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行政法 > 論行政法的信賴利益保護原則正文

    論行政法的信賴利益保護原則

    來源:UC論文網2016-06-30 15:03

    摘要:

    從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淵源及其內涵出發,對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理論學說進行梳理,提出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在立法和實踐中存在的問題,針對問題提出完善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途徑。

      一、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產生、發展及內容
     
      (一)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產生及其發展
     
      在以德國、法國為代表的大陸法系國家和地區,民法中的誠信原則對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形成和發展有著直接影響。二戰以前,行政法的信賴利益保護原則處于萌芽狀態,沒有系統的法律規定,更沒有司法實踐。二戰后,該原則在誠實信用原則基礎上發展起來,誠實信用原則最初在聯邦德國被引用到行政法上,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在二戰后的德國首先得到確立,后發展成為很多國家行政法的一項基本原則。1956年德國行政法院在“安寡金”案的判決中首次提出信賴利益保護的內容。當時,德國法院的判決認為,行政法的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和依法行政原則應當用平衡辦法來協調。憲法法院認為信賴利益保護是法的安定性原則的外化形式,如果行政主體侵害行政相對人有法律依據的信賴利益就會被法院認定為違反了法的安定性原則。隨后該原則在德國滲透到全行政法領域,德國很多行政法規范中都規定了信賴利益的保護。特別是1976年的德國《行政程序法》明確規定了信賴利益的保護。通過《行政程序法》的規定,確立了該原則在整個德國行政法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而且該原則也在司法實踐中具有了可操作性。德國在《行政程序法》之后制定的《租稅通則》和《聯邦建設計劃法》等行政法中都明文規定了信賴利益保護原則。隨之,該原則在日本、意大利、法國、韓國、丹麥等國家和我國臺灣地區被確立為行政法的基本原則,這些國家和地區在德國的基礎上繼承、完善和發展了信賴利益保護原則,成為這些國家和地區行政法的基本法律原則之一。
     
      在以英國和美國為代表的英美法系國家,雖然沒有像大陸法系國家那樣明確規定信賴利益保護原則,但也確立了與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相近似的原則,比如美國的禁止翻供原則,英國的自然正義原則都體現了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內容。孫德巖學者認為,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在大陸法系和英美法系各國行政法中被確立,是行政法發展的必然要求,該原則不僅有利于維護法的安定性和社會穩定性,更有利于維護行政相對人在行政法上的合法權益。
     
      (二)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內容
     
      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基本內容為:行政相對人對行政主體作出的行政行為的合理性、正當性的信賴利益應當被保護,行政主體非經法定條件和法定程序不得隨意更改已經生效的授益行政行為,如果的確因為公共利益需要而撤銷和廢止的,應對由此撤銷和廢止給行政相對人造成的損失進行補償。行政主體的行政行為在法律效力上具有先定力、公定力、確定力、拘束力、執行力。就行政主體而言,行政行為一經作出就產生行政法上的法律效力,非經法定條件和法定程序,不得隨意撤銷、更改行政行為的內容或者重新作出新的行政行為;就行政相對人而言,行政相對人在行政行為作出之后不得擅自否定行政行為的具體內容或者歪曲地理解其內容,非依法定條件和法定程序也不得擅自更改其內容;就其他國家機關、社會組織、公民個人來說,都必須遵守和承認行政主體的行政行為所確認的行政法律事實和行政法律關系。
     
      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具體內容包括五大構成要件。一是信賴利益的存在是該原則適用的基礎和前提,如果沒有信賴利益的存在,行政相對人就不能有正當性、合理性的信賴利益,也就無從對行政相對人的利益進行保護。二是基于行政行為的信賴利益產生之后,沒有法定條件和法定程序,任何行政主體不得任意更改、撤銷、廢止。行政行為一經作出就產生行政法上的效力,該行為就被推定為合法行為,信賴利益就被推定為合法利益,行政主體和行政相對人必須遵守。只有在符合法定條件和經過法定程序的情況下才能停止該信賴利益保護的執行。只有這樣行政相對人才能對其行為進行科學預測和安排,社會秩序才能連續和穩定。三是該信賴利益對行政相對人產生了實質影響。由于行政主體作出的行政行為,該行政行為被推定為合法行為,行政相對人根據行政行為所獲得或即將獲得利益與行政主體作出的行政行為之間有因果關系,且這種利益對行政相對人產生實質影響。四是該信賴利益值得保護。信賴利益值得保護主要強調該信賴利益是正當的利益,是公民對行政主體實施的行政行為而獲得或即將獲得的利益深信不疑,在主觀上強調行政相對人的善意無過錯。五是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被行政主體所侵犯應得到補償。“有權利就必須有救濟”,否則權利就得不到實現,所以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被行政主體所侵犯應得到補償。
     
      二、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理論學說
     
      學術界對行政法領域中的信賴利益保護原則一直存在著不同的觀點,主要學說有“誠實信用說”“法的安定說”和“權利保障說”三種:
     
      (一)誠實信用理論說
     
      誠實信用原則本是民法上的基本原則,是指民事主體在實施民事行為過程中,應當講誠實、守信用,正確的行使權利和履行義務,誠實并不欺不詐,做到意思真實、行為合法、不規避法律和歪曲合同內容等。w部分學者認為,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究其本質是民法上的誠實信用原則在行政法上的類推,行政法與民法相比是年輕部門法,其理論體系的完善必然受到民法中傳統的理論影響和類推,而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就是誠實信用原則的具體體現,民法上的誠實信用原則是行政法上的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理論基礎和源泉。德國學者拉班德認為:“誠實信用原則得支配公法領域,一如其于私法領域;茍無誠實信用,則立憲制度將不能實行。”行政法領域中的信賴利益保護原則跟民法領域中的誠實信用原則在本質上是一樣,雖然民法上的誠實信用原則調整的是平等的民事主體關系,而信賴利益保護原則調整的是行政主體和行政相對人之間的非平等關系,但也要求行政主體和行政相對人在行政法律關系中要講誠信,該原則主要調整行政主體依法行政,同時也約束行政相對人依法行使自己的權利,要求行政相對人在實施任何行為時都要符合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只有該原則既約束行政主體又約束行政相對人整個社會秩序才能持續和穩定。
     
      (二)法的安定性說
     
      法治政府背景下要求行政主體的行政權必須是行政相對人可知的、可預測的,行政相對人根據行政權對其將來行為進行統籌安排,社會秩序才能持續和穩定。要求行政主體實施行政行為,要考慮法律本身具有安定性;要考慮實施的行政行為處于確定狀態,其效力的溯及力受到限制。德國行政法學專家認為“信賴保護原則的理由最有說服力的當數法的安定性,它是行政行為法律效果不受瑕疵影響和存續力的根據,并且給行政行為賦予自己的特性。”m臺灣學者羅傳賢認為:“本于法的安定性行政行為須具有可預見和可預測性,人民預先知其所遵循故人民因信賴行政行為所生之損害應予以保護”這些學者認為信賴利益保護原則來源于法的安定性原則。
     
      (三)權利保障說
     
      在現代民主法治社會下,行政權來源于人民,我國憲法第二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人民授權予行政主體,從而行政主體就取得了行政權,人民的私權利才是行政權的淵源和源泉。因此,行政主體的行政權本質是為人民服務的,行政主體行使行政權時只能按照人民授予權力的目的來行使,沒有授權的權利應屬于人民的權利,人民的私權利應當受到國家憲法和法律的保護。“未經法律明確授權并且符合法定條件,行政機關不得以任何形式限制、變更或剝奪憲法確認的公民權利”信賴利益保護實際上是保護人民讓渡給行政主體的私權利,行政主體保護私權利的權力本質上是來源于人民。
     
      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三種學說都有其合理性,就其來源來說,是把誠實信用原則類推、引用過來而變成行政法的基本原則,要求行政法律關系主體誠實、守信。就其本質來說,行政主體的行政權來 源于人民,必須為人民服務,保障人民的私權利的順利實現。最后,從功能上講,是為了維護國家法律的穩定和社會公共秩序的穩定及連續。因此,筆者認為該原則的理論學說是一種綜合說,綜合了誠實信用說、法的安定性說和權利保障說。
     
      三、我國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問題分析
     
      (一)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立法問題
     
      我國傳統行政法更多是借鑒前蘇聯的行政法,信賴利益保護原則沒有受到立法機關的足夠重視。關于我國行政法的基本原則,立法者和學者都主張“依法行政原則”和“合理行政原則”,理論上,如果過多地強調依法行政而忽視信賴利益保護,導致依法行政變成了行政主體的行政職權,將實際上更多地保護了行政主體的行政職權,很少保護行政相對人的權利。我國在依法治國背景下強調的是法治政府,政府要從管理者轉變成為服務者,憲法、法律主要是保護行政相對人的權利,如果只靠依法行政和合理行政兩大原則很難保護行政相對人的權利,故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必須在我國建立和確認。最高人民法院在1999年頒布的對我國《行政訴訟法》的司法解釋中體現了該原則,規定:如果人民法院的判決撤銷了行政主體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會給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造成損失,人民法院可以責令行政主體作出補償。這是我國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在司法解釋上的萌芽。到2004年我國《行政許可法》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依法取得的行政許可受法律保護,行政機關不得擅自改變已經生效的行政許可。”這是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受保護在許可法上的具體體現,但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受保護的范圍非常有限,僅限于授益具體行政行為被撤銷、被廢止,而我國其他行政法律法規中均未涉及信賴利益的保護。
     
      (二)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實踐問題
     
      在實踐中主要有以下問題:一是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在整個行政法體系中的地位不清楚。公民信賴利益保護在《行政許可法》中有規定,其他行政法律法規沒有規定,公民很多信賴利益很難得到保護。二是信賴利益保護原則適用范圍很狹小。目前只有在行政許可中的授益具體行政行為被撤銷或者被廢止才適用,在我國行政法上,除了授益具體行政行為還有大量行政行為不能適用,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難以保護。三是信賴利益保護原則適用主體的公正性存在問題,該原則的適用掌握在行政主體手中,很難真正保護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四是現實中很難把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及其二者的權重分清楚。由于社會公共利益范圍的界定在理論界和法律上都沒有統一的標準。因此在界定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時往往很難,在社會公共利益無法確定時對行政相對人信賴利益的保護就將難以實現。五是信賴利益受損的行政補償范圍狹窄標準不統一,難以把信賴利益保護原則落到實處。我國目前對行政補償不僅范圍窄而且標準不統一,而且補償程序不完善,無法保障對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的補償能夠有效地落到實處。
     
      四、我國完善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途徑
     
      (一)立法完善途徑
     
      一是通過立法途徑在行政法領域中全面建立信賴利益保護原則,比如在《行政許可法》《行政處罰法》等法律中規定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如果制定《行政程序法》的條件成熟時,要盡可能在該法中規定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從立法上保護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行政相對人在行使權利時有法律根據,任何行政主體都不得在沒有法律根據的情況下非法剝奪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該原則要從實體和程序上對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進行保護。二是明確該原則的適用范圍的大小。明確行政相對人的信賴利益保護的范圍大小應當以行政相對人的善意為基點且符合上述信賴利益保護的五大構成要件的即可納入保護范圍,并獲得該原則的保護。同時在立法時也可采用列舉的辦法把具體的信賴利益列舉出來加以保護。三是從立法上明確公共利益的范圍。在實踐過程中,“公共利益”是一個極難界定的概念,如果限定不嚴謹,特別容易出現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的混亂。筆者認為公共利益的界定必須符合四條件:1.受益人的非特定性。公共利益的受益人應當是不特定的多數人。2.公共利益的范圍必須由法律規定。3.公共利益不具有營利性。4.公共利益實現程序須保證行政相對人的權利充分行使。行政決策和行政執行應當公開、公正、公平,確實依法保障行政相對人的知情權、參與決策權、陳述權、申辯和聽證權等程序權利的充分行使。四是完善行政補償制度。國家在現行行政法律規范中和以后制定《行政程序法》中應明確具體的補償程序和補償標準。行政補償程序的啟動以行政相對人的申請為前提,行政相對人可以與行政主體進行協商,達不成協商意見的再根據行政補償有關程序作出行政裁決,行政相對人對行政裁決仍然不服的可以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二)實踐完善途徑
     
      一是進一步培養全民的信賴利益保護意識,特別是培養國家公職人員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法律意識。1.大力發展市場經濟,加強民主政治建設,樹立信賴利益保護意識。實踐證明,在經濟高度發達的地方,公民的信賴利益保護意識較強,而在經濟較不發達的地方,公民的信賴利益保護就比較淡薄。
     
      2.在信賴利益保護意識上樹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理念。任何公民、法人、組織都不得凌駕于我國法律之上侵害信賴利益,在法律制度下來保護信賴利益。
     
      3.加強全民法律教育,培養公民的法律意識,讓信賴利益保護意識內化于心。我國著名行政法學家應松年教授認為,“政府本身也應該建立、遵循誠實信用、信賴保護的準則,成為整個社會誠信的示范者,切實保障公民權益。”'7)只有在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的引領下實施行政行為,行政行為才能有權威。
     
      二是在行政執法過程中,首先應當及既往原則,除非為了公共利益外行政執法應保護公民信賴利益,而不應溯及執法。再次,行政主體的行政決策方案要能為行政相對人提供明確的行為預期,使行政相對人自覺地遵守和執行行政決策方案,以達到信賴利益的保護。最后,要保證行政相對人的權利有效行使,特別是在行政執法程序中要保證行政相對人的陳述權、聽證權、申訴權和控告權等,從而保證信賴利益得到確實有效的保護。
     
      三是在司法實踐中,要進一步強化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在我國司法實踐中的應用。信賴保護的司法實踐,最高人民法院在1999年頒布行政訴訟法的司法解釋中體現了該原則,特別是在《行政許可法》第8條對信賴利益保護作了相應規定后,在我國司法實踐中已經實現了部分的司法化。允許信賴利益保護原則作為審判依據,要盡快在其他行政法律規范中和以后制定《行政程序法》全面規定信賴利益保護原則,讓司法實踐有法可依,把該原則上升為基本的司法理念和基本司法精神貫穿于整個司法實踐中存在和發展。
     
                                                                                                                        朱海文,楊汝華
                                                                                                                (文山學院政法經濟學院)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