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外語文學類 > 英美文字 > 探析生態批評理論下勞倫斯詩歌的研究正文

    探析生態批評理論下勞倫斯詩歌的研究

    來源:UC論文網2016-01-30 20:04

    摘要:

    D.H.勞倫斯(1885-1930)是二十世紀最偉大、最有爭議的作家之一。他在44年短暫的一生中,為人類留下了巨大的精神財富。他的創作幾乎涉獵了所有的文學體裁,包括小說、詩歌、散文、

      D.H.勞倫斯(1885-1930)是二十世紀最偉大、最有爭議的作家之一。他在44年短暫的一生中,為人類留下了巨大的精神財富。他的創作幾乎涉獵了所有的文學體裁,包括小說、詩歌、散文、評論、游記等。長期以來,國內外讀者和學者大多關注勞倫斯蘊意豐富的長篇小說,對其詩歌的研究在廣度和深度上則遜色許多。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勞倫斯不僅是一位偉大的小說家,還是一位出色的詩人,"假若勞倫斯只寫詩歌,他一定會被看成是最重要的英語詩人之一".[1]139
      
      但是,從目前學術界對勞倫斯詩歌的生態主義批評研究現狀來看,國內在這方面剛剛起步,國外現有的零星研究相對于勞倫斯詩歌的數量及其廣博深遠的蘊含而言,也只能是星星之火。基于上述原因,本文將以生態批評理論為依托,以詩歌文本細讀為基礎,參照現有的勞倫斯小說的生態視角研究,從自然生態、社會生態和精神生態三個方面對勞倫斯的詩歌進行全面探討,發掘其蘊含的深刻的生態哲學意蘊,開拓勞氏詩歌研究生態批評闡釋的廣度和深度。

      一 生態批評理論與勞倫斯詩歌

      生態批評(ecocriticism)早在20世紀70年代被提出,但是直到20世紀90年代才得到真正的確立。生態批評"研究文學與物理環境之間的關系".[2]18而文學生態批評包括以下內容:首先,文學生態批評關注自然生態,即關注自然生態環境在文本中的表述,從而揭示文學文本中的自然生態哲學寓意,顛覆傳統文學批評中的人類中心主義思想,構建一種"生態整體思想"(ecological holism)。其次,文學生態批評關注人與人之間的社會生態。工業文明的進步勢必伴隨著自然生態環境的破壞,從而導致自然狀態下人與人之間簡單淳樸的人際關系的異化,社會生態不平衡發展。最后,文學生態批評關注人類自身內在的精神生態。自然生態、社會生態與人類生態三者相互影響和制約。自然生態的破壞和社會生態的失衡必然導致人類精神生態的異化。這是一種被工業文明異化的病癥。文學生態批評的根本任務就是找出文學文本中這三個方面是如何相符相成地被"表達、描寫和安排的",進而找出"生態失衡的文學文化根源",[3]28這是文學生態批評的根本任務。
      
      性、婚姻和愛情是D.H.勞倫斯文學創作的主題,雖然備受爭議,但是卻具有深刻的生態寓意。魯樞元認為生態應該包括三種,即自然生態、社會生態和精神生態,而勞倫斯所關注的性、婚姻和愛情在很大程度上恰恰符合了魯樞元的生態三分法,因為"性欲,是生物自然性的;婚姻,是人類社會性的;愛情,則屬于個人的內在精神性的".[4]

      三者在一定程度上相符相成。雖然在勞倫斯的前期詩歌創作中,愛情是一個重要主題,但是,勞氏的詩歌創作更多的關注還是機械工業對自然的破壞以及對人類的異化。勞倫斯在其詩歌中盛贊原始自然生態美景,對自然生態中的動物也充滿了深深的愛和敬畏。同時,人類已經不再是生態環境中的主體,而是被工業機械異化、失去了原始自然生命力的空殼,婚姻正是這種人類社會問題的一個縮影。在勞倫斯的眼里,真正的婚姻是性愛與精神之愛的和諧統一體。然而,工業文明破壞了自然生態,導致了人與人之間關系的異化,甚至性的缺失,進而引發人類精神生態的危機。

      在這樣一個前提下,勞倫斯把性推到了一個空前的高度,并指出性可以使無性的英格蘭復活。從生態批評視角解讀勞倫斯的詩歌,可以開拓勞倫斯研究的嶄新領域,將勞倫斯詩歌研究推向一個新的階段。

      二 勞倫斯詩歌的自然生態解讀

      自然生態是生物之間以及生物與環境之間的相互關系與存在狀態,有著自在自為的發展規律,是整個生態系統發展的基礎。雖然人類是生態系統的一個重要的因子,但是我們暫且先把他作為一個獨立的整體,所以,接下來我們要談的自然是指除了人類以外的包括花草、森林、動物等的自然生態以及任何一種自然形態。勞倫斯詩歌中的自然生態思想包括以下方面的內容:第一、勞倫斯對待自然(植物和動物)的贊美和崇拜。第二、勞倫斯對于非人類的性的關注---植物的性和動物性。

      勞倫斯素來對植物有特殊情感,僅在《鳥·獸·花》中就涵蓋了多種植物,包括杏樹、松柏、仙客來、山梨、枇杷,等等,有人甚至稱他為"植物王國的桂冠詩人".[5]146詩人對植物的這種鐘情不僅是他成長的自然環境和生活經歷的真實再現,而且與他在諾丁漢大學學習的植物學專業知識緊密相關。他不僅學到了有關植物的形態、屬性和再生力等方面的科學知識,更重要的是,"他還從植物細胞質的旋轉流動和細胞裂變中探尋到了生命的本源"[5]146,"并由此將他對植物的天然情愫內化為一種深切的共鳴(empathy),貫穿到他一生的各類創作尤其是詩歌創作之中".[6]47因此,勞倫斯在詩歌中盛贊自然生態中的植物,被賦予它們某種靈魂或意識。
      
      在《浪花》中,詩人通過5行詩句,頌揚了浪花"失敗"的"美麗".在《杏花》中,詩人將杏樹光禿禿的枝干比作生銹的鋼鐵和扭曲的兵器,然而,待到初春,這鋼鐵卻能綻放花朵。哦,多么圣潔、優美的心,鐵的綻放,杏樹的生銹的劍。樹木像人類一樣,在長久的世紀中遭難。

      它們流浪、放逐,長期生活在流亡之中像拔出的永遠無法入鞘的劍,砍劈,變黑,……可是你看它沖出小小的砍傷的樹樁,盡情地、生氣勃然地沖向外部世界。[7]150-151這是一首優美的生命的贊歌。"杏花是復活的象征".[7]13它被賦予了細膩的情感和頑強的生命力。它具有人類一樣"圣潔、優美"的心。它們被外界迫害,經過"流浪、放逐"后依然"盡情地、生氣勃然地"沖向外部世界,發芽、開花,繼續自己多彩的生命旅程。

      除了植物,勞倫斯在詩歌中還關注了大量的形形色色的動物。需要指出的是,勞倫斯在其詩歌中對動物的關注顛覆了傳統的動物文學,更多的描寫了那些低等的、被世人鄙視甚至厭憎的動物們。老鼠、蝙蝠、蛇、蚊子等成了勞倫斯詩歌創作中的主角,而且被肯定、接受甚至褒揚。在西方傳統中,蛇是一種被打入地獄的動物,但是,在《蛇》中,勞倫斯卻本能地對蛇產生了一種敬畏和愛意。當詩人"所受的教育"告訴他必須處死這只蛇的時候,詩人猶豫了,因為他"非常喜歡他","格外高興地看到他安靜地來到這兒做客","感到如此光榮".而蛇在詩人的眼里就像一個皇帝,"像一個流放中的皇帝,廢黜到了地獄".[7]157整首詩基本上以肯定的、帶有褒義色彩的詞語來描寫蛇的,表達了對蛇的敬畏和喜愛。在《蚊子知道》中,蚊子深深地知道,自己雖然渺小,卻是嗜血的野獸。

      然而畢竟他只會填飽肚皮,不會把我的血存入銀行。[7]190在短短的五行詩句中,詩人對世人討厭的蚊子表示理解并贊揚。它們深知自己"渺小",只是自然生態中一個小小的物種,它們的生存方式就是吸食他者的鮮血。但是,它們雖然"嗜血",卻并不貪婪,只要填飽肚皮就可以。詩人以"他"來稱呼蛇和蚊子,一方面表達了詩人對它們的褒揚和喜愛,另一方面也對人類進行了深入的諷刺。

      三 勞倫斯詩歌的社會生態解讀

      社會生態是人與人之間以及人與社會之間相互作用的生活狀態。馬克思認為,人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這說明"社會性是人的本質屬性","人不可能脫離社會而存在".[8]167早在18世紀的中國,曹雪芹先生在《紅樓夢》一書中,"渴望一個合乎人性發展的社會環境",所以,他在書中創造了一個"大觀園".[9]2然而,社會生態與自然生態密不可分,是無法擺脫自然生態發展的,自然生態的破壞必然導致社會生態的失衡。勞倫斯認為,工業文明極大地破壞了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生態環境(也就是魯樞元先生提到的"性欲"),進而異化了人與人之間簡單而淳樸的人際關系。人們為了生存不擇手段惡性競爭,導致社會生態失衡發展,而這種失衡最直接的體現就是現代人失敗的婚姻。

      善良的丈夫造就不幸的妻子,邪惡的丈夫也時常這樣;然而,與壞丈夫之妻的不幸相比,好丈夫之妻的不幸更加痛苦悲慘。[7]189在這首《善良的丈夫造就不幸的妻子》中,短短的5行詩道出了社會化婚姻的悲劇:無論丈夫"善良"還是"邪惡",他們的妻子都是不幸的,因為工業革命在給人們帶來社會文明的同時,還給人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人類性活力的喪失,尤其是男性性活力(也就是魯樞元先生提到的自然生態)。詩中所描述的不幸婚姻只是社會生態問題的一個縮影。勞倫斯曾說,"人類社會的不幸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男人與女人婚姻的不幸",[3]146而不幸的婚姻在很大程度上是機械工業重壓的直接后果。

      新房屋,新家具,新街道,新衣服,新被褥---機器制造的一切新的物品從我們的身上吮吸我們的生命,我們擁有得越多反而越沒有活力,變得冷酷。[7]181在《新房屋,新衣服》這首詩中,詩人通過簡短的話語痛斥了工業機械的罪行。雖然"工業機器"為人類制造了新的物品,但是這是以"吸吮我們的生命"為代價的。沒有了生命,人也就變成了一個空殼。

      物質文明使人類沒有了活力,人與人之間變得冷酷無情,成為了生態異化的精神病人。

      四 勞倫斯詩歌的精神生態解讀

      精神生態是指"精神性存在主體(主要是人)與其生存的環境(包括自然環境、社會環境、文化環境)"之間相互作用和存在。"它一方面關涉到精神主體的健康成長,一方面關涉到一個生態系統在精神變量協調下的平衡、穩定和演進".[10]3精神生態雖然指的是人與自己的關系,但是確與自然生態與社會生態密不可分,互相制約。

      勞倫斯在其作品中創造了一系列的"自然人".

      他們身強體壯,生機勃勃,最重要的是擁有原始的性能力。《春天的影子》"胸膛有力地挺出,體魄健壯"的護林人;《你摸過我》中"充滿了活力"的哈德良;《太陽》中強壯有力的農夫,"年輕而又有激情";《公主》中"身材頎長而又結實"的墨西哥導游,等等。這些都是勞倫斯筆下的"自然人".然而,伴隨著英國工業化進程,美麗的自然生態遭到破壞,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被異化,導致社會生態失衡,現代人的精神生態也陷入了空前的危機。工業機械下的現代人身上自然、淳樸的原始活力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生態文明異化的精神,一種文明的病癥".[3]147干干凈凈的小白臉,像個蘑菇站在那里,光潔、筆挺、悅目---……觸摸他,你就會發現,他內部已經蛀空恰似一個老蘑菇,里面被蟲蛀得空空蕩蕩,只剩下光潔的皮膚和筆挺的外表。[7]183在這首《資產階級多么討厭》中,詩人指出了被工業異化的現代人的虛偽與空虛。物質豐富了外表,卻挖空了現代人的內心。同時,男人和女人之間沒有了真正的愛情,人的精神生態徹底崩潰。

      自從我們把愛情想得完美,我們就已經把愛情弄糟。……當心靈與愛情發生沖突,或意志選定了愛情,或人格把它當品質來重現,或自我把它當財物來占有,它就不再是愛情,只是大雜燴。

      我們已經制作了愛情大雜燴,扭曲心靈的、扭曲一致的、扭曲自我的愛情。愛情是屬于個人的內在精神性的,受到外界自然生態環境,尤其是社會生態環境的影響。生態環境的破壞和社會生態的失衡(在勞倫斯的詩歌中指的是工業機械對大自然的破壞和對現代人的異化)會"把愛情弄糟",愛情將成為"扭曲心靈的、扭曲一致的、扭曲自我的愛情"."男人們該做的事情就是打倒金錢,建造起清新生命之屋。然后他們才能戀愛。"[7]292詩人通過簡短詩句向世人提出了獲得真正愛情的建議,即推翻工業機械(打倒金錢),重返原始生態(生命之屋),人們才可以獲得真正意義的愛情。

      五 性與生態拯救

      構建人類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和諧生態格局,反對人類中心主義是生態批評的一個重要意義。勞倫斯在其詩歌中大膽地對動物和植物的性進行描寫正是實踐了生態批評的這一要義,這也是對傳統的人類為中心的物種歧視的一種有力反撥。

      勞倫斯在詩歌中大量地描寫了動物的性。在《烏龜的呼喊》、《白鯨不會哭泣》、《驢》等詩歌中,詩人都寫到了動物的性。在《烏龜的呼喊》中,勞倫斯形象地刻畫了雄烏龜追求到了性滿足之后的情景:雄的烏龜,在嚴密的雌性烏龜的陋屋后面穿過,架好,拉近,像展翅的鷹,以烏龜的赤裸從殼中伸出,常常的脖頸、長長的脆弱的四肢伸了出來,深深的,秘密的,穿透一切的尾巴彎曲在她的墻壁之下,延伸,握緊,以最大的張力延伸更多的痛苦,直至突然地、在交配的激動中,痙攣地撞擊,并且,噢!

      從伸出來的頸上,打開捏緊的臉,發出微弱的呼喊,發出尖叫。[7]168烏龜為了追求性滿足,受盡各種煎熬,甚至被釘上了十字架,但是為了圓滿再生,烏龜成功地完成了"相交"并發出了"最后的一聲/奇異、微弱的相交的叫喊".[7]95性讓烏龜實現了整體的完善和生命的完整。在這首詩中,詩人還提到了青蛙、牛蛙、野鵝、夜鶯、兔子、小母牛、貓和馬兒在得到性滿足之后的呼喊尖叫,并且把它們等同于產婦臨產時的尖叫。在詩人看來,這些呼喊是"神圣的自然為促進生命的不斷繁衍和完善而發出的呼喊","是生命過程中誰也控制不了的自然規律",[6]10這是為生命的完整而"呼喊".透過這首詩,讀者可以看到獸性和人性的相通性,從這個意義上講,勞倫斯在生命的最深處"開辟了一條人獸之間平等對話的渠道",從而"真正從本性上對非人類生命產生一種認同感".[7]154勞倫斯在其詩歌中還關注了植物的性,確切地說,勞倫斯在詩歌中描寫了植物的果實與人的性器官之間的相像,"并在性之'中心之火'這一點上打通了植物與人之間的壁壘,正如他藉此打通動物與人之間的壁壘一樣".[6]47在《石榴》中,其"粉色的、溫柔的、閃亮"的開裂之處直通女性身上最隱秘之處;[11]278在《桃子》中,肉肉的、圓圓的桃子與桃尖上粉色的圓尖一起構成女性的乳房;《無花果》中,無花果則直接被相像成"女性的秘密之果","成熟的子宮".[7]194詩人通過這種"形神兼備的'植物人'"向讀者展示了"植物與人同根同源、同理連枝"[6]10的意象。

      在勞倫斯看來,動物的性愛與世人所抨擊、鄙視的現代人頭腦中的性愛是截然不同的。動物的性愛具有本能的、無意識的、純粹的特點。勞倫斯對植物的性和動物性的描寫不僅解構了傳統的"人類為中心"的觀點,而且具有重要的生態啟示意義,即讓讀者可以對人類以外的生物產生一種理解和同情。從勞倫斯的生態思想出發,詩人的性就具有了生態拯救的意義。勞倫斯深信:"只有重新調節男女之間的關系,讓性自由地、健康地發展,英國才能擺脫她目前的衰敗狀況。"[12]81勞倫斯崇尚性的自由健康發展就是倡導自然的原生態發展,從而挽救頹廢的英國被異化了的人性關系,尤其是兩性關系。

      六 結語

      從自然生態、社會生態和精神生態等方面全面探討勞倫斯詩歌中的性、婚姻和愛情,可以發現其中深刻的生態哲學意蘊。誠如魯樞元先生所說,性屬于自然生態學層面,也是最基礎的層面。如果自然生態遭到了破壞,人類的棲息地受到威脅,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就會被異化,婚姻因其隸屬于社會關系進而演變為悲劇。愛情屬于精神生態學層面。如果說自然生態和社會生態可以理解為經濟基礎的話,那么精神生態就是上層建筑。三者是緊密聯系,相互制約。勞倫斯在詩歌中所關注的非人類生物、性、婚姻和現代人的精神問題正是魯樞元先生生態三分法的文學體現。從這三個層面來剖析勞倫斯的詩歌,讀者可以領略詩人前衛的生態理念,進一步理解其具有生態意義的性愛觀。

      參考文獻:
      [1] 鉑金斯.現代詩歌史[M].波士頓:哈佛大學出版社,1979.
      [2]Glotfelty,C.&Fromm,H.ed.The Ecocriticism Read-er:Landmarks in Literary Ecology[M].Athens:TheUniversity of Georgia Press,1996.
      [3] 苗福光.生態批評視角下的勞倫斯[M].上海:上海大學出版社,2007.
      [4] 魯樞元.生態文藝學[M].西安:陜西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
      [5]Manhood,M.M.The Poet as Botanist[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8.
      [6] 閆建華.綠到深處的黑色:勞倫斯詩歌中的生態視野[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3.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