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司法制度 > 法國司法制度運行近況正文

    法國司法制度運行近況

    來源:UC論文網2018-01-11 08:57

    摘要:

      摘要:法國是大陸法系的發源地,不僅是公認的行政法母國,民法還是大陸法系的搖籃,《法國民法典》《拿破侖刑法典》等法律巨著對后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法國的司法制度獨具特色,了解其司法制度中行政法院和司法...

      摘要:法國是大陸法系的發源地,不僅是公認的行政法母國,民法還是大陸法系的搖籃,《法國民法典》《拿破侖刑法典》等法律巨著對后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法國的司法制度獨具特色,了解其司法制度中行政法院和司法法院二元系統、羈押部門、司法援助部門和最高司法委員的工作情況,以及具體案件、工作的最新統計數據,有利于從宏觀方面觀察和理解法國的司法制度運行近況。


      關鍵詞:法國司法制度行政法院普通法院


      法國是大陸法系的發源地,1789年大革命確立“人民主權”和“權力分立”等國家制度基本原則,就此開啟了法國司法制度現代化的發展歷程。法國采用二元化的法院體制,專設行政法院負責審理行政訴訟案件,普通法院(司法法院)負責審理除行政訴訟案件以外的普通法案件。兩個法院系統相互獨立、并行運轉,有各自管轄的訴訟案件,并都能夠做出終審判決。


      一、行政法院系統


      法國被認為是行政法的母國。法國的經典行政法理論都是在19世紀末期和20世紀初期根據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發展而來的。法國行政法的主要淵源并不是成文法典,而是源于行政法院的判例。[1]法國的行政法院發源于13世紀時的國王咨詢委員會,為國王的行政行為提供咨詢意見,而后逐漸發展成為現代法院,主要審理公民和政府之間的糾紛,保障公共行為的合法性,監督公民自由和權利保護情況,為政府法案提供咨詢意見。“行政法院所發揮的卓越作用真正是法國獨創的。在這個國家里,政府經常變動,憲法并不持久而來回更改,行政法院卻是主要的穩定因素。它所賴以建立的原則,越過成文的憲法,構成—個真實的不成文的憲法。……在這個多次發生革命的國家里,行政法院以漸進的方式發揮作用,它做事既謹慎,又有效,有時也被急風暴雨所顛覆,但很快又達到恢復,就這樣保持著國家的永久性和民族的連續性。”[2]因此,可以說行政法院造就了法國行政法,也造就了法國的行政法治。


      法國行政法院系統共有51個法院,包括1個最高行政法院(位于巴黎),8個上訴行政法院(分設于:巴黎、凡爾賽、馬賽、波爾多、里昂、南特、南希、杜埃),42個地方行政法院。行政法院共有1360余名法官,其屬于公務員序列,而非真正的法官(juge),被稱為咨詢員(conseil),由國家行政法官學校培養。在辦案數量方面,2015年,最高行政法院受理案件8727件,結案9553件,未辦結5386件,平均審理期限6.8個月;上訴行政法院共受理案件30597件,結案30540件,未辦結27530件,平均審理期限10.8個月;地方行政法院共受理案件192007件,結案188783件,未辦結161992件,平均審理期限10.3個月。[3]


      二、普通法院系統


      在普通法院內部,存在兩種司法官;一是“坐席司法官”,即法官;二是“站席”司法官,即檢察官,因為其發表起訴意見時是站著的。法國實行的是審檢合署制,不設立與各級法院平行的檢察院,而是由司法部向各級法院派駐檢察官。2008—2014年,法國在職司法官總數穩定在8000人左右。[4]


      (一)基本情況


      普通法院系統包括1個最高法院、37個上訴法院、千余個一審法院。最高法院的根本宗旨是統一判例與確保全國范圍內法律解釋一致,其不審理事實,僅審查法律是否得到了正確的適用。上訴法院審理不服一審判決的上訴案件,包括職業司法官做出的判決,也包括商事法院、社會保障法院、勞資調解委員會中非職業法官做出的判決,對事實和法律進行雙重審查。一審法院數量最多,涉及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根據不同的職權和管轄范圍,主要包括:


      164大審法院,審理標的額超過10000歐元的民事訴訟(除法律明確規定由其他法庭審理的案件,如勞動法庭等),以及輕罪案件、違警罪(2017年7月1日開始)等刑事案件。此外,還對諸多類型的案件擁有排他審理權,如婚姻狀況、親子關系、變更姓名、更改國籍等個人法律事項,夫妻財產、離婚、贍養父母,收養,繼承等家庭法律關系,不動產權利,知識產權等訴訟。


      307個小審法院,審理標的額為4000—10000歐元的案件、交通事故案件、支付費用和償還債務的糾紛、消費者權益案件,違警罪等。此外,還對以下案件擁有專屬管轄權:房東和租客之間關于租賃合同及租金支付的爭議、有關葬禮、學費、實習費的爭議、不動產邊界爭議、選舉中的選民登記制度爭議和有關企業的選舉爭議、等于或少于75000的消費貸款糾紛等。


      155個青少年法庭,審理青少年犯罪嫌疑人實施的第五級違警罪、輕罪和重罪,可以決定對青少年采取訓誡、教育性處罰、社會公益勞動或刑罰措施;處理青少年被害人的保護問題,當青少年的健康、安全受到威脅或教育條件遭受損害時,青少年法官可以介入并決定將青少年安置在寄宿家庭或專門機構中。


      134個商事法院,審理企業之間的商事糾紛、普通個人之間所有涉及商事法律的糾紛、涉及匯票的糾紛、商事組織中股東之間的糾紛,并為有困難的企業提供解決方案。商事法院的法官也是非職業法官,由商人從同行中選舉產生,一般是大企業的高層管理人員。


      114個社會保障法院,審理投保人和社會保險公司之間的糾紛,如有關社會保險、繳納保險分攤份額的爭議;社會保險組織與享受保險給付人之間產生的爭議;有關致殘程度與狀態、永久性無能力狀況及不能參加勞動等方面的爭議。[5]該法院以合議庭形式進行審判,由一名職業法官(大審法院院長或其指派的法官)任庭長,兩名非職業法官(一名勞動者代表和一名雇主代表或獨立勞動者)組成。


      210個勞資調解委員會,審理勞動者和雇主之間的糾紛,如確認勞動和同的真實性和有效性,以及執行過程中關于薪酬、培訓、假期、工作歧視、違約等糾紛。該委員會只處理涉及個人利益的糾紛,涉及集體利益的糾紛(如雇主和公會組織間的糾紛、集體性合同的解釋、行業選舉等)則不由其管轄。勞資調節委員會的法官為非職業法官,由勞資雙方選舉產生,每個案件均由4名法官審理,其中2名為勞動者代表,2名為雇主代表,若正反雙方意見為2:2,才交由職業法官審理。


      (二)民事工作情況


      2015年,全法受理新案2741697件,結案2674878件;其中最高法院收案20412件,結案17923件;上訴法院收案248450件,結案236441件;大審法院收案994798件,結案963646件;小審法院收案661714件,結案656148件;青少年法庭收案352337件,結案352337件;商事法院收案173969件,結案165272件;社會保障法院收案105903件,結案88880件;勞資調節委員會收案184096件,194231件。與2014年相比,全國普通法院系統收案總量下降0.2%,除青少年法庭和社會保障法院收案數量略有上升外,其他法院收案數量均小幅下降;在結案方面,全國普通法院系統結案總量上升2.2%,除最高法院下降8.7%外,其他法院均呈上升狀態。


      在民事糾紛的類型方面,以上述法院2015年新收的248450件案件為例,除快速簡易程序審理、只涉及單方的司法裁決外,共審理214559個案件。由多至少分別是:勞動關系和社會保障案72303件,合同案42132件,婚姻家庭案30945件,涉及公眾人物案18689件,財產案11869件,商法案8936件,人身權案8416件,企業困難和超負債案8188件,特殊程序案6978件,不履行法律義務案6103件。


      在審理期限方面,2015年上訴法院、大審法院、小審法院、勞資調解委員會、商事法院的審理期限分別為12.2個月、7個月、4.8個月、14個月、5.3個月,較2014年分別延長2.2個月、2.1個月、3.8個月、2個月、1.9個月。[6]在上訴法院中,25%的案件能夠在3.9個月內結案,50%的案件能夠在10.9個月內結案,75%的案件能夠在17.8個月內結案。


      (三)刑事工作情況


      法國的刑事犯罪分為重罪(主刑為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輕罪(主刑為10年以下有期徒刑)和違警罪(主刑為罰金刑,共分為五級)。參與審理刑事案件的司法官主要有:檢察官,代表社會的整體利益起訴被告人,并指揮司法警察、憲兵隊對輕罪、違警罪案件的偵查活動;預審法官,負責預審重罪和檢察官移送的輕罪,既享有偵查權力又享有裁判權力;自由與羈押法官,被認為是“個人自由的守護者”,負責審理涉及嫌疑人人身自由的事項,如延長羈押期限、嫌疑人提出的解除羈押的申請、未經被搜查人同意或者在法律規定的正常時間之外進行搜查與扣押等;刑罰執行法官,負責決定刑罰的執行方式和刑期,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縮短判決確定的刑期,可將監禁刑改為半監禁刑、在監外佩戴電子手環、社會公益勞動等代替方式,并對服刑人員在緩刑、假釋考察期間、社會公益勞動期間的表現進行跟蹤考察。


      2015年,普通法院系統共審理刑事案件1206477件;最高法院審理7732件;上訴法院審理101633件,其中上訴輕罪法庭審理43644件,刑罰執行庭審理21587件,預審庭審理36402件;重罪法庭審理3004件,其中上訴重罪法庭審理455件;一審輕罪法庭審理611825件,其中移送預審法官審理22369件,成功適用庭前認罪程序70632件;違警罪法庭審理46605件,近民法庭(受理訴訟標的額在4000歐元以下的民事案件以及鄰里糾紛和支付案件)審理383665件;青少年法庭審理52013件。


      2015年,法院做出判決和刑事和解的案件633875件;重罪2381件(未成年人504件),占0.4%;輕罪597594件(未成年人45113件),占94.3%;第五級違警罪33900件(未成年人646件),占5.3%。上述案件中,刑事和解60555件,占9.6%,判決573320件,占90.4%。


      判決案件依據犯罪性質區分如下:侵犯人身權犯罪96083件,其中故意傷害類犯罪占比最大,達63.8%;侵犯財產權犯罪119619件,其中盜竊、窩藏、故意毀壞財物類犯罪占比最大,達88%;經濟類犯罪12658件;交通肇事類犯罪233813件,其中酒后駕駛占比最大,達40.7%;其他犯罪111147件,其中毒品類案件占比最大,達57.8%。在所判刑罰中,十年以上刑罰1009件,平均刑期為14.6年,其中終身監禁13件;十年以下監禁刑275379件,全部或部分為確定刑的有124702件,平均刑期8.4個月;罰金刑206183件,平均罰金為551歐元;采用刑罰替代措施63637件;采用教育性處罰措施22435件;免刑4677件。在審理期限方面,重罪一審案件平均為40.6個月,重罪上訴案件平均為21.8個月;輕罪一審案件判決為11.7個月,輕罪上訴案件平均為15.1個月;第五級違警罪一審案件平均為11.5個月,第五級違警罪上訴案件平均為11.3個月。


      (三)青少年法庭工作情況


      青少年法官在民事方面為獨任審理,主要處理有關青少年教育的事項,在處理刑事犯罪時可以獨任審理,也可以由兩位非職業司法官協助。庭審中由特別負責青少年犯罪的檢察官出庭,庭審不公開審理。青少年法官不可對10周歲以下的青少年進行審判;可對10—13歲的青少年進行審判,但不可宣告刑罰;可對13周歲以上的青少年決定宣告刑罰或教育類處罰措施。青少年法官認為必要時可以對青少年的品行、健康、家庭和社會環境進行調查。


      2015年,檢察院審理青少年輕罪案件165138件,其中不可起訴的案件35701件,可起訴的案件129437件。可起訴案件中,起訴47374件,其中由青少年法官受理45698,由預審法官受理1337件;采用起訴替代程序71028件,其中不予處罰43029件;刑事和解成功2221件;不起訴8814件。


      除管轄青少年犯罪案件外,青少年法官還負有保護青少年被害人的職責。2015年,青少年法官保護陷入危險的青少年共103885人,其中6歲以下32169人,7—12歲31400人,13—15歲23817人,16—17歲16212人,未知年齡287人。


      三、羈押部門工作情況


      法國共有187個羈押部門,其中86個看守所,94個監獄,6個青少年專門監獄,1個國家公共健康機構(隸屬衛生部管理)。截止2016年1月1日,上述羈押部門共可羈押51561人,實際羈押76601人,超押率為48.6%;其中服刑人員58443人,審前羈押18158人;男性占96.5%,女性占3.5%;18歲以下青少年715人,占0.93%;外國人占19.5%。自1990年來,審前羈押人數總體呈下降趨勢,而被羈押的已決人數卻不斷上升。


      在犯罪率居高不下,監獄人滿為患的情況下,法國為了減少羈押人數,減輕羈押部門的重荷,采取了多種開放性服刑方式。刑罰執行法官對服刑人員進行個性化評估之后,認為其在監內服刑表現良好,不再具有社會危害性,通過監外服刑能夠讓其更好地適應社會,避免監內交叉感染等問題,并在刑罰監督部門的協助監督下,服刑人員可在監外完成一定的任務以替代監禁刑,主要指對緩刑、假釋考察期間表現的監督、社會公益勞動(即為社會或公共組織進行40—210小時的無薪勞動)、附條件釋放(提前釋放服刑人員并對其進行監督,使其在不少于剩余刑期的期間內在監外履行一定義務的服刑方式)等。截至2015年1月1日,全法103個刑罰監督部門對172007人的開放式服刑情況進行監督,其中緩刑、假釋考察期136871人,社會公益勞動17116人,附條件釋放6272人,其他方式(如佩戴電子監控設備在監外服刑、半監禁刑等)33480人。服刑人員在監外服刑還需要遵守其他條件,如不得進入特定的場所、不得與特定的人員接觸、在規定的時間向刑罰執行法官匯報行蹤、思想和生活動態等。


      四、法律援助工作情況


      為了充分體現“自由、平等、博愛”的國家價值觀,法國為公民提供多元化的法律援助,無論是民事、刑事、行政案件都可以申請法律援助。每個法院都設有法律援助辦公室,其職責為:受理和審查公民法律援助申請是否符合條件,做出給予法律援助決定;通知律師公會指派律師提供法律援助;受理公民對下級法院法律援助辦公室做出的不予法律援助決定的復議申請。法律援助辦公室由司法官、律師、執達員、訴訟代理人、稅務官以及一些熱心法律援助的社團代表等組成。法律援助對象既可以是公民個人,也可以是法人;既可以是法國人,也可以是外國人;既可以是起訴方,也可以是應訴方。獲得法律援助的決定刑因素是財產狀況,法律規定“財產不足以支持其向法庭主張其權利的個人是法律援助的合格申請人”,根據財產狀況,法律援助分全部法律援助(即完全免費)和部分法律援助(即收取部分費用)兩種情形。[7]


      2015年,全法法律援助901986人。民事案件485812人,家事法官審理的案件數量最多,離婚案件104860人,非離婚案件88814人;青少年法官審理的案件次之,共53811人;勞動調解委員會審理的案件19930人。刑事案件358961人,重罪案件15121人,其中援助犯罪嫌疑人7511人,援助民事原告7610人;輕罪案件255859人,其中援助犯罪嫌疑人224966人,援助民事原告30893人;青少年案件40715人。行政法院審理的案件56987人。


      五、最高司法委員會


      法蘭西第五共和國1958年10月4日憲法第64條規定:共和國總統是司法獨立的保證人,他的此項職能由最高司法委員會協助行使。最高司法委員會的職權廣泛,幾乎涵蓋了司法官職業生涯的方方面面,甚至連總統和司法部長在做出關于司法官的有關決定時都要聽取其意見。最高司法委員會下設法官分委員會和檢察官分委員會分別負責法官和檢察官相關事宜,由于法國檢察官隸屬于司法部長管理,因此法官和檢察官分委員會的職權略有不同。主要體現在以下兩項:一是司法官提名和任命。法官分委員會對上訴法院和大審法院院長的任命具有建議權,并對其他法官的任命擁有有約束力的建議權,即總統只能選擇同意或不同意該任命意見,而不能另行任命他人。檢察官分委員會對檢察官的任命享有提出簡單建議的權力,即該建議不具有約束力。二是司法官懲戒。法官分委員會行使懲戒法官的職能,它可以直接做出懲戒決定,決定懲戒方式。檢察官分委員會行使對檢察官懲戒的職能,但其只能對檢察官的懲戒事項提出建議,決定權屬于司法部長。然而,在未經過檢察官分委員會同意的情況下,司法部長不能對檢察官做出任何懲戒決定。


      2016年,最高司法委員會在司法官任命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應司法部長要求,提供了2243個咨詢意見,并為此出具了859份觀察報告;法官分委員會依職權對最高法院的法官、上訴法院和大審法院的院長的任命共提出了73次意見。


      作者:黃爾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