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民法 > 以民法為基礎:法治追尋的另一種視角正文

    以民法為基礎:法治追尋的另一種視角

    來源:UC論文網2016-06-30 10:46

    摘要:

    民法知識是來自于市民社會,無論是民法精神、原則,還是民法規則都是市民社會的產物。民法作為來自于市民社會的知識體系,不僅為法治的基本秩序具有一種構造作用,而且也孕育

      隨著社會復雜化的日益突出,法律也在日益煩瑣。法律體系中的任何組成部分其存在的目的都是為了一個良好法治秩序的形成,但在所有的法律組成當中對于法治秩序最具有推動作用的是民法,沒有民法所要維護的秩序的生成,就不可能有法治社會的存在。也許法治的推行依靠的是國家,但法治的基礎卻在市民社會,民法作為維護市民社會秩序的基本手段,其在法治發展中的作用永遠都是基礎性的。任何社會形態無論是否存在成文化的民法知識,作為表現民法本質的知識體系都是存在的;無論這個社會的民法知識以何種方式存在,都對法治秩序起著基礎性的構建作用。不僅如此,在民法知識的架構中還體現著市民社會孕育出來的時代精神,而這些時代精神與整個的法治精神相契合,所以以民法為基礎的法治的作用不只是對于法治的秩序構建價值,而且也在于能夠為法治哺育一種精神價值,法治的秩序和價值離開民法,則將無從談起。
     
      一、從市民社會說起
     
      民法知識不是人的頭腦的虛構,而是來自于市民社會,無論是民法精神、原則,還是民法規則都是市民社會的產物。民法知識是市民社會在追求自我秩序的過程中產生的,民法更多的是一種自發的知識體系,能夠在社會生活中找到它的存在根基。這種從市民社會而來的知識體系反過來對市民社會的秩序起著根本性的作用,民法作為市民社會的內在性知識,同市民社會的生活基本契合,或者說市民社會與民法知識本身渾然一體。正是因為兩者之間的親密性,才決定了市民社會無法離開民法知識和理念而獨自存在。當然,這并不是市民社會離不開作為國家法律的民法知識,而是說市民社會無法離開作為廣義上的民法知識,這些知識廣泛而深刻且持久地存在于人們的頭腦和行為當中,人們的日常思維和行為本身,無不體現了民法的基本精神。
     
      民法知識是市民社會在自身演化過程中逐漸形成,并反過來參與著市民社會秩序的構造。市民社會的秩序在本質上是自發的,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們并不是在一種外力的強迫下而被動地維護著市民社會的秩序,而是在行動中的一種自然而然的反映,他們的行為習慣本身就顯示著秩序的力量。“在這一社會演化過程中,在某些有利的環境下,出現了自發的秩序,市場經濟便是典型的例子。自發秩序并不是某些人憑其理性思維有意創造和設計的,而是無數的個人行為的綜合結果;這種秩序容許他們在不知不覺中互相合作、協調,整合而成一個有效率的社會體系。超立法原理可說這種自發秩序背后的組織原則,人可以發現它,但它并不是人自己設計出來的。”社會的基本秩序不可能是由一種神秘的力量加以維系,也不可能是依靠國家的強制力來加以保障,而只能是一種自我產生,自我發展的秩序。在這個秩序的生成過程中,人們的交往實踐也產生了很多不得不加以遵守的規則,這些規則都是維系這個社會存在和發展的基本規則,而這些規則中多數屬于民法性質的規則,這些規則在人類的實踐中對人類的秩序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這些規則是市民社會所不可缺少的,但這些規則如同市民社會的秩序一樣不是外力設計出來的,而是實踐自發產生的,當然實踐的產生方式本身就讓規則具有了符合實踐需要的規律性要求,即使人按照自身的目的性要求對規則加以改造,也不可能在根本上使得這些規則體系背離實踐的規律性。只有具備了這樣的規律性的規則知識,才可能對于市民社會的秩序起到維護作用。民法知識是社會內生的,而不是外加的,這是我們理解民法知識的一個基本點。正是這個基本點,民法對于秩序構造起著根本作用,如果是一種外在的知識,那么對于其所作用的對象或許就是可有可無的,但內生的民法知識體系卻是市民社會須臾所不可離開的,它對市民社會的秩序有著基礎性價值。
     
      而市民社會的秩序構成了法治秩序的基礎。現代性法律體系總是認為法治秩序是在國家的推動下才得以建立的,國家依靠著一套法律知識和法律機構為這個社會創造著社會秩序,這只是一種表面的虛妄。國家的確在法治秩序的形成中起著積極的作用,但這并不意味著國家是法治的基礎,法治的基礎從秩序的意義上講只能是市民社會,而不是其他。國家的作用不可能離開市民社會的基礎秩序去發揮它對社會的整合作用,國家的一切行為的效力只有在市民社會基本秩序的基礎上才是可能。以國家為中心的法治秩序的構建是片面的,而市民社會的視角更能幫助我們認識清楚到底對于法治而言“何為根本?何為基礎?”民法產生于市民社會,--122-在國家將其制定為普遍的成文法律之前,它就已經在對市民社會的秩序起著維系作用,而國家對于民法知識的提煉,也只不過使民法知識更具有知識的自主性而已,并沒有改變民法知識的基本精神和價值理念,民法知識在很多情況下依然按照它所產生的方式在運行著,并以固有的方式維護著法治的基本秩序。
     
      法治秩序的基礎在市民社會,而市民社會的秩序基礎則在于民法知識的自發運作和效力。民法知識的實現是多元的,每一種民法實現自身的方式都有著一套合理的運行機制,和解最初產生于人們的交往實踐,而不是國家的推動,它的合理性不在國家的認可,而是來自于實踐的合理性需要。任何企圖將民法的實現方式用完全國家化的形式來加以變革的想法可能都會受到來自實踐的報復,實踐以其自身的規律性決定著人們行為方式的合理性,民法的實現方式也是如此。國家的行為也是如此,一旦國家的行為脫離了實踐的規律性基礎而又要對實踐進行規制的話,那么國家的行為必然會受到實踐的懲罰。法治所要維護的最基本的目標是秩序,而這個秩序在最歸根到底的意義上來看,是市民社會所自發產生的秩序,但這個自發的秩序決非沒有知識的引導,這個知i只在本質上就是產生于市民社會又服務于市民社會的民法知識。民法是市民社會的根本大法,維護的是法治發展所需要的最基本的秩序,喪失了這個秩序,將不可能有任何形態的法治可言。
     
      二、民法與法治精神
     
      民法作為來自于市民社會的知識體系,不僅為法治的基本秩序具有一種構造作用,而且也孕育了法治的基本精神。現代民法產生于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活動,市場經濟的基本精神很自然地塑造了現代民法的基本精神,而現代法治理念也是產生于市場經濟的實踐活動,現代民法知識與現代法治理念在基本上是一致的、相互契合的。比如法國民法典的產生是體現了自由、平等與民主的市場經濟的基本原則和精神,而同時這些精神也為現代法治所接納。這兩者之間在精神上是一致的,其現實的存在基礎也是一致的。民法知識本身蘊涵了現代法治精神,民法知識的實現活動也哺育了現代法治精神。民法的實現方式最鮮明地體現了自治性的法律精神,這是自由精神的體現。“合乎超立法原理的法是法治之法,也是自由之法。自發秩序之所以成為可能,其中一個先決條件是作為社會成員的個人享有自由。自由是不受他人強制干預、擺布,不生活于他人的專斷、任意的權力意志之下。所以自由是只需要服從法治之法,毋須服從任何個人的意志。法治之法是維護和保障個人的自由和尊嚴的法。”民法知識以人的自由為基礎,民法的精神、原則和規則當中都浸染著自由的精神,這是人的獨立意識在法律當中的體現。人的獨立意識作為自由的理念基礎,是人作為人的高貴價值的體現。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他的行動是自由的,思想是自由的,意識是自由的,而在民法的對象化過程中,前提在于意識的自由,意識受他人擺布就不可能產生真正體現自我價值的行動理性,而一旦行動失去了意識的深層次的基礎,就難以確立自身的合理性。現代法治也表現了民法的這一基本精神,現代法治是為了人的法治,是尊重人的法治,人在現代法治中所體會到的是一種自我的尊嚴感,而這種尊嚴感如果沒有了個體的自由基礎,就難以真正的成就人的尊嚴。人們之所以將現代法治看作是一種生活方式,就在于現代法治在其目的論的追求方面,是為了社會中的每個個體自由而美好的生活服務的,這是現代法治為人樂道的根本原因。
     
      民法是一種精神的體現,法治也是一種精神的體現,這種精神是內在于人的主體意識當中的重要力量。這種精神構成了當代法治建設的一個不可或缺的維度,法治中精神的貫徹將使個體的價值得到張揚,人的精神尊嚴得以實現,這正是人們努力追求法治的內在動力。“個人精神尊嚴感本身就蘊涵著追求法的目的的活的意志,即保護和繁榮精神生活的活的意志。成為精神和珍惜自己的精神方面,意味著需要法,承認法和擁有實施奉公守法行為的最有力和最純潔的動機。精神是法的目的,而法則是精神的形式和精神的手段。正因如此,個人精神尊嚴感才能在心靈中創造出追求法和法律秩序的最強動因。”ml48民法產生于市民社會,是實踐創造了人們的主體意識,實踐活動方式在歸根到底的意義上是精神的存在基礎,而精神一旦形成又會回過頭來創造著更加符合人的目的性追求的實踐樣態。法治也是一種實踐,這種實踐需要人們精神的引導,法治的每個環節都體現了人們精神的對象化本質。人在市民社會的生活中掌握了形成了自身的精神理念,而精神的對象化對于法治而言,就是要形成一種能夠體現著人的獨立自主的尊嚴的法治。民法精神不是空穴來風,而是有著扎實的實踐基礎和內在的理念基礎,自由是它最高貴的精神價值,自由的精神不是最早地產生于抽象的法治理論,而是產生于民法的實踐,產生于市民社會的基本實踐活動,一旦人們提出法治的理念,自由的精神就將貫穿現代法治建設的全過程。
     
      民法哺育人們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意志,尊重自己的尊嚴。“一個人,如果尊重自己完全是因為受到他人的尊重,從實質上講,他就是不尊重自己:他的精神自我感覺受制于他人的、次要的印象,也就是說,受制于他人的無知和外行;他實際上是在受個人無成就感的煎熬,受渴望外在成就的虛榮心的煎熬;這一成就和聲譽一旦背叛他,他就不會再有個人精神尊嚴感,他的個性也將失去自己的形式。同樣,一個人,如果尊重自己僅僅是因為自己臆想的、或純粹外在的、或偶然經驗的特征,即因為那些不能構成其精神實質的東西,--他尊重的就不是自己。”W156_157-個人必須具有獨立的尊嚴感,這是一種精神的價值。民法的實踐活動就是一個不斷地塑造和培育人的尊嚴和自尊的過程,這種高貴的精神價值在具體的法治進程中將表現為重要的權利意識。人們會為了自己的尊嚴而斗爭,并且將在斗爭中實現自我的尊嚴,實現其所追求的自由。
     
      自由意識在市民社會的實踐不斷地獲得成熟,而成熟的自由意識構成了法治精神的基礎。現代法治必須建立在這樣的自由意識的基礎上,正如《美國獨立宣言》所言:“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所有的人生而平等,他們都從他們的造物主那邊被賦予了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有生命權、自由權及追求幸福的權利。”自由是平等的基礎,沒有每個個體的獨立和自由,兩個在人格上不統一、不自由的個體不可能真正地擁有平等的價值;自由也是民主的基礎,一個人不自由就不會去發表自己的意見,也沒有機會發表自己的意見,而由無法發表自己的意見的個體組成的社會,根本就不可能有民主。自由、平等與民主的現代性價值都與民法的實踐密不可分,在民法的實踐活動中人們的這些價值觀念得到了體現和表達,并在法治的進程中推動著法治的目的性走向。
     
      三、秩序與價值:當代法治的兩個維度
     
      對于現代法治而言,有很多種關于法治的說法,這些說法是對法治的不同視角的解讀。“有人認為,法治在廣義上意味著所有的人都能夠服從法律,在法律的治理中從事各種行為;而狹義上的政治理論和法律理論則將法治看作是要求政府接受法律的規制,遵守法律而行為。”“有人認為,法治包括任何事物都要遵法而行、政府依照規則辦事、對政府行為的爭議由法官裁決、法律要平等地對待每個人等四層含義。”首先這里強調了人們對于法律的遵守以及所有的事物都在法律的框架內獲得安排,這是在突出法治的秩序價值。沒有人們對于法律的普遍遵守,就不可能有一個良好的法治秩序,法治的基本價值體現在對于秩序的追求當中。另外,這里都強調了法律對于政府的限制作為法治理論的一個重要維度,這是沒有問題的,也應該看作是現代法治的一個基本意向。而這個意向實際上體現的是憲法為基礎的法治理念,因為憲法要求限制政府的權力,將政府的行為納入到法律的框架內。這個精神是沒有錯誤的,而且也是要提倡的,但我們的法治建設不是說你制定了相關的法律,政府就會按照立法機關的法律辦事,在很多情況下,政府往往對立法機關的法律很是漠然,甚至對憲法也不大放到眼里。因此,我們今天的法治建-124-設仍然需要觀念的積累,仍然需要人的素養的積累,需要人的基本法治精神的培育,而這些精神的成熟將構成對于政府行為的最大的控制。因此,現代法治最不可或缺的兩個維度就是秩序與價值。
     
      民法產生于市民社會,是市民社會的內在規則,它對于市民社會的秩序作用最為突出,沒有作為知識形態的民法規則,就不可能有一個良好的市民社會秩序。市民社會的秩序是內生的,民法的規則知識也是內生于市民社會的實踐當中的。在長期的市民社會的實踐中,人們明確了遵守規則的重要性,民法知識獲得實現的最重要的途徑是人們的自覺守法,正是在人們的自覺性守法中,民法獲得了最大程度的實P,這種民法實現的方式為市民社會秩序奠定了最為可靠的基礎;和解、調解與仲裁作為彌補民法規則被破壞的補救方式,最初的形式也是市民社會自發產生的,它們也體現了社會民眾對于秩序的一種渴望,是市民社會秩序得以恢復的重要形式;司法是在國家產生以后以國家的力量對破壞了的市民秩序的修繕,并且以國家強制力的方式保障著市民社會維持其良好的秩序運作。正是在民法及其實現當中,人們的生活所需要的基本秩序得以建立,法治建設所要求的更大范圍的秩序才能夠得到維系。法治不能沒有秩序,而秩序的維系不能沒有民法知識及其實現,民法知識的存在極其對象化構成了法治秩序的根本所在。
     
      但現代法治不僅要有秩序的保障,而且要體現時代的基本精神,這個時代的精神也需要市民社會民事實踐活動的培育。市民社會的私法行為產生了與其內在的活動機理相契合的自由、平等、民主精神,而這些精神乃現代法治的精神與靈魂,沒有這些精神在市民社會的長期培育基礎上的成熟,一個真正的法治社會是難以建立的。拿自由精神來說,它表現為人決定自我的行動方式、選擇自己的利益追求、確定自己的權利期待的自由,它不僅是思想的自由,而且是行動的自由,而且它也深刻地包含了人們對于尊嚴的要求和強烈的權利意識,而這種自由的精神來自于市場經濟活動的培育。人們的成熟的自由意識對于克服政府行為的非限制性意義重大。如果一個人沒有獨立的自由意識,當政府的行為侵犯了自己的權利的時候,就不會要求政府修正其行為,甚至根本就不認為政府是侵犯了自己的權利,匱乏自由意識的群體將縱容政府的恣意行為,也將使得政府難以在法律的軌道內行使權力。而如果經過市民社會的實踐的不斷培育,擁有了成熟的自由意識的人們將會非常珍重自我尊嚴、精神獨立、權利要求,一旦政府的行為侵犯人們的權利,人們的自由意識將導致其采取合理的措施糾正政府的行為。而面對這樣的高素養的群體,政府也將自覺地將行為放置在一個合法合理的限度之內,而不會產生放松自我的恣意行為。這是民眾的成熟的精神世界對于法治的無形推動,所以法治建設不僅需要秩序,而且需要精神的積累,需要包含著時代精神的法治理念成為法治參與者的內在價值。
     
      當然,法治不僅僅包含秩序和價值兩種維度,但秩序與價值絕對是法治中最重要的意向性表達。秩序的獲得將為人們提供一個和諧的生活環境,而且這個和諧的秩序也包含了人的價值,體現了人的獨立自主的尊嚴,表達了人的目的性追求,這樣的法治才可以作為一種生活方式而存在。
     
                                                                                                                           任天飛1,武建敏2
                                                                              (1.遼東學院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學科研部;2.河北經貿大學法學院)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