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憲法 > 對我國憲法之人權問題的若干認識正文

    對我國憲法之人權問題的若干認識

    來源:UC論文網2018-03-26 08:59

    摘要:

      摘要:本文主要圍繞我國憲法中的人權問題展開論述,客觀分析了現行憲法中對人權保障的體現以及存在的問題,并結合實踐提出了進一步實現憲法人權條款的若干思路,以資參考。  關鍵詞:憲法人權條款法律保障實現...

      摘要:本文主要圍繞我國憲法中的人權問題展開論述,客觀分析了現行憲法中對人權保障的體現以及存在的問題,并結合實踐提出了進一步實現憲法人權條款的若干思路,以資參考。


      關鍵詞:憲法人權條款法律保障實現路徑


      中圖分類號:DF2文獻標識碼:A


      經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表決通過,人權條款于2004年以憲法修正案的形式,正式加入我國憲法。這是“人權”概念在我國第一次被提到了根本大法的高度,是一種實質性的突破,同樣也是現代法治國家踐行民主法治價值觀的應有之義,不僅標志著我國“憲政理念”的升華,也為國家、社會保障公民基本人權提供了強大的法律支撐。


      1憲法保障人權的具體體現


      1.1憲法的本質內涵即在于保障人權


      不可否認,人權問題要得以解決,人權保障要得以落實,必須依靠法律賦予的強大震懾力。如果法律缺位,“人權保障”也就只能落得一個“道德問題”。而追究道德,判定其好與壞、是與非僅能夠停留在言語譴責層面,一旦遇到侵害,根本無從救濟。而憲法作為母法,是根本法,也是法律體系的基石,不僅有著至高無上的法律效力,還統管國家、社會、生產生活等各項活動中最根本的問題,因而又是國家法律中的最具原則性的法律。所以說,憲法保障人權的體現,不僅在于其對國家所有部門法和其他規范性法律文件的制定和實施有著直接約束力,還包括了其對任何機關、社會團體、組織以及個人的一切活動都有著最高約束力。正如列寧所說:“憲法,即一張寫著人民權利的紙。”將人權條款納入憲法范疇,不僅是踐行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的應然選擇,也是憲法本質內涵、根本核心、基本原則的應有之義,對于法治社會建設的重要程度也是其他部門法和規范性法律文件所無法替代和復制的。


      1.2主張并強調一切權力歸屬于人民


      我國憲法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人民依照法律規定,通過各種途徑和形式,管理國家事務,管理經濟和文化事業,管理社會事務。”這一系列法律規定,不僅是憲法對“人民主權”的原則性規定,也直接反映出人民代表著、行使著國家的最高權力,國家、政府的存在來源于人民的委托,國家、政府的權力來源于人民的授權,國家、政府的權力行使來源于人民的妥協。由此充分證明,即便在人權條款尚未入憲時,我國憲法都從不同角度、不同層面賦予了全體人民至高無上的民主權利。同時,作為依法治國、依法執政的主線,“人們當家做主”亦長期以來都是、我黨治國理政的基本方針,也是充分體現人民主權和人權保障的直接體現。


      1.3為公民基本權利提供強大支撐力


      我國憲法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任何公民不分民族、種族、性別、職業……都一律平等地享有憲法和法律規定的義務,任何人的合法權利都一律平等地受到保護。”由此可見,“人權,是公民基本權利的來源;而基本權利,則是人權憲法化的直接體現”。即,人權條款的入憲,不僅反映了憲法在原有基礎上對公民基本權利提供了更為充分、堅實的支撐,有益于平衡和緩解公權力與私權利之間的沖突,同時還體現出根本大法對于人民的“憲法地位”予以再次明確和肯定。


      2我國憲法在保障人權方面存在的問題


      前文已述,憲法是根本大法,是母法,在我國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因此,不論是從法理還是從邏輯來看,憲法中的人權條款也應當具有相應直接的、最高的適用效力。然而,就目前我國實際情況而言,憲法并不能直接成為法院做出判決的依據。換言之,憲法在我國暫時無法直接適用,因此“人權條款”也只能暫時存在于理論層面和法律學術界,而并不具有直接作用于保障人權案件的效力。


      之所以存在這一問題,可從其形式和規范來進行分析。首先,從憲法人權條款的形式來看,我國的“人權條款”是以憲法修正案的形式“入憲”的。放眼世界,這一形式顯然不同于西方國家人權條款的入憲形式。因為我國的“人權條款”并非以單獨的、專門的形式存在,而是隸屬于我國憲法正文的一個組成部分。如,通過憲法修正案中,“原憲法第三十三條增加一款作為第三款”的表述可以看出,我國將“人權條款”定位在憲法正文部分的基本權利之中。再者,通過憲法人權條款的實質,也可以看出我國憲法中的“人權條款”的設置模式,存在著兩個鮮明的特點:一是規定具有概括性。即其延伸了公民基本權利的主體和內容。我國憲法人權條款中保障的不僅是我國公民,還包括在我國的其他國籍人員以及無國籍人員。二是權利內容具有規范性。我國憲法人權條款多數屬于原則性規定,缺乏具體性的表述,這使得在實際適用過程中難度較大,但不可否認其中蘊含的抽象意義和概括意義,而這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了國際趨勢,與人權國際標準是基本契合的,雖然仍有所不足,但在全面建設法治社會的系列措施和動力的驅動下,我國憲法人權條款也將得到進一步發展與完善。


      3我國憲法人權條款的實現路徑


      3.1堅持黨的領導


      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治黨是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基本方略,也是奠定憲法及各部門法、規范性法律文件得以有效遵守和執行的保障。共產黨作為我國執政黨,對憲法人權條款的完善與實現同樣有著不可替代的決定性作用。因此,必須堅持和強化我黨對憲法的領導,以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為根本目標,在推進社會主義法治社會發展的進程中,進一步厘清政策與憲法的關系、黨的領導與國家機關職能的關系,依法辦事,依憲辦事。其次,基層各黨員干部要切實發揮榜樣作用,自覺學法、尊法、守法、愛法,充分認識到保障憲法人權條款的實施與堅持黨的領導的重要性,從而不斷督促自身及組織堅決維護憲法的尊嚴和權威。


      3.2完善立法保障


      時代的進步,必然帶動社會發展,以往制定的法律法規在新時期、新的發展任務面前,自然難以勝任,因而實踐中常遇到上位法、下位法之間出現沖突問題。例如,對于“人身自由權利”的限定,我國《立法法》明確規定了“限制人身自由的強制措施和處罰必須由法律規定”,然而此前一直在適用的勞動教養制度的立法依據卻只是行政法規,顯然與上位法相抵觸,《立法法》作為憲法的授權部門法,這些制度的存在也就是與憲法的抵觸。因此必須及時廢止,謹遵憲法指引,將憲法中關于人權的原則性規定逐步轉化為具體化、有可行性的條款,切實保障我國公民的基本權利,并確保這些權利的行使有法可循、有法可依。其次,要結合我國的具體國情,基于實際情況和需求,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設立專門的憲法監督委員會,加快建立違憲審查制度;此外,還要積極探索建立憲法訴訟制度,真正發揮憲法保障人權的功能,從而使我國人權憲法保障制度進一步趨于完善。


      3.3強化憲法監督


      除上述外,憲法人權條款的落實關鍵還在于有否建立健全的人權保障體系,而人權保障體系建立的基礎即在于有否建立完善的監督機制,能否充分發揮憲法監督的實質作用。因此,在實踐中,各方不僅要在現有基礎上進一步細化明確、具體且可行的監督規定,積極配合“十九大”提出的“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加快國家監察委員會建設,全面貫徹《國家監察法》的指導要義,嚴格制裁違憲責任者。同時,還要充分發揮社會監督力量,有效利用公民監督、輿論監督、黨內監督,構建完善的憲法監督機制。一言以蔽之,只有不斷強化憲法監督,加強對機關單位、社會團體、個人行為的合憲性審查,才能更有力地維護國家和社會的長治久安。


      綜上所述,相關“人權”的問題,要真正意義上在全社會中得到普遍實現,必須借助法律的權威性和強制力予以確認和保障。而憲法作為根本大法,將人權問題納入憲法規制范疇,不僅是促其得以實現的有力保障,也是建成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必由之路。因此,不論是立法部門還是司法部門,都應當積極探索研究具有我國特色的人權理論,進一步完善其條款制度,使之能夠為我國人權保護提供更為強大、堅實的支撐。


      參考文獻: 

      [1] 徐偉.我國憲法人權條款適用現狀與優化建議[J].法制與社會,2016(4):45- 46. 

      [2] 卞森林.人權保障是全面依法治國的關鍵[J].山東農業工程學院學報,2016, 33(8):140- 141. 

      [3] 管華.從權利到人權:或可期待的用語互換——基于我國憲法學基本范疇的思考[J]. 法學評論,2015(2):34-45. 

      [4] 張晗.憲法與刑法聯結與互動中的我國人權保障研究[J].貴州師范學院學報, 2017, 33(1):43- 48. 

      [5] 段來.人權條款融人82憲法問題之研究——論人權條款與我國憲法集體主義傳統的理論融合[J].法大研究生,2015(2). 

      [6] 金潔.略論憲法文本中人的形象變遷——以中西方憲法發展史為視角[J].大東方, 2016(2):254- 256. 

      [7] 李曉兵. “人權入憲”之后我國人權保障的實踐及其發展[J].中國礦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18(1):21- 30. 

      [8] 李秀鵬.憲法寬容精神下的少數人權利保護研究[J].求是學刊,2016,43(2):89- 90. 

      [9]黎敏.“憲法體系化”再思考——限權憲法原理下的限權原則體系與憲法價值秩序[J]. 政法論壇:中國政法大學學報,2017,35(2):31- 47. 

        作者:顧家豪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