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司法制度 > 論國際規則標準下的中國少年司法制度正文

    論國際規則標準下的中國少年司法制度

    來源:UC論文網2017-11-12 10:50

    摘要:

     近期媒體屢屢曝光了全國各地發生的少年違法犯罪案件,引發了社會的普遍關心。[1]少年犯罪問題由來已久,早已引起國際社會的注意。國際規則中有關少年司法保護的基本原則為我們解決這一問題提供了指導方向。

      近期媒體屢屢曝光了全國各地發生的少年違法犯罪案件,引發了社會的普遍關心。[1]少年犯罪問題由來已久,早已引起國際社會的注意。國際規則中有關少年司法保護的基本原則為我們解決這一問題提供了指導方向。


      一、國際規則中少年司法制度的基本原則

      聯合國通過國際規則,確立了少年司法保護的一系列基本原則:[2]

      (一)強調少年幸福原則

      對少年幸福的促進是由《北京規則》明確提出并在其他法律文件中也有所體現。《兒童權利公約》明確所有由公共或私人的社會福利機構、法院、行政機關或立法機構來實行的有關兒童的行動,首要是為了滿足兒童最大的利益。《聯合國保護被剝奪自由少年規則》規定少年司法系統應致力于保護兒童權利和安全,提升兒童身心健康。


      (二)相稱原則

      《北京規則》明確提出對少年犯的審判和處理,不僅要與犯罪的情節相稱,而且要與少年和社會的需要相適應;建立獨立的少年司法制度,包括獨立的司法機構、司法人員和司法程序,以避免少年因為年齡和心理脆弱,在受到懲罰的過程中,受到不利影響。《兒童權利公約》明確締約國應致力于推動設立特別法律、程序、機關和機構,以專門適用于被指控違反刑法的兒童。其他兩部國際規則也強調了這一原則。


      (三)保護少年權利的原則

      《北京規則》明確在訴訟中要保障少年假定無罪的指控需通知本人、沉默、聘任律師、父母或監護人在場、對抗證據等權利。在所有階段尊重少年兒童隱私,避免進一步的損害。《兒童權利公約》全面設置了少年生存權、保護權、發展權、參考權和被推定無罪權。被剝奪自由少年在被指控過程中享有告知權、法律援助權、沉默權、保護隱私權等。《聯合國保護被剝奪自由少年規則》對此也予以明示。


      (四)開放性司法原則

      《北京規則》明確進入監獄對于少年總是最后一個手段,而且應該是盡可能短的時間。看管、監護和監督,緩刑、社區服務、罰款、補償和賠償,參加集體輔導和類似活動,寄養或其他教育設施都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監禁。《兒童權利公約》也明確了對兒童的逮捕、拘留和監禁應當是最后的措施。《聯合國保護被剝奪自由少年規則》明示對少年的拘留應當盡可能保持開放性——完全不存在或很少警備,以確保少年最大程度與外界接觸。


      (五)減少法律干預原則

      在少年司法制度中應遵循“謙虛原則”,社會各階層均參與,實行綜合管理。《北京規則》提出采取積極措施,調動一切可能的社會資源,在少年司法中減少法律干預。《聯合國預防少年犯罪準則》表明成功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整個社會都需要努力。預防戰略的重心應促進全部兒童和青少年的交融,家庭、社區、伙伴、學校、職業培訓、司法系統以及各種自愿機構需通力合作。


      二、國際規則標準下中國少年司法制度的缺失

      立法方面,我國已有一系列法律保護少年司法制度的建立和發展,對少年刑事案件作了特別規定;[3]司法方面,執法單位通過司法解釋保障司法過程中少年的保護。在“教育、感化、挽救”原則的指導下,初步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少年司法保護制度。根據國際規則的規定,當前我國少年司法制度仍存在一些不足之處。


      (一)缺少全面性

      對于實施違法行為和犯罪行為的未成年人,我國已經注意在司法過程中予以一定程度的特殊保護。但對于未成年人的不良行為及其他違法行為,法律沒有明確具體的矯正部門和矯正方法,而是一般性地規定由未成年人父母、監護人、學校教育,導致大量未成年人不良行為和違法行為處于無人管理狀態。在流動人口中少年司法保護存在一定的困境:大量的未成年人犯罪由于人口流動而得不到有效監管,更談不及少年司法保護;人口的流動導致對違法犯罪的少年難以適用家庭、社區幫助、緩刑等開放性司法保護措施,作為最后手段的監禁在流動人口少年中大量采用。


      (二)缺少適應性

      相稱原則要求少年司法有別于成年人,對少年的行為做出司法反應前要對少年的個人情況進行調查,以利于做出相適應的司法決定。我國法律僅明確辦理未成年人案件彈性調查制度,沒有建立強制調查制度,不利于對少年做出與其個體情況相適應的司法反應。同時,沒有獨立的少年司法機構和專業的司法人員,少年法庭具體辦案人員缺乏相關的醫療、心理、教育和社會學專業知識。我國少年司法仍處于淺層次的狀態,沒有真正做到少年司法的個性化與人性化。


      (三)缺少充分性

      首先,一些少年司法保護的法律,缺乏可操作性。《刑事訴訟法》對未成年人的司法程序有特別規定,但這些規定原則性過強,具體操作時容易留于形式。其次,有些法律規定了未成年人的權利,但沒有提供相應的法律責任。例如法律規定在判決前,媒體網絡不得泄露未成年人的個人信息,但是如何處罰違反上述規定的有關單位,卻沒有相應的處罰措施。最后,有些國際規則確立的少年司法保護原則,我國法律還沒有規定,其中最明顯的就是少年司法中的沉默權。


      (四)缺少開放性

      我國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的處理主要有治安處罰、強制戒毒、社會幫教、工讀教育,刑事處罰等不同形式。各種行政處罰與刑事處罰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在不同程度上,剝奪或限制未成年人的自由,導致少年司法保護缺少開放性。工讀學校本應該是一個開放的少年矯正機構,但由于其嚴格的管理制度,接受教育的未成年人受到嚴格的自由限制,與外界處于實際隔離狀態。


      (五)缺少綜合性

      雖然我國已經提出了對未成年人犯罪進行綜合治理的方法,但是法律保護仍然是我國少年保護的主要形式,其中刑事法律保護更是占了主要地位,應當由家庭、社會、幫教組織承擔的少年保護工作,更多地近于空置狀態。即使在司法保護的現行制度中,除了公安機關、檢察機關、法院,其他非司法組織在少年司法保護中的作用沒有充分發揮,沒有建立起各部門之間的溝通與協作機制。


      三、國際規則標準下中國少年司法制度的完善

      在總結各國經驗的基礎上,聯合國提出了少年司法保護的國際規則,引導并促進了各國少年司法制度的發展。與其他國家一樣,我國在具體制度構建過程當中,也應當根據這些原則,創建與我國國情相符的少年司法制度。


      (一)諳熟少年司法國際規則的內容,深化國際化的少年司法保護理念

      對于少年司法保護國際規則的內容和要求,我國負有少年司法保護職責的各個部門及其工作人員,尤其是基層部門及工作人員需要深刻了解、準確體會相關少年司法的國際規則,有利于更好地達成對少年的保護。借鑒國際社會的成功經驗,以國際規則為指導,建立起與各國能夠交流與互補的國際化少年司法保護制度,不斷提高我國少年司法保護水平,促進少年幸福的實現。


      (二)制定統一法律,從立法上保障建立與少年相稱的司法保護制度

      中國已經有了一系列的法律和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少年司法制度,但是這些規定散見于多部法律之中,沒有對少年司法的實體、程序和執行法等問題作出統一的規定。完成我國少年司法制度與國際規則的交融,吸收我國現有少年司法制度的相關內容,在此基礎上制定統一的少年司法制度法律。微觀上可以對于國際規則標準下少年權利的缺失與不足作出彌補,促進我國少年司法保護制度的具體建設;宏觀上可以為少年司法提供法律保護,明確少年保護與社會治安的關系,既保護少年的權益,也不損害社會利益,實現少年保護與社會利益的一致。


      (三)落實各項具體制度建設,保護少年司法中各項權利的實現

      國的現實情況而言,較為可行的是加大少年司法保護中具體的制度建設。第一,可以考慮建立區別于成年人的、符合少年身心特點的違法犯罪案件強制調查制度。實踐中,對未成年人犯罪的調查工作要么省略,要么留于形式、調查不充分。強制調查有利于對未成年人犯罪作詳細、具體的分析,從而作出個性化的裁決。第二,深化我國少年污點取消制度。對于受過刑事處罰的少年,我國目前實行附條件的記錄制度。在未成年人人身危險性明顯下降的情況下,不以未成年人的刑罰高低為前提條件,建立起更廣泛的取消少年刑事污點制度,對犯罪的少年以寬容信任之態,促進其悔改與回歸。[4]第三,建立少年司法保護專業人員資格制度。加強對少年司法人員醫學、心理學、社會學、教育學以及其他相關專業知識的培訓,實現少年司法保護專業化。


      (四)加大少年處遇的開放程度,采取多元化的司法保護措施,促進少年回歸社會

      在我國少年司法措施,有顯著的限制和剝奪人身自由的特點,處遇的開放程度不能滿足國際少年司法規則的要求。在現有的中國少年司法制度下,提高少年處遇的開放性可以增大工讀學校的開放程度,充分發揮社區矯正在少年保護中的作用,放寬少年減刑和假釋的適用條件。在各種保護措施創立和發展中,一方面要結合我國的情況,創立和發展多種開放性司法保護措施;另一方面也要借鑒其他國家的可行性經驗,[5]從而建立起符合少年司法國際規則要求的多種開放性處遇形式。


      (五)加強社會力量在少年保護中的作用,加大司法外保護的力度,促進少年司法保護的綜合化

      根據國際規則的要求,降低法律在少年司法保護中適用的比例,擴大社會教育,以預防為主,減少司法干預。凈化社會總體環境,增強對網吧、酒吧、KTV等場所的管理,加大對吸毒、賣淫、賭博等違法行為的處置,減少不良環境的誘因。加強對少年不良及違法犯罪行為的綜合治理,加強家庭、學校、社區、各級基層組織在少年保護中的作用,尤其要加大對流動人口中少年的保護。堅持司法在少年保護中的最后使用原則。對于少年違法犯罪行為,要首先考慮運用法律之外的手段予以救治,重視非司法組織的作用。


      四、結語

      當前對于頻發的少年各種不良行為、違法行為和犯罪行為的嚴重危害性,我國社會各界的重視程度還不夠。許多人將其認為是少年成長過程中出現的小問題,忽略了問題產生的根源及有可能在未來進一步惡化的危險性,缺少建立全面少年司法制度的認知。在尊重自身傳統和國情的前提下,依據少年司法的國際規則,參考其他國家的成功經驗,創建符合中國國情的少年司法制度,不僅是對違法少年的懲戒、教育和挽救,也是對守法的被害人(包括被傷害的未成年人)的安撫和保護。


      注釋:

      [1]校園暴力在我國時有發生,違法與犯罪交織,且多數事件未進入司法程序追究法律責任,加上目前缺少統一的事件報告、統計制度,導致難以了解我國校園暴力發生的真實情況。從2013年-2015年各級法院審結生效的校園暴力刑事案件中抽取100多件典型案件樣本表明,校園暴力犯罪案件涉及的罪名相對集中。針對人身的暴力傷害比例最高,抽查樣本涉及的159名未成年被告人中,已滿14不滿16周歲的被告人占35%;已滿16不滿18周歲的被告人占65%。


      [2]到目前為止,集中體現對少年兒童保護和司法制度方面的國際規則主要有:《聯合國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標準規則》(又稱《北京規則》))、《兒童權利公約》、《聯合國保護被剝奪自由少年規則》和《聯合國預防少年犯罪準則》(又稱《利雅得準則》)四部法律文件,這些法律文件提出了有關少年司法制度方面的一些國際性的基本原則。

      [3]這些法律主要包括《刑法》、《刑事訴訟法》、《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


      [4]如德國在少年服完刑或免刑2年后,法官必須考慮是否取消少年的刑事污點。經過向家長、學校、主管部門的調查,確認少年已改邪歸正,可以根據家長、法定代理人、檢察官等人的申請,通過決議的形式取消少年的刑事污點。這一制度我國學者早在上一世紀九十年代就介紹到我國。參見郭翔:《美、英、德少年司法制度概述》,載《政法論壇》1995年第4期。


      [5]如英國對于刑事案件中的少年犯規定可以剝奪少年的空閑時間,但不剝奪其自由,少年可以在看管中心從事勞動和學習;德國則規定少年可以彌補由于自己的犯罪所造成的損失,支付一定的罰款給慈善機構,指定被告作一些有利于公共利益的事情等。相對來說,這些國家很早注意到開放性司法的重要性。


      來源:中國檢察官·司法務實 2016年10期

      作者:欒莉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