文特質,因而其并不是一門純粹的科學,管理學實證研究更不等同于科學的方法。


      從管理學角度來看,實證研究是收集資料探求研究對象的客觀狀態,通過考察案例,收集和分析數據,用事實和數據來說明和論證問題,實證研究可以是定性研究,也可以是定量研究,前者包含了扎根研究、案例研究和田野調查等。[2]然而,在大多數學者眼中,實證研究早已經等同于量化研究,翻閱大多數期刊數據庫,學者們大多僅僅為了套用方法完成論文而采用量化的實證研究方法,行文架構無不采用概念模型圖提出——采集數據進行假設檢驗這一套路。所得出的結論既無普適實踐價值,也無足夠的學術價值。文章所質疑和思考的癥結亦在于管理學實證研究所采取的主流研究形式——量化研究。


      在管理的研究和實踐中,以實證研究方法為特征的實證理論和規范理論一直是倍受爭議的兩個對立面,大多數學者認為實證即為科學。從兩種理論的定義來看,實證研究往往側重于描述或解釋管理現象,解決的“是什么”以及“為什么”的問題,而規范研究往往側重于尋求個案的解決方法,研究的是“怎么辦”,顯然,相較于規范研究,管理研究更加具有普適性和客觀性,這或許也是實證研究方法能夠大行其道的原因之一。


      2實證研究的局限性


      “存在即是合理”,管理學實證研究方法相較于其他方法論的確存在優勢,例如實證研究的方法論相對更加具有可操作性。這對于管理學領域的初涉者較為容易掌握,從實證研究方法入手掀開管理學的神秘面紗也更為容易。由此看來,管理學的興盛和發展離不開實證研究范式或是這種方法論的運用。


      盡管管理學實證研究方法存在著一定的優勢,其局限性也是不容忽視的。不同于自然科學中的實證研究方法,管理學實證研究方法受到管理情景動態變化、研究對象即人的主觀性等因素的影響,科學與否無法成為評價其合法性的重要因素。其的局限性主要有以下幾點:


      (1)管理學的本質在于實踐。實證研究所標榜的普遍性不應該成為管理學研究的考慮重點。管理學更加偏向于藝術而非科學,或許針對個案的描述和解釋,繼而從個案中汲取管理經驗應對于動態和復雜的管理實踐才是管理學家們真正應當做的研究,但是這樣的管理學研究未免又太過偏向于實證主義而非規范主義。Jordi等學者的文章在本人看來便是針對“個案”的一種研究,研究的結果重點在于描述認知群組和各銀行間的績效差別,至于該現象的原因,作者只是從邏輯層面給予了相應的推斷,這樣的研究在管理實踐上的意義似乎只能重新回歸到個案本身。管理的本質在于實踐,而大多數學者僅僅借用簡單的量表數據,采用大篇幅對量表數據進行分析和解讀,并沒有進入相應的管理實踐情景進行深入的發掘和體會,雖然這樣的后果并不是由實證研究單方面造成,但是實證研究方法的大行其道難辭其咎。


      (2)對于“客觀性”“可復制性”以及“普遍性”的質疑。實證研究所標榜的“客觀性”“可復制性”以及“普遍性”可以說是管理研究中意識的覺醒。在研究初始,Jordi等學者界定了一系列指標數據來衡量企業戰略的重點,以此作為衡量CEO注意力的代理。所有的原始數據均來自各個上市銀行各年的財務報表科目。這些二手數據的客觀性相對于人的直覺等主觀因素具有更高的客觀性,然而會計報表作為企業向利益相關者提供財務信息的一種方式,其不可避免摻雜了企業的價值觀,數據大多經過粉飾和修改,于此看來,該研究中的客觀性這一前提存在著推敲之處。從可復制性角度來看,即使是權威雜志上所發表的實證文章也幾乎不會附有相應的原始數據及每一步檢驗或處理的結果,可復制性存在著疑慮。Jordi所研究的樣本僅為特定位為數不多的西班牙銀行,從管理情境的復雜性考慮,其研究結果即使是置于西班牙其余的銀行企業也未必存在著準確的解釋和描述意義。


      (3)僅僅注重套路和方法是不夠的。管理學研究最注重學者所提出問題是否有趣和有意義,有趣即問題的新穎性,有意義則包含著理論和實踐貢獻。一個好的管理學研究課題僅有實證研究方法是遠遠不夠的。從Jordi等[3]人的文章來看,其中的改進的DEA方法突破了以往研究方法的部分局限性,可以被今后各個研究領域所用,其的研究結論可以對整個銀行業甚至其他行業的決策者提供一定的借鑒,這其中就包含著管理的實踐價值。綜上所述,該文章具有的較高水平并非僅僅來源于所采用的規范實證研究方法。


      3對管理研究未來的討論


      管理研究最終還是要致力于解決現實中的管理實踐難題,然而這樣的解決并非是簡單地套用學者給出的定量研究或定性研究結論。管理學的理論、方法和模型創新等這些看似僅有理論價值的表述或陳列,最終需要在使用其的更多文章中進行實踐價值的檢驗。因此,實證研究方法并不是最終目的,而是學者可以借用的眾多手段中的一種。


      中國管理界一直存在著實證理論和規范理論之爭。大多數學者認同僅僅描述和解釋管理現象是遠遠不夠的,而研究“如何做”,才是管理學一切理論的終極目的,就像科學能為社會創造財富和價值才是其存在和發展的最重要原因,然而沒有描述和解釋,或許就沒有“如何做”的解決辦法,因而,管理學實證研究又是不可或缺的。


      學者呂力[4]認為,僅有實證理論,管理學的框架就是支離破碎的,無法直接用于解決管理的現實問題,中國本土管理理論一定是規范理論。這種言論看似偏激,卻是發人深省。任何事物都包含著兩個方面,管理學研究則是包含著科學研究和思辨研究,或者說是實證研究和規范研究,單走一個極端必定是有害無益。或許由于規范研究本身較為抽象、難度高并且沒有一套系統的研究方法論,其漸漸脫離了學者們的研究視線,但這并不代表其的價值不如實證研究方法。


      對于未來管理學研究的范式,毫無疑問應該是多元的,針對不同的研究大類,應該有適合和不適合的范式之分,但是這些范式是否合適最終需要經過長時間的管理實踐檢驗。從研究的方法論角度看,則不應該是實證研究方法獨受青睞。在具體的研究過程中,質化研究和量化研究應該互相融合,例如需要質化研究對量化研究的原始數據進行實地親身檢驗,量化研究講不通的邏輯應當由深入的質化研究進行詮釋。在質化研究的過程中,也需要量化研究的證據進行有力的支撐。或許唯有優勢互補才是好的方法論,但一切都應該以管理實踐為檢驗。


      作者:蔣琪琪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