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刑法 > 探討刑法解釋中的形式論與實質論之爭正文

    探討刑法解釋中的形式論與實質論之爭

    來源:UC論文網2017-11-12 14:37

    摘要:

     在刑法解釋中,形式論與實質論作為對刑法解釋的2種爭議,二者之間是對立統一的辯證關系,只是這兩種爭議之間對于個別犯罪要件的解釋不同,所站的立場也不同,體現了我國國家刑法

      在刑法解釋中,形式論與實質論作為對刑法解釋的2種爭議,二者之間是對立統一的辯證關系,只是這兩種爭議之間對于個別犯罪要件的解釋不同,所站的立場也不同,體現了我國國家刑法研究的自我審視,是促進刑法不斷改進的有效路徑,有助于提高刑法立法的水平。


      一、形式論與實質論之爭的起源

      刑法一經頒布施行,就具有穩定性和凝固性,而社會卻是一個不斷變化發展的過程中,因此對于刑法條文而言,與發展變化的現實社會而言,出現明顯的差距實屬必然。具體體現為:(1)實質論的產生。在《論罪論原理》中明確指出了“刑法實質解釋”,的基本內容是:對構成要件的解釋,應以法律條例的保護法益為引導,通過刑法用語可能蘊藏的含義來明確構成犯罪要件的具體內容,而不是單純的理解法律條例字面上的含義。一旦犯罪的實體違法,需承擔相應的責任。因此對于違法構成要件的解釋,必須保證行為的違法性符合刑罰處罰的標準。并且當某種行為不屬于刑法用語規定的內容時,但滿足刑罰處罰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時,應在刑法處罰定罪的基礎上,對刑法用語作出進一步的解釋。(2)形式論的產生。形式論的解釋晚于實質論,出現于1997年《新刑法提出的新課題》,到2004年在《罪刑法定視野中的刑法適用解釋》中對形式論做出了系統化的研究,將形式論提升到論點的高度,使得形式論得以呈現。


      二、形式論與實質論的關系

      在眾多的刑法解釋學中,可以看出大部分學者并沒有對形式論與知識論之間的關系作出系統的研究。例如在《法學研究》中強調:“在刑法解釋學中,本來就沒有形式論和實質論的區分,只有客觀形式論和主觀形式論的區別”;在《罪刑法定視野中的刑法適用解釋》中強調:“主觀形式論注重探尋立法者的立法目的,稱為形式論;而客觀形式論注重法律條例中的客觀含義,稱為實質論。”基于以上解釋展開闡述,足以證明形式論與實質論之間的關系。又如陳興良教授認為虛擬財產,也是刑法中的財務,盜竊他人的虛擬財物,已經構成盜竊罪。行為人為泄私憤,進入他人的股票賬戶,并篡改他人密碼進行賬戶交易,將他人賬戶內的股票高價買進后低價賣出,導致他人財產損失,不構成故意毀壞財產罪。在這個法律條例的解釋中,不論是前者使用了實質論,還是后者使用了形式解釋論,或者是前者擴大解釋,還是后者采用限制解釋,都會造成二者之間的維護者通過合理的法律規范對自己的理論作出辯解,而忽視了對自身理論中基本概念的闡述。一旦有人對陳興良教授在用一個刑法解釋用語上所采用的形式論與實質論自相矛盾產生質疑時,也可以解釋過程中受到各種因素與制約為由進行辯解。可見對于同一個事物,依據不同的標準來劃分,只是在同一個標準中具有可比較的價值;不同標準下的不同劃分,極易導致法律的外延產生部分交叉與重疊。


      三、形式論與實質論之爭的體現

      在刑法解釋中,對于刑法理論的解釋,主要包括2種:自由保障與法益保護。即在罪刑法定原則的基礎上,實質論側重刑法的法益保護機能,形式論側重刑法的人權保障機能。因此對于刑法解釋中,形式論和實質論之間的爭議,也是刑法機能論的爭議。然而不管刑法解釋方式的關系如何,它們終究歸結為要解決法律條例中的語義限度問題。一個法律概念的中心用語是清晰明確的,如果離開法律的目的,便會迷糊不清。即當人民在界定法律概念時,只是片面地理解某個特定概念中具有代表性的事件,而忽略無法確定的其他情形。例如在“南京李寧組織賣淫案”的案例中,涉及到“賣淫”的刑法解釋,對于“賣淫”而言,是指異性之間的違法性交易。但是如果在其他前提下,是否能將同性之間的性交易包括在賣淫的用語中,如果包含,是否與“賣淫”的用語違背。針對這個問題,形式論與實質論的維護者均得出相應的結論:賣淫在現代化社會中,對于嫖宿幼女罪與奸淫幼女強奸罪的關系而言,如果嫖宿幼女行為構成《刑法》第263條加重處罰事由,是否已強奸罪,處以無期徒刑,或者是死刑?形式論學者認為法律雖然沒有明確規定,要以普通條例定罪量刑,但是也沒有禁止性規定,而是依據特別條例定罪,不能做到罪行相適應時,需依據重法優于輕法的原則來定罪。而實質論的學者認為:“沒有明文規定本身就是規定,這才是罪刑法定原則的應有定義。”可見不同的定義標準,所獲得的結果也不一樣。


      四、結語

      綜上所述,在刑法解釋中,形式論與實質論之爭是一種虛假的學術對立,二者之間無矛盾沖突,只是立場與邏輯思維不同。因此對于刑法解釋中實質論與形式論展開的爭議,有助于促進我國刑法立法不斷改進,以提升國家刑法研究的整體水平。


      [參考文獻]

      [1]勞東燕.刑法解釋中的形式論與實質論之爭[J].法學研究,2013(3):122-139.

      [2]孫妍.刑法解釋中形式論與實質論的分歧表現[J].遼寧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16(4):136-137.

      [3]陳凌劍.刑法形式解釋論與實質解釋論之爭[J].廣西青年干部學院學報,2013,23(1):69-71.


      來源:法制博覽2017年10期

      作者簡介:喻偉東(1986-),男,漢族,浙江余杭人,任職于浙江騰智律師事務所。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